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差點要給她那寒冰一樣的眼光射得找個洞躲起來,但還是強做鎮定,在第一眼看到鬼瑤兒時,他就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跑不了,以前他什麼也不知道,只是以為鬼瑤兒會仙法,至於仙法還有沒有高下他是完全不明白的,但現在他明白了,看一眼就明白了,鬼瑤兒實是一個可怕之極的高手,或許還趕不上白雲裳或馬橫刀,但絕不在刑天道人靈心道人之下,可能還要強些,至少給戰天風的感覺裡是這樣。不論九鬼門還有沒有其他高手跟來,就鬼瑤兒的身手,以戰天風這點子區區靈力,不出絕計,無論如何都是死路一條。

  「什麼是什麼做到的啊,你是說你的未過門的相公煮的狗肉為什麼這麼香是嗎?這簡單啊,就是多放香料啊。」戰天風呵呵笑著,從裝天簍裡抓了一把香料放進鍋裡,攪了兩攪,隨即挾一塊到嘴邊。

  「少裝糊塗,說,你是怎麼毀了鬼牙石的?」鬼瑤兒厲喝:「否則我要你生死兩難。」

  「娘子啊,對自家相公,怎麼這麼的不溫柔呢?」戰天風全不害怕,反而越發笑得燦爛起來,看一眼嘴邊那塊狗肉,道:「是啊,千古艱難惟一死,何況生死兩難,不過娘子啊,你知道為什麼夫妻上床,是男人睡上面女人睡下面嗎,因為女人天生就是不如男人的。」

  說到這裡,他不再說下去,卻又轉眼看向鬼瑤兒,鬼瑤兒眼光一凝,道:「你剛才在鍋裏灑了什麼?」

  戰天風剛才灑進鍋裡的,其實是江山美人湯的配料,但他就是要鬼瑤兒誤認他放進鍋中的是毒藥,才好行計,一聽到這句話,他喜得差點要跳起來抱著鬼瑤兒親一口,嘴裡嘖嘖連聲道:「不愧是我戰天風的小娘子,果然是聰明,也沒灑什麼啦,就是叫什麼沾唇醉的,我也沒試過,聽說是只要一沾唇就醉了,而且一醉千年不醒,我說那人是扯蛋,一醉千年不醒,那不是死人了嗎?那還叫什麼沾唇醉,不如就叫沾唇死好了,娘子你說呢?」

  他笑得春光無限,鬼瑤兒卻是暗暗咬牙,最初找到戰天風,只是個讓她完全瞧不上眼的小混混,後來感應不到鬼牙石,也只是略覺奇怪,直到前幾天傳回消息,說戰天風居然毀了鬼牙石,她心中才稍稍重視起來,但也是好奇心更多一點,親自趕來,不是認為戰天風厲害到要她親自動手,只是想不明白戰天風有什麼本事能毀了鬼牙石,她確信,只要她伸手,要殺死戰天風,真比掐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然而這一刻,只是稍稍的大意,竟就給戰天風搶了先手,她當然要戰天風死,可沒明白鬼牙石的事之前,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戰天風死的,但現在呢?

  「你想要什麼?」鬼瑤兒咬牙冷哼。

  「我想要的東西多了。」戰天風嘻嘻笑,道:「例如每天美美的吃頓狗肉啊,吃飽了再把我的鬼娘子也就是你抱上床啊,我聽人說,再傲的女人,抱上床剝光了也是很浪的,我還真想看看娘子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浪法兒呢?」

  「你真個想死?」鬼瑤兒眼光一凝,更是寒氣逼人。

  戰天風搶到了先手,全不怕她,嘻嘻一笑,道:「古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但如果生不如死,那還不如趁早死了的好。」說到這裡,臉色突地一變,冷眼看著鬼瑤兒道:「但我到底把鬼牙石弄成了什麼,這一個大秘密,卻也要跟著我進墳墓了,你九鬼門雖然滿門是鬼,也沒法子追到閻王殿去問我吧。」

  鬼瑤兒再咬了咬牙,又問一遍:「你到底要什麼,開出價錢來。」

  「呵呵。」戰天風卻又笑了,道:「你知道的,我本事有限,就算誠心想毀了鬼牙石,也是老虎咬烏龜,無處下口,但到底鬼牙石怎麼了呢,這中間說來話長,而且牽涉到白衣庵的白雲裳小姐和我大哥馬橫刀。」

  「白雲裳,馬橫刀。」鬼瑤兒低呼一聲:「果然跟他兩個有關。」

  戰天風打出這兩張牌,就是要把鬼瑤兒的心神往其它地方引,以免猜到他真正的意思,眼見鬼瑤兒上當,戰天風心中暗喜,嘻嘻笑道:「是啊,我都說我的鬼娘子最聰明了,別人家娘子都睡下面,以後你和我成親了,睡上面也可以啊。」

  鬼瑤兒雖然根本不在乎這樣的話,但老聽著也煩,卻暫時又不能把戰天風怎麼樣,只好瞪著他,戰天風卻只是嘻嘻笑,道:「娘子別生氣,你進來啊,門口風大,這麼吹著你我可心痛呢。」見鬼瑤兒不願動,又道:「而且我老這麼扭著脖子也不好說,這中間的故事長著呢,你也不願你相公變成棵歪脖子老榆樹吧。」

  鬼瑤兒知道自己若不進去,這小子絕對是不肯說的,嘴又油,娘子相公的,還不知要叫多少句呢,沒辦法,只得進廟來。

  見她進廟,戰天風暗喜,面上卻半點也不顯露出來,始終笑得見眉不見眼,一指對面一塊石頭道:「娘子請坐,一起吃塊狗肉,也算是我們夫妻半場的緣份。」

  「什麼夫妻半場。」鬼瑤兒終於再也忍不住了,冷叱道:「你嘴裡乾淨點兒,有命真個娶了我,再相公娘子的叫吧。」

  「就是因為我沒有命娶你,有緣無份,所以才說是夫妻半場啊。」戰天風哈哈笑。

  他這麼直接說自己會沒命,鬼瑤兒有火倒又發不出了。她出身好,長相好,腦子也精明,一生人來,無論什麼場面,從來不落半點下風,更沒受過丁點兒氣,可碰著戰天風,卻有處處受制的感覺。但她也是絕不肯坐,走到一邊,離著火堆大約丈許,道:「你說吧,若真有可以原諒之處,我也不來怪你。」

  「鬼丫頭想騙你家相公,可惜啊,你找錯對象了,你家相公天生就是個騙人的鬼,只有你家相公騙人,哪有人能騙得了你家相公的。」戰天風心底暗笑,看鬼瑤兒站的方位,剛好迎著這面窗口進來的風,該可聞到湯氣,當下暗念口訣,只見鍋中白影一閃,果然就顯出鬼瑤兒的虛影來,跟鬼瑤兒的真人完全一模一樣,只是只有尺許高下,就那麼凌空飄在煮天鍋上方,離著湯面約有三四寸的樣子。

  鬼瑤兒正面對著戰天風,鍋中現出虛影,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大吃一驚,厲叫道:「你玩什麼鬼花樣?」

  戰天風使盡心機把鬼瑤兒誘進廟中,惟一擔心的是怕江山美人湯不靈,眼見湯靈,再不害怕,哈哈一笑道:「不是玩鬼花樣,是玩鬼老婆。」說著去鬼瑤兒全身上下一掃,嘖嘖讚道:「我聽人說,真正的美人,不但要臉蛋漂亮,還要身材好,腿要長,腰要細,屁股要圓,xx子還要翹,你臉蛋是沒得說了,但身材嘛,還得要你家相公我驗過才能算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