第七十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不明白鬼瑤兒的心理,見她仍是一臉無動於衷的樣子,暗暗咬牙,心中低叫:「行啊丫頭,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挺到什麼時候,要是把你剝光了你還是這張死魚臉,那本大追風才真個服了你。」心中發狠,短劍不停,上挑下劃,襖飛裙落,露出裡面淡黃的緊身衣服。鬼瑤兒玄功高深,不太怕冷,穿的並不多,去了這一身,裡面便是貼身的月白裡衣裡褲。

  如果說戰天風能看透外衣看到裡面的第二層衣服,鬼瑤兒相信有可能,若說還能看透第二層衣服,那是打死鬼瑤兒也是不信的,然而她眼睛看到的緊身衣褲和月白裡衣褲,都是她身上的樣式顏色,這是怎麼回事呢?

  鬼瑤兒臉上開始變色,但戰天風這會兒卻不看她了,短劍飛快的上下挑動,把貼身的裡衣褲又脫了,這時鬼瑤兒的虛影身上,便只有最後的一個淡黃色的肚兜和一條同色的小褲,上露雙臂肩背,下露雙腿,在鍋中熱氣的映襯下,真有種美人出浴的感覺,香豔無比。

  「別說,我的鬼老婆還真真是好身材呢,乾脆脫光了看個清楚。」戰天風嘴中稱讚,手上不停,短劍一一劃一挑,肚兜飛起,鬼瑤兒虛影的上半身立時光光的裸露在了湯氣中。

  在露出裡面的肚兜小褲時,鬼瑤兒便已臉色大變,因為她身上穿的正是那一身,但始終有點不死心,直到肚兜飛去,她看到自己的身子,這才全身一震。

  鬼瑤兒傲,傲得有本錢,不但是臉蛋長得好,身材也是無可挑剔,一般身材高挑苗條的女孩子,Rx房都不怎麼豐滿,而鬼瑤兒卻有著一雙極為豐滿的大Rx房,圓潤尖挺,不但沒有丁點兒下垂,甚至還微微的往上翹,細如黃豆的乳尖殷紅粉嫩,便如白玉座上鑲著的兩顆紅鑽。

  臨水照花,鬼瑤兒不知多少次欣賞過自己的身子,對自己傲人的雙乳自然再熟悉不過,還有一點,鬼瑤兒的雙乳之間,顫中穴的部位,有一塊與生俱來的紅色胎印,呈梅花形狀,這是只有她父母才知道的絕密,外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知道,而此時鍋面上那光著上身的虛影,不但雙乳完全一模一樣,乳間的胎印也赫然在目,到這個時候,鬼瑤兒再不願相信,也只能相信了。

  戰天風個子差不多長起來了,其實年齡不大,今年也不過十六歲,對女人的興趣一直不是太大,但看了鬼瑤兒虛影上雙乳的美態,也是一呆,不過也就是呆了一下而已,色心沒有頑心大,他現在最想的,不是要看鬼瑤兒Rx房,而是要看鬼瑤兒到底能硬到什麼時候,因此手中短劍只停了一下,便向鬼瑤兒虛影剩下的最後一條小褲挑去,繩結一斷,小褲立即下滑。

  無論如何,鬼瑤兒都只是個未出閣的女孩子,再怎麼傲,到這一步也是絕對撐不住的,一聲尖叫,扭身一閃不見。

  「鬼丫頭,原來你也會叫啊,我還以為你真的剝光了也不會叫呢。」戰天風裝模作樣的塞住耳朵,哈哈大笑,但只是笑了三聲,一顆心便怦怦跳了起來,心中閃念:「這一次可真是闖下大禍了,這會兒鬼丫頭別說殺我,只怕生吃了我的心都有,本大追風若沒點子追風的本事,鬼門關就在眼前。」想到這裡,將一塊狗肉塞到嘴裡,餘下的順手一潑,鬼瑤兒一跑,虛影自然也就消失了,倒沒有潑出個光身美人去,隨即藉鍋遁便往廟後來,因為他聽風聲,鬼瑤兒是往廟前方向飛去的,他自然不敢跟去,而且先前他注意到,廟后里餘便是一條大河,鬼瑤兒能追到這裡,肯定有她追蹤的方法,若不用點子絕招,難以脫身。

  借鍋遁到河邊,戰天風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幾口喝了,立即便往水裡一跳,並且絕不划水,只任由身子給河水直沖向下游去。

  如果說先前鬼荊遲說有個什麼鬼靈的話,戰天風只是半信半疑,那麼鬼瑤兒逕直找上來,就讓他再不懷疑,鬼瑤兒雖給嚇走,但那看不見的鬼靈呢?戰天風必須要想到鬼靈還在跟著他,這就是他要喝一葉障目湯再藉河水逃走的原因,他看不見鬼靈,但他在喝了一葉障目湯的情形下,他相信鬼靈也看不見他,他甚至不划水,那麼鬼靈也無法從水波的動盪中追蹤他的形蹤。

  他並不是老江湖,但從小到大苦苦掙命的經歷,卻讓他對逃亡有著極其豐富的經驗和類似於直覺的敏銳。

  戰天風順水下漂不到數十丈,河面上突地飛來一隻黑色的小鳥,這是一隻戰天風從來沒有見過的小鳥,全身漆黑,若不是這夜有極亮的月光,這小鳥即便在戰天風頭頂飛過,只怕他也難以發覺。

  若只是黑,只是沒見過,戰天風不會起疑,但這隻小鳥飛的路徑太怪,竟是沿著河水往下飛,就象在找什麼似的,而且當它飛過戰天風頭頂時,戰天風心中突然生出一種毛骨怵然的感覺,就象有一股冷風從身上刮過一般。若在以前,戰天風會莫名所以,但在自己也出了靈力後他知道,這是有一股靈力掃過他身上,而這股靈力顯然來自這隻黑色的無名小鳥。

  「原來鬼靈是隻鳥。」戰天風看著小鳥急速的飛下去,暗暗點頭:「不過這鬼鳥絕不是一般的鳥,就算沒成精,也絕對能做怪。」

  看著鬼靈向河下游飛去,戰天風卻並不返身往上游,仍只是一動不動的順水往下漂,果然沒過多久,鬼靈便又飛了回來,這時比先前飛得又快了許多,在戰天風頭頂一閃而過,離著河面不到丈餘,戰天風能清楚的看到鬼靈的眼睛,發著怪異的讓人心悸的綠光。

  「要不是一葉障目湯,想躲開這鬼鳥的追蹤,還真是沒有可能呢,不過也幸虧本大追風機靈,這鬼鳥烏七麻黑的,又鬼又精,換了一般人,還真發現不了它在跟蹤呢。」戰天風心中暗暗得意,但冰涼刺骨的河水很快就讓他苦起了臉,這種天氣泡在河水裡,又不能揮臂划水,那種冷可真不是人受的。戰天風好幾次想揮開胳膊猛劃一陣,不過還是忍住了,而事實很快就證明他是正確的,僅僅盞茶時分不到,鬼靈便又飛了回來,這次又快了許多,一晃而過,如果戰天風劃動了水面,波動的水紋絕對逃不過鬼靈的眼睛,這一點,戰天風可以肯定。

  光這麼躲著不動也不行,一葉障目湯的靈效只有半個時辰啊,一面順水下漂,戰天風腦子一面想著主意,突地在河的左面看到一個陰洞,也有水流出來,但洞壁兩側似乎有乾的河床,戰天風大喜,到洞口面前一拐,游了進去,到裡面數丈後,估計外面再也看不到了,這才爬出水來,爬到一塊乾石頭上,這時全身都快要凍僵了,急取煮天鍋,煮了一鍋散寒湯,幸好煮天鍋不要生火,否則這湯還煮不成,鬼靈必定在沿河上下不停的搜索,生火煮湯,又是火又是菸的,非給鬼靈發現不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