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靈心道人第一眼看那白衣女子的時候,眼中滿是懷疑驚懼,但一眼看清,臉上立時就現出喜色,叫道:「是白衣庵的白雲裳白師妹嗎?」

  「白衣庵,白雲裳,再穿一身白衣衫,還真是一身白啊。」戰天風心中嘀咕。

  「是。」白雲裳合掌還了一禮,道:「師兄是古劍門五靈中的哪一靈。」

  「貧道靈心。」靈心道人一臉喜色,一指邊上霍金堂道:「這位是貧道俗家的師兄霍金堂。」又一指單千騎道:「那位是千騎社的單千騎單龍頭,是貧道師姪的父親。」

  戰天風看他一臉喜色,心中奇怪:「這妖道的樣子,生似他老娘嫁了個八十歲明天就要死了的大財主,他後天就是財主闊少似的,搞什麼鬼啊。」心中嘀咕,腦子電轉,突地心下一跳,想起了壺七公曾跟他說過的一樁江湖密聞,現而今的江湖,很多人都只知七大玄門,其實在千年以前,江湖中是八大玄門並稱,還有一個門派叫白衣庵,是八大玄門中惟一的佛家門派,也是佛門領袖,當年邪教黑蓮宗猖獗,無垢邪花黑蓮花出世,白衣庵掌教絕心神尼為免天下浩劫,獨闖黑蓮宗,與黑蓮花鬥法七日七夜,勝負不分,最後兩人打賭,黑蓮花將本命靈花黑蓮花開於白衣庵佛像頂上,設下靈咒,若白衣庵任何弟子能讓蓮花中現出佛像,便是白衣庵勝,白衣庵可向黑蓮宗提出任何要求,絕心神尼則將隨身的一串佛珠放在黑蓮教黑蓮池中,也設下靈咒,若黑蓮教能讓一百零八顆佛珠顆顆開出蓮花,便是黑蓮宗勝,白衣庵從此成為黑蓮宗下轄的白衣堂。而在勝負未分之前,兩派弟子都絕不在江湖中現身。否則靈咒自應,派滅人絕。

  此後千年,因兩派都無法取勝,兩派便再無弟子踏足江湖,世俗之人漸漸便忘了白衣庵,八大玄門變成了七大玄門,白衣庵成了風中的耳語,只在偶然的隻言片語中給人提及,但壺七公當日卻告訴戰天風,其實在七大玄門內部,一直在以一種複雜的心態關注著白衣庵,即盼著白衣庵山門重開,更壯正教聲勢,又妒忌白衣庵真的山門重開,因為那打開山門的弟子,必定打破了黑蓮花千年的禁咒,其修為必定到了絕頂之境,七大玄門任一人都無法望其項背。

  「她是白衣庵弟子,又在江湖中現身,那就是說她的修為可以在黑蓮花中現出佛像,我的天,難怪我看見她只想下拜,原來她成佛了啊?」戰天風心中驚呼,明白了靈心道人為什麼高興,心裡可就擔心了,看一眼馬橫刀,馬橫刀卻仍是自顧自的在那兒喝酒,臉上半點表情也沒有。

  聽了靈心道人介紹,霍金堂單千騎忙抱拳問好,單千騎更一臉的笑道:「白小姐於黑蓮花中現出佛像,真可謂千古一人啊,從此我正教又添絕頂高手,正道大倡啊。」

  「單龍頭過譽了。」白雲裳微笑搖頭,道:「雲裳也只是機緣巧合,突生明悟而已,真論修為,還差得遠呢。」

  「白小姐太謙虛了。」單千騎接口,還要繼續吹捧,一邊的戰天風忽地大叫道:「小色鬼,你一雙色眼往哪裡看呢。」卻是在罵單家駒。

  自白雲裳現身,單家駒就看呆了,給戰天風這一罵,慌忙才轉過眼來,脹紅了臉道:「我沒看什麼啊?」

  「沒看什麼,為什麼臉紅,臉紅心裡就有鬼。」

  「我——-我——。」單家駒哪有戰天風那種隨機應變的本事,頓時口吃起來。

  「白小姐能在蓮花中現出佛像,那是成了佛了,你卻用色迷迷的眼光看她,真是豈有此理,我封了你的色眼。」戰天風說著,抓兩把雪,啪啪兩下就封了單家駒雙眼。

  「臭小子,你做什麼?」單千騎怒叫,想衝上來,但戰天風手中鍋子比劃兩下,他又不敢動了。

  「封這小色鬼的色眼啊,怎麼,你認為我封得不對,你知道你這小色鬼兒子在盯著白小姐什麼地方看嗎?」戰天風斜著眼睛看著單千騎:「子不教,父之過,要不要我把你色鬼兒子的德行全說出來?」

  單千騎嚇一大跳,他知道這小無賴什麼也不怕,萬一真把兒子盯著白雲裳什麼地方看給說出來,白雲裳非惱不可,急忙喝道:「不許胡說。」

  戰天風哈哈大笑:「那就是說我封得對了,哈哈,那還不打壺老酒來請我喝。」

  「你——-你——。」單千騎一時也給氣了個老臉通紅,一邊的馬橫刀看得有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單千騎越氣,但眼光卻悄悄瞟向白雲裳,他老謀深算,自己雖然受了氣,但如果白雲裳因此惱了戰天風,那反是他佔了便宜,然而白雲裳臉上卻是微微含笑,看著戰天風道:「把單兄眼上的雪球拿掉吧,小孩子不可以這麼頑皮的。」

  「什麼小孩子,你比我也大不多呢,最多大得兩三歲,但俗話說,女大三,抱金磚,你若是和我——。」戰天風這話是衝口而出的,但說到這裡,才想起不對,慌忙住口,有些尷尬的摸摸耳朵,看向白雲裳。

  「臭小子這下死定了,白小姐非惱不可。」單千騎大喜,眼光瞟向白雲裳,卻是暗吃一驚,因為白雲裳臉上仍是笑意盈盈,甚至眉頭都沒皺一下。

  「小一天也是小,聽話,不許頑皮。」

  這話,這語氣,還有眼角盈盈的笑意,哪裡是生惱的樣子,分明是一個慈愛的姐姐面對頑皮的弟弟,有三分惱,有三分無奈,但更多的卻是親切。

  就連戰天風先前也以為白雲裳一定要生氣了的,沒想到竟是這樣,一下子蒙了,直把一隻耳朵扯得通紅,而單千騎靈心道人幾個乾脆是傻了,便是馬橫刀心中也是暗暗好奇的看向白雲裳,心下琢磨:「戰兄弟遇見過她,這一點可以肯定,但她這語氣可不象是只見了一面兩面的交情那種樣子,江湖中傳言這白雲裳待人雖然溫和,但其實禮貌中帶著疏遠,沒有人能夠真正接近她,為什麼待戰兄弟就這麼特別呢?怪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