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看到她這種眼神,單千騎也愣了一下,他極度重男輕女,從來也不把單如露當一回事,但這一剎那,他也底也生出微微的愧疚,然而這種愧疚只是一閃而過,立即便開始謀劃應對之計,心念一閃,已有定計,猛地就雙手捂臉,竟帶了哭腔叫道:「爹不打你,是爹不對,爹本來也不想這麼做,你到底是我的親生女兒啊,一切都是賈師爺出的主意,害死親家和對女婿下毒,也都是他做的,但這些我不能推到別人身上,總之都是爹的錯,爹該死啊。」

  此時鐵證如山,再不能抵賴,不說修為深不可測的白雲裳插手,便是一個馬橫刀,單千騎這邊也應付不了,硬抗絕對是死路一條,然而無論如何說,他是單如露的父親,陀光明對單如露又十分癡愛,看在這一點上,戰天風馬橫刀都無法對他下死手,當然,殺人償命,所以他把賈師父推了出來,陀家有了洩恨的對象,對他也就不可能做得太過了。

  短短這一瞬間,能全盤權衡想出這樣的應對之法,的確是老奸巨滑。

  單如露雖然不通世務,但對自己的父親,無論如何還是了解的,一聽父親這番話,立時便明白了他的想法,在先前,她心中還有悲痛,但聽了這番話後,她的心卻是徹底冰涼。

  痛,往往是因為愛,是因為還有希望,如果單千騎真的能悔悟,在心底真的對她有一點點真愛,肯說一聲對不起,否則什麼也不說,單如露都會覺得,這個人終究是自己的父親,終究有一點點因親情而生出的愧疚,那她還是會原涼他,終究是自己的爹啊。

  但現在,單如露徹底的死心了,她心裡,再沒有爹,因為單千騎的心裡,完全沒有她這個女兒。

  心不痛了,眼淚也突然就沒有了,單如露點點頭,道:「賈師爺,好,不管是誰,先把相公的毒解了。」

  單千騎捂著臉揮揮手,自有人上來給陀光明服下解藥,陀光明身子能動了,但僵坐久了,卻無力站起,軟在椅子上,單如露牽了他手,低聲道:「相公,對不起,無論如何,他是我爹。」

  陀光明這些日子的一切都由單如露親手照料服侍,眼光的交流,彼此已非常了解,自也了解單如露這時的心情,點點頭,道:「只是苦了你了。」

  單如露握一下他手,道:「相公,謝謝你。」說著轉身看向戰天風,道:「二弟,害死我公公的是賈師爺,就讓他給我公公抵命,你說這樣子可以嗎?」

  看著單如露的眼睛,戰天風有一種感覺,他的這位幹嫂子好象突然間變了一個人,先前他眼裡的單如露,就象牆角一株柔弱的小草,一點點的小風,都會讓她彎下身子,而現在呢,或許她仍是小草,但這株小草突然間就挺直了腰桿。戰天風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轉變,但有一點他心中猛一下就明白了,無論如何,對於陀家來說,他只是外人,陀光明才是正主兒,而做為少夫人的單如露也是。他們自家的事情,真正做主的,只能是他們自己。

  「當然可以。」戰天風點頭,卻在單家駒身上踢了一腳,叫道:「不過這豬頭得披麻帶孝,哭靈三天,別說你不會哭啊,不會哭大爺打到你哭。」

  「別打,我會哭的。」單家駒急叫,想到全盤挫敗,自己更給一個從來也瞧不上眼的小人物如此羞辱欺負,悲從中來,竟扯長脖子,就那麼嚎啕大哭起來。

  戰天風沒想到他說哭就哭,倒覺有趣起來,歪著腦袋看了一會兒,失笑道:「哭得那龜孫樣,你也斯文著點哭啊,眼淚鼻涕齊來的,呸,讓大爺哪隻眼睛看得上你。」

  馬橫刀再次噴酒,笑道:「兄弟啊,怎麼才能哭得斯文,估計得你教他才行。」聽了他話,戰天風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一邊的白雲裳也情不自禁的失笑搖頭,那一笑的風姿,花不足比嬌,戰天風剛好看到,可就瞪大了眼睛,一臉口水橫流的饞樣道:「姐姐啊,你可真是漂亮啊,弟弟讀書不多,不知道怎麼樣說,對了,我以前住的鎮上有個八字鬍郎中,對治不好的病人總是一句話,無藥可救,我看你的漂亮對男人來說也就是這四個字,無藥可救。」

  馬橫刀的眼睛一下子鼓了出來,隨即便捂著肚子笑倒在地,慘叫道:「兄弟,饒命啊,這樣跟你呆得一天,老哥非要笑死不可。」

  白雲裳哭不得笑不得,氣道:「你這個人,真是的。」她的嬌嗔又是另一番風姿,戰天風不覺又看直了眼,白雲裳所到之處,男人都會發呆,但象戰天風這麼直鉤鉤叫化子看紅燒肉一樣看的,還真就只他一個,一時又大大的翻了個白眼。

  靈心道人失了面子,對白雲裳道一聲告辭,一閃不見,霍金堂自也跟了去,白雲裳對戰天風道:「好了,我也要走了。」

  戰天風急了,道:「雲裳姐,你若沒什麼事,多呆一會兒吧。」

  白雲裳微微搖頭,道:「我還有事。」

  戰天風知道留她不住,一臉捨不得道:「那我們什麼時候還能再見?」

  「輕風偶遇,萍水相逢,有緣時,自會再見。」白雲裳說著向馬橫刀合甚為禮,一閃不見。

  看著白雲裳逝去的方向,戰天風呆了半天,摸摸自己耳朵道:「好奇怪?」

  「奇怪什麼?」馬橫刀奇怪的看著他。

  「是姐姐讓我好奇怪。」戰天風眼中露出迷惑之色,道:「見第一眼的時候,我只想對她下拜,她就象個菩薩,過了一會兒,好象沒這種感覺了,蠻親切的,就象我憑空多了個姐姐一樣,所以我才叫她姐姐,可在剛才她走的那一會兒,先前的那種感覺突然又有了,又象個菩薩了,馬大哥,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馬橫刀點點頭,先不答戰天風的問題,卻問道:「你以前見過白小姐是吧?」

  「是,見過一次。」戰天風便把師父死那天夜裡白雲裳突然現身的事說了一遍。

  「原來戰兄弟師父過世的時候剛好給她碰上了,先前她說她師父也過世了,難道說是因為同病相憐,所以對戰兄弟格外親近些?」馬橫刀心中嘀咕,也想不清楚,道:「白小姐能在黑蓮花中現出佛像,修為已至絕頂之境,平時待人看上去很溫和,但那其實是一種佛的心境,溫和卻難以親近,所以你見她的第一眼只想下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