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如此固執,戰天風倒拿他沒辦法了,但戰天風在街頭混大的,賴皮是好手,心念一轉,眼珠子一翻,拿出一臉潑皮像道:「你這人好生不通情理,你即不通情理,那也休怪我不講人情,我今天偏不拿鬼牙石出來,你要怎麼辦?是不是這刀法就不考了,那好啊,第一關算你家鬼姑爺自動過關,天寒地凍的,你家鬼姑爺就不留你聊天了,你回吧,帶個信給你家小姐,就說本鬼姑爺想死她了,只盼著早點跟她進洞房呢。」說著做勢就要轉身。

  鬼荊遲果然慌了,急道:「姑爺慢行,這樣不可以的。」說著連連作揖。

  戰天風翻眼向天,根本不理他,鬼荊遲沒了辦法,一咬牙,道:「姑爺即不肯通融,那小人就得罪了。」

  「要來硬的,行啊,反正你也不敢運使玄功殺了我,你家鬼姑爺跟你硬拼到底,看你有什麼辦法。」戰天風心下轉念,手上暗暗凝勁,只待鬼荊遲再上前丈餘,便要搶先出手,誰知讓他大出意外的是,鬼荊遲反手撥出刀子,沒有攻上來,卻反是在自己左手食指上割了一下,隨即對著戰天風屈指一彈,一滴血珠向戰天風直飛過來。

  「這是什麼奇功鬼法?」戰天風心下嘀咕,鬼刀一擺,對著那血珠來路,凝神戒備,那血珠就那麼直飛過來,中途也沒什麼異變,但鬼荊遲彈這麼一滴血過來,中間必有玄虛,戰天風可不敢讓它落到身上來,看看近身,手一振,用刀面輕撥那血珠,堪堪要碰到血珠,那血珠忽地一分為二,閃電般的向戰天風射過來,此時距離即近,那血珠飛射的速度又是快得異乎尋常,戰天風竟是完全來不及閃避,一分為二的血珠同時射在他左右手臂上。

  戰天風驚慌之中身子往後一跳,心中電轉:「我給他制住了,血飛到我的兩個手上,我的兩個手肯定都是動不了。」這麼想著,動了動胳膊,卻又沒事,身上其它地方也沒什麼感覺,一時大惑不解,抬眼看鬼荊遲,卻又一驚,原來鬼荊遲臉上竟是一臉驚慌之色,瞪大著眼睛看著戰天風,那種形情,生似大白天見了鬼。

  「你——-你——-你把鬼牙石怎麼樣了?」他說話甚至都結巴了起來。

  他這話倒叫戰天風一驚,嘻嘻笑道:「什麼我把鬼牙石怎麼樣了,鬼牙石可是我和你家鬼小姐的定情信物呢,自然是好好珍藏,能把它怎麼樣?」

  「不對,你把鬼牙石毀了,難怪這麼久我都找不到你。」鬼荊遲驚訝之色消去,眼中射出凌厲之色,厲喝道:「戰天風,你好大膽,竟敢毀了我九鬼門至寶鬼牙石。」

  他語氣如此肯定,戰天風吃了一驚,心下嘀咕:「他怎麼知道鬼牙石給我弄沒了,先前不知道啊,難道是那滴血有古怪?」

  他沒猜錯,鬼荊遲彈出的那滴血上,確是有玄虛,原來九鬼門有個不為外界所知的門規,每一個入門的弟子,都必須割破左手食指,將一滴血彈在鬼牙石上,餵養石中鬼牙,也從此獲得鬼牙的認同,九鬼門從立派以來,門中從來沒有奸細混進去過,便是因為鬼牙認識門中每一個弟子,外人法力再高,裝得再象,鬼牙石不認識你,一切白搭。鬼牙石不吸外人的血,但九鬼門弟子可以自願獻血給它,鬼荊遲拗不過戰天風,便只有想出這個主意,獻一滴血給鬼牙石,鬼牙石吸了他的血,也就證明鬼牙石在戰天風身上,如果不吸,這戰天風自然就是個假的,這是逼不得己的辦法,也確是管用的好辦法,但叫鬼荊遲想不到的是,一滴血竟會在中途一分為二,那是什麼意思?鬼牙石絕對只有一塊,一分為二,也就是鬼牙石給弄成了兩塊,鬼牙石為九鬼門至寶,是絕對不可以損毀的,所以鬼荊遲馬上就翻了臉。

  大約猜到是那滴血弄的玄虛,但這中間的具體原因戰天風是不知道的,這時心下驚疑,嘴裡便打哈哈,道:「這大夜晚的,你說什麼白日見鬼的怪話,別說鬼牙石是本鬼姑爺和你家鬼小姐的定情信物,絕不可能弄壞它,便是我有心弄壞吧,鬼牙石可是件寶物,鬼力通天呢,我又有什麼本事弄得壞它?」

  他這話說得鬼荊遲一呆,也是,鬼牙石為九鬼門至寶,豈是一般的人毀損得了的,然而血珠一分為二又是怎麼回事呢?鬼荊遲百思不得其解,對戰天風一抱拳,道:「姑爺,小人只是門中的小人物,許多事都不知道,現在兩條路,一是請姑爺亮一亮鬼牙石,小人親眼看到了,鬼牙石確是安然無恙,則小人立馬給你老叩頭賠罪,若是姑爺堅決不肯亮鬼牙石,那就跟小的去一趟九鬼門,上頭自會處理,姑爺你選哪一條吧?」

  鬼牙石沒了,戰天風如何亮得出來,跟鬼荊遲去九鬼門,那更是死路一條,而看鬼荊遲臉上神情,除了這兩條,不可能再有第三條路,戰天風臉上嘻嘻笑,心底溜溜轉:「若跟他去九鬼門,我真個要成鬼戰天風了,不去看來不行,生個什麼法子來打發這經常遲到的鬼呢?」嘴上同時打哈哈道:「跟你去九鬼門?九鬼門遠不遠啊,我事情多著呢,最重要的,能見著你家鬼小姐嗎?」

  「當然。」鬼荊遲聽他口氣鬆動,慌忙點頭,道:「你是未來的姑爺,如果提出要求,小姐很有可能會見你一面的。」

  「這樣啊,那太好了,說真的,我還真是想死你家鬼小姐了呢。」戰天風臉上越發笑得燦爛,心底卻生出殺機,想:「毀了鬼牙石,做鬼有可能,做姑爺卻是絕不可能了,這遲到鬼說老久搜不到我,看來除非是我主動露頭,九鬼門感應不到我,那我殺了這遲到鬼再躲起來,讓那鬼丫頭守活寡去吧。」心中定計,將頭亂點道:「即這樣,你前頭帶路,本鬼姑爺去看看你家鬼小姐,順便見見岳母娘,俗話說岳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愛看,本姑爺又是這麼英俊的一個人物,說不定岳母娘一眼看上,就不叫我走了,九關也不要過了,就和你家鬼小姐拜堂成親了呢。」

  鬼荊遲本來因為血珠一分為二鬧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心下有些驚疑,給戰天風這一通油嘴,又驚奇又好笑,他沒見過這樣的人啊,倒把驚疑之心給淡忘了,嘴裏應著:「是,是。」心下偷笑:「這人還真是有趣,竟有這麼自己誇自己的,相貌身高倒也差不多了,但也太瘦著點兒,若不是鬼牙石給你小子行大運撞上了,真要相女婿,夫人可看不上眼。」轉著念頭,一抱拳道:「姑爺不會遁術吧,小的帶你。」

  「好啊。」戰天風笑得越發燦爛,一邁步,卻猛一下捂著肚子叫道:「啊呀,肚子好痛,不好,晚間狗肉太吃多了,鬧肚子了,你等一下,我去解個手。」戰天風說著左右張望了一下,看不遠處一塊大岩石,堪堪可用,抱著肚子便一路小跑奔了過去,他裝得象,先又是答應跟鬼荊遲去九鬼門的,因此鬼荊遲心中倒也並不生疑。

  戰天風到岩石後,不解褲子,卻反手撥下煮天鍋,煮了一鍋一葉障目湯,怕鬼荊遲起疑,邊煮湯口中還邊哼哼唧唧,鬼荊遲果然全不起疑。

  一葉障目湯下肚,收了鍋子撥刀在手,戰天風猛地「啊」的一聲大叫,叫聲淒歷之極,生象突然給人斬了一刀似的,那邊鬼荊遲果然便叫道:「姑爺,怎麼了,沒事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