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腦中電閃:「此時若跑,我算什麼?七公即然來了,那就拖他趟這趟混水再說,七公,你老別怪我。」心中盤算著,身子則飛縱而出,撲向李知府,李知府身邊還有幾個衙役,但這些衙役是真衙役,沒什麼好手,還在那兒發呆呢,李知府已落在了戰天風手裡,戰天風一手揪著李知府頭髮,另一手便急去裝天簍中掏配料煮湯,口中更同時急喝:「狗官,叫你所有的人都放下兵器,否則我先砍下你的狗頭。」

  李知府先前人模狗樣,一落到戰天風手裡,立時嚇得全身發抖,忙不迭的下令。

  戰天風抬眼看壺七公,沒看到人,卻只看到一團白光,圍著送靈隊大兜圈子,後面卻是四個人緊跟,跟在第一個的是靈心道人,靈心道人身法也是極快,戰天風看過去,差不多也只能看到一個幻影,但相較於壺七公,卻仍要差著一截,離著壺七公背影七八丈,再不能拉近一步,隨後是霍金堂,落後靈心道人又有七八丈,再然後是單千騎,在霍金堂身後一丈左右,最後是單家駒,又落後十餘丈。

  「難怪七公自吹偷遍天下,果然有點真功夫,跑起來這等快法,別人即便發覺了他,那也是絕抓不到他的。」戰天風暗暗點頭,便在這時,突見單千騎向後面叫了句什麼,單家駒隨即轉身,竟向戰天風這邊飛掠過來。

  戰天風這時剛喝了連根地母湯和蛤蟆一氣湯,再想喝一葉障目湯是無論如何來不及了,當下將李知府往燕慎行面前一扔,喝道:「燕叔看住這狗官,官兵敢動就先砍下他腦袋。」燕慎行應一聲,一腳踏住李知府,手中刀指住了李知府腦袋。

  「要是再能拿住單家這小馬犢子,這一局咱們就穩勝。」戰天風心中轉念,身子往下蹲,煮天鍋遮著自己的手,悄悄便去雪地裡捏了個雪球,單家駒一撲而至,狂喝一聲:「小賊納命。」一劍疾刺而來,風聲勁疾,頗具氣勢。

  「你才是小賊呢。」戰天風嘻嘻一笑,煮天鍋斜里一格,格開單家駒劍尖,後手從鍋下面翻出來,一雪球便向單家駒面門打去,喝道:「讓你嚐嚐本大追風的雪裡紅。」

  單家駒當日暗算戰天風時,試過戰天風的靈力,微弱之極,所以這會兒全沒將戰天風放在眼裡,只想一劍就能要了戰天風的命,沒想到戰天風手裡會捏著個雪球,更沒去防備,百忙中不及閃避,急拿手一擋,雪球炸開,雪粉迷眼,他身法不由自主的一滯,而戰天風要的便是他這一滯,立即反守為攻,一步前跨,煮天鍋當頂一鍋砸下,口中同時狂喝:「小賊,雪裡紅不吃,那就嚐嚐你大爺的鍋底兒。」

  戰天風自知靈力遠不如單家駒,才練了幾個月的神鍋大八式也一定不是單家駒的對手,然而他喝了連根地母湯,確實覺得身上力道大增,所以才想到這一招,以雪球挫敗單家駒攻勢,然後自己強攻,硬開硬打,和單家駒拼力氣。

  單家駒雖給戰天風暗算了一下,只是心中生出惱怒,卻並沒有半點警惕之心,眼見戰天風一鍋硬砸下來,立時一劍橫格,他這一劍裡差不多用了全力,安心一劍便要將戰天風手中的鍋子給打飛了,但叫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是,鍋劍相交,「錚」的一聲巨響,只覺劍上一股巨力傳來,手臂立時酸麻,虎口發震,手中劍竟差一點子脫手飛出。

  戰天風一鍋得手,再不容情,口中大叫:「鐵鍋底,鋼鍋底,麻鍋底,爺爺鍋底不要錢,通通送給你。」一連三鍋底,劈頭蓋臉砸去,單家駒無暇變招,連格三劍,只覺戰天風一鍋底比一鍋底重,到第四劍,手臂全麻,再抓不住寶劍,手中劍脫手落下。

  連根地母湯固然神奇,讓戰天風鍋底上力量成倍數往上增加,但也是單家駒太不會變通,死要面子,第一下感受了戰天風鍋底上力量太大,那就變招啊,要不哪怕往後退一步,再攻上來也同樣可以搶回先手啊,可他瞧不起戰天風,認定閃避退讓就是丟了自己的人,結果便成了死要面子活受罪。單千騎老謀深算,極富智計,但他這個兒子,卻實在只是個草包,除了狂暴自負,可以說沒有一點真本事。

  連戰天風自己也想不到這一條計竟真的成了,狂喜之下,煮天鍋虛砸,看單家駒往左一閃,煮天鍋立即回翻,鍋柄揚出,閃電般戳向單家駒胸前顫中穴,這一下只要戳中了,雖然單家駒靈力比他高得多,也必定要癱軟在地。

  驀地裡風聲驟起,卻原來單千騎見到單家駒落敗,回身來救,飛劍急射戰天風,他當然不可能擁有以元神御劍的本事,但這一飛劍裡灌注了他全身靈力,卻也是勢勁力疾,極其驚人,戰天風鍋柄若繼續前砸,固然能先一步擊中單家駒,但自己卻也絕躲不開單千騎這飛來一劍,沒辦法,只有鍋底一兜,硬接單千騎飛劍,「錚」的一聲,戰天風雙臂劇震,退開一步,單千騎的寶劍卻也折斷了。

  單千騎也一直瞧不起戰天風,雖然後來有密報說戰天風可能是九鬼門的人,讓他重視了一點點,不再硬來,而是藉官府之力布下這中途截殺之計,但對戰天風本人,他始終沒放在眼裡,但叫他完全無法想象的是,首先兒子會莫名其妙敗在戰天風手底,隨即自己這一飛劍,沒能殺了戰天風,反而連劍都給震斷了,一時間大是驚疑,他身法也是極快,劍一斷,人也到了,但心中疑懼,又擔心兒子,竟不向戰天風進攻,反是斜身一掠,先抓了單家駒向邊上扔開。

  其實戰天風雖震斷了單千騎寶劍,自己胸口也是氣息發濁,此時單千騎若急攻三招,以單千騎功力,加之戰天風鍋法又不很精熟,即便喝了連根地母湯力大,也是絕對接不下的。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這也算是單千騎的失算吧。

  「小叫雞不賴啊。」卻是壺七公到了,原來他見單千騎回身殺向戰天風,怕戰天風給單千騎一劍斬了,便也回身掠來,霍金堂和靈心道人雖一直追在他身後,但他身法如電,說回就回,靈心道人兩個竟是攔他不住,也只有折身追來,靈心道人眼見壺七公飛向單千騎,急叫道:「攔住他。」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