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自然不應聲,更斂氣屏聲,鬼荊遲叫了兩聲不見戰天風答應,飛身過來,到岩石後一看,看不見戰天風,頓時大吃一驚,轉身四下亂看,嘴中邊叫:「姑爺,姑爺。」

  看他轉身,戰天風將刀尖對準他後心,猛一發力,一刀就從鬼荊遲後心戳了進去,隨即一跳閃開,取鍋喝了口水,現出身來。

  鬼荊遲挨這一刀,身子往前一栽,一個踉蹌,卻站住了,轉過身來,一眼看到戰天風,臉上現出疑惑驚怒之色,叫道:「你——-你——-?」

  戰天風嘻嘻一笑,道:「想不清你家鬼姑爺怎麼會突然不見了是吧,哈哈,不好意思,這個不能告訴你,等哪天我和你家鬼小姐上了床,被窩裡倒是可以悄悄的告訴她。」

  說到這裡,哼了一聲,道:「你也別怪我,本來我們無怨無仇,你若不是硬要看鬼牙石,只是考校刀法,我何至來害你,到這會兒我也不騙你了,鬼牙石確實是沒有了,我跟你去,只有死路一條,你要我死,所以我只好要你先死了,抱歉,抱歉。」說著笑嘻嘻抱一抱拳。

  「鬼牙石果然給你毀了。」鬼荊遲點了點頭,看著戰天風,卻忽地冷笑一聲,道:「戰天風,你也別得意得太早了,九鬼門的規矩你不知道,替小姐擇婿是大事,不但有擇婚使,還有鬼靈在旁監督,就是怕萬一擇婚使懷有二心,不能公正考校,你雖然殺了我,但鬼靈已回報門主,小子,你同樣死定了,我在奈何橋頭等你,最多七天,你就要來和我相會了,不過到時我認不認得你還真不好說,因為你會死得慘不堪言,除非現在就自殺。」

  「鬼靈,是什麼鬼東西?」戰天風大吃一驚,四下亂看,卻並沒有看到什麼。

  「你看不到鬼靈的。」鬼荊遲哈哈一笑,笑聲未落,仰天一跤栽倒,戰天風先前並沒有撥刀,他擔心鬼荊遲反手給他一下啊,所以一下就跳開了,這時那刀先撞在地下,頓時將鬼荊遲戳了個對穿對過。

  「看不到鬼靈?什麼意思?難道真是個鬼。」戰天風嚇一大跳,恰好背後冷風吹過,頓時毛骨怵然,轉身便往回跑,邊跑心中邊轉念頭:「看那遲到鬼咬牙切齒要吃肉的樣子,說的只怕不是假話,七公當日對著九鬼門也是十分小心,又給袋子又讓我鑽地道的,九鬼門的鬼名堂只怕真的很多,那什麼鬼靈十九是個真的,這可如何是好,先前只是考校刀法,這會兒可真是要考我脖子的硬度了,但我的脖子又不是鐵打的,怎麼能硬得過刀子?得想個救命的法兒。」

  這麼想著,腦子裡第一個便想到馬橫刀,隨即又想到了白雲裳,想:「要不也叫燕大叔放風聲,就說我不但是馬橫刀的義弟,和白雲裳也是姐弟相稱,這兩塊金漆招牌打出來,九鬼門該要怕了吧。」剛想到這兒,卻猛地連呸數聲:「呸呸呸,你小叫雞還真出息了,原來馬大哥看得起你,是要你借他的金漆招牌來保命的啊。雲裳姐就更不要說了,要借一個女人的號來保命,那還是去買塊豆腐來撞死吧。」

  「不知七公有什麼主意?」戰天風又想到了壺七公,卻又想:「事情到了這一步,七公只怕也沒什麼主意,無非是躲了,是了,就這一個老主意,不管他鬼靈還是閻王靈,找不到本大追風,那就通通不靈。」

  打定主意,已到了蘆棚前,這靈是守不成了,要躲就要連夜走,也沒什麼東西要帶,只要和陀光明說一聲,到蘆棚前,卻想:「這小兩口不會在裡面騎馬馬吧?」尖耳一聽,似乎沒什麼響動,剛要張口,卻又想:「一句半句也說不清楚,算了,說什麼說,還是本大追風的老招牌,給他留一幅墨寶吧。」轉身到自己蘆棚裡,火盆中取根木炭,便在棚柱上大筆一揮:我去也。下面署名:神鍋大追風。

  剛要轉身,卻又想陀光明只怕不知道神鍋大追風是他,便又在後面寫道:註,神鍋大追風便是戰天風也。卻一時寫發了性,再又寫道:再注,先前陪你玩,但現在你有老婆玩了,我就不陪了,就此說明,莫說本大追風來去不光明也,行了,不再注了,再注就羅嗦了,走也,走也。

  這麼一大段寫下來,一根柱子不夠寫,把旁邊柱子又寫了半根,始才收手,歪著腦袋自己欣賞一會,頗覺滿意,扔了木炭,藉鍋遁便往巨野城來。

  陀光明兩口子第二天早間起來,看了柱上留言,不免絕倒,雖說戰天風走了有點子傷感,但看柱上留言,一注二注三注,卻是看一遍笑一遍,怎麼也傷心不起來。

  戰天風去巨野城,是想看能不能找到壺七公,雖然自己有了老主意,但能問問壺七公的主意還是更有把握些,但在巨野城頭等了個多時辰,始終不見壺七公來,想:「七公又不知溜去了哪兒,我還是趁早開溜的好。」隨手找一塊瓦片在牆面上留字道:情況不妙,他們知道石頭沒了,捅破天了,小叫雞玩不轉了,要開溜了。後面署名:叫雞公。

  在這裡他謹慎了一下,前不寫壺七公之名,後也不寫自己戰天風的號,是怕萬一給九鬼門的人看到牆上的字,給壺七公帶來麻煩。

  留了字,再藉鍋遁掠起,一時卻不知往哪裡去,前後一想:「還是往西去好了,即躲了九鬼門,若還能找到還魂草,摟草打兔子,也算是一方兩便的事。」當下便逕直西去。

  飛了小半夜,少也有上千里,看看天明,實在是凍得受不了了,剛好見到一隻野狗,便駕鍋追上去打死了,洗剝乾淨,提到一個破廟裡燉了一鍋,美美吃了一頓,就在香案下睡了一覺,午後醒來,練了半日功,再燉一鍋狗肉吃了,復又駕起鍋遁,再往西去,如此連跑了幾天,始終不見有什麼異象,心中想:「上次七公只讓我跑出五百里便算,這一次少也有五千里了吧,行了,該沒事了。」

  這麼想著,心下便鬆懈了下來,這日傍黑時分又打了一隻狗,想:「晚上風也實在太大,今兒個晚上便不趕路了吧,吃頓狗肉,美美睡一晚上再說。」卻又找了一處破廟,燉了一鍋狗肉。

  狗肉燉得越久就越香,戰天風也不急,先練了功,又搬了一尊菩薩放屁股下坐舒服了,這才準備大吃一頓,筷子剛伸進鍋裡,耳邊忽聽得異聲,急扭頭時,只見破廟門口站著一個女孩子,和白雲裳一樣,也是一身白衣如雪,但卻不是白雲裳,而是鬼瑤兒,而那張清麗絕倫的臉上,仍是冷若冰霜,一雙比天上寒星還要冷上三分的眼睛正冷冷的看著戰天風。

  戰天風心中急跳,整個人也想跳起來,但立即就穩住了,心念電轉,臉上便一臉笑道:「娘子還真是有口福呢,來來來,門口風大,快進來,暖暖的吃塊狗肉,包你肚中春意蕩臉上映桃花,加倍的漂亮十分呢。」

  戰天風故意放鬆語氣,笑得賊忑兮兮,鬼瑤兒神色卻沒有半點改變,冰冷的眼光直射著戰天風眼睛,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