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燕慎行眼中射出憤怒之色,道:「單家放出風聲,說要遍請巨野一帶的頭面人物,在老船主出殯那日一起趕來陀家,替老船主討一個公道,現在他們正到處發貼子請人呢。」

  「這麼說他們要鬧靈堂?」戰天風叫。

  「是。」燕慎行一臉憤怒,道:「單千騎真的比毒蛇還毒,他這樣倒打一耙,一切推到二公子身上,大鬧靈堂再害死二公子,單家便可霸占陀家船行了,不過我陀家上下絕不會讓他如願的,後天他們若真敢來,我們就在老船主靈前和他們血拼到底,就便為老船主報仇。」

  「血拼到底。」「立即將所有人手全部調來。」「和他們拼。」

  十大管事群情激憤,紛紛怒叫。

  戰天風卻沒做聲,心下琢磨:「真要來鬧靈堂,那可有些麻煩,陀家人雖多,卻沒有什麼好手,不是單家的對手。」

  這幾天戰天風對陀家的實力有了大致的了解,陀家船夫水手加起來有一兩萬,人手確實不少,但就是沒有什麼了得的好手,尤其是沒有了得的玄功好手,如果是以前的戰天風,他會認為人多人強,但現在他知道不是了,對著倏來倏去的玄功高手,人多有時候真的沒有用。

  「老狐狸又找不到,這卻如何是好?」戰天風左思右想,突地想到三大幫,猛地叫道:「對了,我們可以請三大幫派出頭,單家真控制了陀家,對三大幫派絕對沒有任何好處,三大幫派一定不會眼睜睜看著單家陰謀得逞,一定會出手相助的。」

  他這一說,燕慎行幾個卻都是面露猶豫之色,戰天風看他們神色不對,奇怪的道:「怎麼了,我說的不對嗎?難道三大幫很樂意陀家落到單家手裡?」

  「當然不樂意。」一個管事搖頭,遲疑著道:「但請三大幫出頭,怕只怕前門驅虎,後門進狼,所以老船主在世之日,對三大幫一直都是敬而遠之。」

  「難怪乾爹還魂那日,布置一切,什麼都想到了,就是沒提三大幫一個字,原來是這樣。」戰天風一下子明白了其中的厲害關係,卻又陷入了苦惱中,百思無計,禁不住又暗罵起壺七公來:「這死老狐狸,到底死哪兒去了?」

  雖說人多不一定管用,但戰天風還是讓燕慎行幾個多調人手來,自己心下尋思:「今晚上再去鉅野城看看,必要找到老狐狸撐腰才行,有了老狐狸,再加本大神鍋的幾鍋寶湯,那就夠單老兒喝一壺的了。」

  二更時分,戰天風正要動身再去鉅野城,想不到的是,壺七公卻突然自己摸上門來了,一下子出現在了他房裡。

  「七公。」戰天風喜叫一聲,一把抓住壺七公的手,那感覺,就跟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

  「做了陀家的二公子,高興壞了是不是?」壺七公卻是一臉冷笑看著他。

  「做陀家二公子有什麼高興的?」壺七公的冷笑讓戰天風也冷靜了下來,放開手,道:「我不是為做了陀家二公子高興,是為了找到了你老高興。」

  戰天風沒說假話,他以前在龍灣鎮混的時候,最羨慕那些前呼後擁衣鮮馬怒的大家公子,這也是他稱自己窮少爺的原因,然而這幾天陀家二少當下來,天天守靈不說,還要時時提防單家派高手突然給他一刀子,真的沒找到半點公子爺的感覺。

  「你即然不高興做陀家的二大少,那你為什麼還要做?」壺七公忽地發起怒來。

  他這脾氣發得戰天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疑惑的道:「七公,你老好象很不高興我做陀家的二公子,為什麼,陀家二公子是個馬蜂窩嗎?碰不得?」

  「對了,他就是個馬蜂窩,你小子碰了它,那不僅僅是蟄兩下痛三下,而是會要了你小子的小命?」壺七公瞪眼叫。

  戰天風明白壺七公為什麼發怒了,笑了起來:「你老是說單家要來鬧靈堂順便要我命的事是吧,是,若只是我,單家確能要了我的命,但你老不是來了嗎?有你老撐腰,怕單家個鳥,你老不會是怕了單千騎那老兒吧?」

  激將法起了作用,壺七公忘了發怒,猛瞪眼道:「放屁,我會怕他?」

  「那不就得了。」戰天風暗笑。

  「虧你笑得出來。」壺七公瞪他,道:「你知不知道,來的不僅僅是單千騎和他的千騎社,還有七大玄門之一古劍門的高手。」

  「古劍門的高手?」戰天風失驚大叫:「這和古劍門有什麼關係?」

  「因為單家駒是古劍門弟子霍金堂的弟子。」

  「這個我聽說了,但單家用得著搬古劍門來嗎?」戰天風完全不明白:「俗話說扯起虎皮做大衣,但千騎相對於陀家,本就是一頭惡虎啊?」

  「這是因為老夫散布謠言,說你是九鬼門的人,加之你又做了陀家的二公子,單千騎便更以為是九鬼門在你背後撐腰,所以只有把古劍門扯進來。」壺七公說到這裡,卻又發起怒來,瞪著戰天風道:「這事歸根到底都要怪你,好好的,你做的什麼鬼二公子。」

  這下戰天風真個傻眼了,呆了半天道:「那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壺七公怒叫:「本來好好的計策,九鬼門的人聞風找上你,過了第一關,拿到試題再來闖第二關,現在好,第一關沒過,你倒先惹上了古劍門,單千騎放出謠言,說你殺人父奪人妻霸人產,古劍門再一插手,你連辨都沒得辨,近千年來,七大玄門一直把持著正教大勢,一派說你是賊,從此天下正道中人都會說你是賊,人人會要追殺你,這下你小子熱鬧了,九鬼門找你,正教中人也容不得你,天下雖大,你小子卻是連個藏身之地都找不到了。」

  「單千騎,你這老狗好毒。」戰天風呆了半天,無計可想,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人若罵得死,天也不會黑了。」壺七公在一邊冷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