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這麼溫言款款的說,戰天風倒是沒牛脾氣了,拂開單家駒眼睛上的雪,卻指著他鼻子道:「小子,心中無鬼眼光正,再東看西看的,可別怪我不客氣,那會兒就不是雪了,給你泡牛屎封臉。」

  單家駒一生人裡,哪受過這種氣,但碰上戰天風,還真算他倒霉,想還嘴,卻害怕戰天風真的塞泡牛屎到他嘴巴裡,直氣得胸脯一鼓一鼓的,卻就是不敢吱聲。

  白雲裳微微一笑,轉眼看向馬橫刀,微笑道:「這位是馬橫刀馬大俠吧,白衣庵白雲裳有禮。」

  留意到白雲裳對戰天風的不同,馬橫刀便一直在注意著白雲裳的神情,果然,雖然仍是帶著微微的笑意,但她看著戰天風時,眼光是溫柔而親近的,而一轉到他身上,立時便變得溫和而疏遠,可親,卻不可近。那中間的轉變其實極為細微,換成其他人,或許看不出來,但馬橫刀是何等眼光,卻是看得清清楚楚。

  「她待戰兄弟確是不同,奇怪。」再一次證實了心中的看法,馬橫刀暗暗點頭,一抱拳道:「不敢,馬橫刀見過白小姐。」

  「不敢當。」白雲裳回了一禮,道:「師尊在日,曾說當今江湖,惟馬大俠可稱為真正的俠者,雲裳也是心慕已久。」

  「馬橫刀愧不敢當。」馬橫刀心下微微一驚,道:「尊師仙去了嗎?」

  「是。」白雲裳點頭,眼光看向戰天風,道:「也是同樣的明月之夜。」

  「難怪那天夜裡她會給我師父獻花,原來是觸景生情。」戰天風心下暗暗點頭。

  說到師父的死,白雲裳有些走神,不過只一剎那便收回心神,看向馬橫刀道:「不知馬大俠緣何與靈心師兄幾個動手?」

  「沒什麼原因。」馬橫刀一笑,向戰天風一指,道:「這是我小兄弟,有人要欺負他,馬某聽到風聲便來幫他打架,就是這樣子。」

  單千騎幾個本見到白雲裳待戰天風大不相同,再聽得白雲裳的師父也獨敬馬橫刀,都有些發慌,不想馬橫刀竟會這麼說,心中無不大喜。

  而戰天風聽了馬橫刀的話,卻想起了當日壺七公的話,壺七公說世人之所以對馬橫刀褒貶不一,就是他脾氣太臭,只要自己認定對的,就一門心思做去,甚至懶得解釋一句,其實很多時候只要略略解釋一句,理解他的人就會更多,可他就是懶得說,哪怕引起誤會。

  「馬大哥的臭脾氣還真是名不虛傳哦。」戰天風心中嘀咕,對白雲裳道:「白小姐——。」

  他話未說完,一邊的單千騎卻猛地叫道:「白小姐,這戰天風是個妖人,他殺了我的親家,制住了我的女婿,強佔了小女,又還要霸佔我女婿的家產,陰謀被我發覺了,請來靈心道長在這裡誅殺他,但這妖人妖術厲害,許多人都被他矇騙了,馬大俠也是這樣,所以就糊里糊塗打了起來。」

  「我是妖人,但我看你卻是人妖。」戰天風扯長脖子叫,卻又一擺手,道:「算了,我懶得和你這人妖來磨嘴皮子。」說著看向白雲裳,道:「白小姐。」叫了一句,卻又搖頭道:「怎麼這麼彆扭,乾脆我叫你姐姐吧,我說菩薩姐姐啊,你能在黑蓮花裡現出佛像,那是成佛了,道行高深,那你能不能看到過去未來之事啊,你要看得到,睜開你的仙眼看一下吧,省得我來說呢。」

  他這一通話說下來,白雲裳可就咯咯嬌笑,道:「我可沒有你這樣的油嘴弟弟,不過你要叫我姐姐也可以,但又是什麼菩薩姐姐的,莫名其妙,我哪有那個道行,可以看到過去未來之事,還是勞動你的小油嘴說說吧,可別跟馬大俠一樣,寧可讓別人誤會也金口難口。」

  戰天風從小在街頭混大,最善於打蛇隨棍上,看到白雲裳待他似乎不同,順著桿兒便就往上爬,其實叫白雲裳姐姐也只是試探,誰知白雲裳並不生氣,一時大喜,道:「那我叫你雲裳姐吧,原來雲裳姐也知道我馬大哥的臭脾氣啊,沒錯,他就是脾氣臭。」說著還斜一眼馬橫刀。

  馬橫刀給他這一眼斜得哭笑不得,暗罵:「這傢伙,到是怪了,按理說白小姐這樣的人物,對這類油嘴滑舌的小滑頭理都不會理,怎麼偏就對戰兄弟另眼相看呢?」心中越發好奇。

  戰天風看向白雲裳,道:「姐姐也看不到過去未來之事,這事有點子煩人,對了,姐姐的仙法能不能解毒啊,要不有什麼仙丹也行,解了我大哥的毒,他就是單人妖說的被我制住的單人妖的女婿,真正的受害者,由他親口來說,那就一切都明白了。」說著向陀光明一指。

  戰天風這一招厲害,真若能把陀光明身上的毒解了,再由他親口說出一切,單千騎再無法狡辯,但單千騎老奸巨滑,雖驚不慌,眼珠子一轉,一眼看到陀光明邊上的單如露,立時便有了主意,急裝出一幅哭腔道:「女兒啊,你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啊,這妖人害了你公公又對你丈夫下毒,更強行汙辱霸佔了你,你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快向白小姐說出你的苦處啊,難道你真的想女婿沒命嗎?」這麼說著,微微背轉身,狠狠的向單如露瞪了一眼,他話中的意思很清楚,如果單如露不照他的意思說,陀光明就會沒命。

  「我——-我——-我——。」單如露看一眼父親,再看一眼戰天風白雲裳,心中遲疑,她一直緊握著陀光明的手,這時便情不自禁向陀光明看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