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本來黑是黑,白是白,只是給他顛倒了。」戰天風向單千騎一指,道:「我大哥陀光明是他女婿不錯,可他結這門親只是想要嫁禍三大幫同時控制陀家船隊,害死我乾爹,用毒藥制住我大哥,都是他指使的,馬大哥若不信,叫這傢伙拿出解藥,解了我大哥身上的毒,我大哥那夜親眼所見,要他說給你聽。」戰天風說著一指單家駒。

  「你才顛倒黑白,一切都是你做的,你身上才有解藥,我兒身上怎麼會有。」單千騎說著看向馬橫刀,道:「馬大俠,你想一想,可能嗎?我會害自己的親家害自己的女婿嗎?那豈不是害了我自己的女兒,這世上會有這樣的人嗎?」

  「這世上確實沒有這樣的人。」戰天風搖頭:「因為這樣的人不是人,也不是豬和狗,若把你比做豬狗,那是對豬狗的汙辱,從此天下只怕就沒有豬肉和狗肉吃了?」

  「沒有豬肉和狗肉吃?為什麼?」馬橫刀一臉疑惑的問。

  「因為豬狗若知道有了他這個同類,豬會跳河,狗會上吊,豬死狗絕,又哪裡還能有豬肉狗肉吃?」戰天風笑。

  「小賊好利一張嘴。」一邊的靈心道人暴喝一聲,手一揚,一縷青光疾射向戰天風。

  「話沒說完,休要動手?」馬橫刀低喝一聲,手一伸,兩指一夾,竟將那青光一下子夾住了,戰天風往他手裡一看,卻是一把小小的飛劍,速度太快,所以看上去只是一縷青光。

  馬橫刀聲名太響,靈心道人雖然素昔自負,卻也不敢昧然發難,他這一飛劍,看上去是射戰天風,其實他早料定馬橫刀會插手,因此這一劍裡灌注了八分靈力,就是想試一試馬橫刀的功力,在他想來,馬橫刀即便擋得開,也絕不會太輕鬆,沒想到馬橫刀僅用兩根指頭就夾住了飛劍,一時心中暗凜,對馬橫刀更不摸底了。

  心中暗凜的還有一邊的單千騎和霍金堂,單千騎一則心中有鬼,二則也看得出來,馬橫刀和戰天風似乎認識,心下因而越覺發慌,眼光四下一掃,忽地看到李知府,忙道:「馬大俠,你不能聽信一面之辭,他的不能信,我的自也不能信,但一方的父母官你該信吧,那就是巨野父母李知府,你不妨問問他,看他怎麼說。」說著看向李知府,使一個眼色,道:「李大人,有馬大俠在此,有什麼話你就放膽說,沒人敢把你怎麼樣的?」

  「這狗官是你收買了的,你就要他叫你爹他也會叫,他的話怎麼信得?」戰天風怒叫。

  「胡扯。」單千騎冷笑:「李大人清正兼明,人人欽佩,我怎麼能收買他,你有證據嗎?」

  那一邊李知府得了暗示,也大聲叫道:「馬大俠救命啊,戰天風確是妖人啊,殺人奪產,罪證確鑿,膽大包——。」最後一個天字沒說出口,卻是啊的一聲大叫,原來是燕慎行一腳踩住了他嘴。

  「你做什麼?」單千騎怒指著燕慎行:「好大的狗膽。」

  「你才是隻披著人皮的老狗。」燕慎行全不怕他,回他一句,看向馬橫刀,猛地跪下,一臉激動的道:「馬大俠,我是陀家大管事燕慎行,老船主當日被單家害死,其實又還魂了一個半時辰,他親口說出了單家派人害他的事,我們十大管事和陀家所有的人當時都在場,都是親耳聽到的,而且二公子也就是老船主還魂那會兒親收的義子,老船主不願陀家船隊落到單家手裡,大公子又中了毒,無法領著大夥兒跟單家鬥,所以才拜託二公子。」

  他說著,身後十大管事及所有陀家弟子一齊跪了下去,齊為戰天風作證,罵單千騎。

  「你們都被收買了。」單千騎惱羞成怒,跳腳大叫,看向馬橫刀道:「馬大俠,戰天風這妖人妖術厲害,收買了陀家這些人,而且肯定還用了妖術,所以陀家的人都被他迷惑了,這樣的話你是信不得的,千萬信不得。」

  「別人的話都信不得,就你這老狗的話信得嗎?」戰天風越怒,猛俯身,一把揪住了單家駒一隻耳朵,瞪著單家駒道:「我也只數到二,不拿解藥出來,我就一把撕掉你的耳朵,撕了左耳再撕右耳,總之你不給,小爺就一塊塊撕下去。」

  「不要啊,爹,救我啊。」單家駒嚇得尖叫,素日的傲氣蹤影全無,只差眼淚鼻涕齊來了。

  「別說叫爹,你就叫我爺爺都沒用。」戰天風怒叫,手一緊,叫道:「一,拿不拿?」

  「馬橫刀,你這是明顯偏心了。」邊上的靈心道人看情勢不對,明擺著只要單家駒經不住嚇,一鬆口說給解藥,那就坐實了罪證,雖然忌憚於馬橫刀的功力,也不得不動手,說話間左手一揚,厲叫一聲:「靈符飛劍。」

  隨著他叫聲,一道黃色的紙符從他袖中直飛出來,不是飛向馬橫刀,卻是射向空中,在他頭頂三丈左右處停處,指向馬橫刀,那符上,畫了一枚小劍,符一停住,小劍忽地發出白光,白光中隨即有小劍射出來,其速如電,而且不止一柄,還有一個怪的,從符中飛出來是小劍,但到中途卻變大了,變得和一般的三尺長劍差不多大小,接連不斷的射向馬橫刀。

  戰天風先見靈心道人飛一道符出來,心底還偷笑,因為他在龍灣鎮上見過無數次的道士畫符捉鬼的把戲,還以為靈心道人也和那些道士一樣,拿道符來騙人呢,待得見了靈心道人這道符中竟然可以放出劍來,可就呆了,心中暗叫:「符中竟可放劍,這鳥道士騙人的手段挺高的啊。」

  一般道士畫的符,確是騙人的多,但符術本身不是騙人的,劍、卦、符,乃是道家三寶,符術修練到家,實有無窮威力,較之元神御劍和先天八卦並不差到哪裡去,可說是各有短長。

  但符的威力和各人的修為有關,同樣一道符,靈力高,符的威力也就大,靈力低,符的威力同樣也差。靈心道人這靈符飛劍,不是他自己畫的,還是他祖師爺畫的,威力極大,乃是靈心道人的護身之寶,輕易不肯動用,這時眼見馬橫刀功力太高,所以才放出來助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