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家丁下人一時跪下一大片,齊給戰天風見禮,陀安呵呵而笑,突一眼瞟到陀光明拉著的單如露的手,神色一變道:「給我把這賤人拉出去。」

  兩個家丁聞聲便來拉單如露,不想單如露手一翻,竟從袖中翻出一把剪刀來,猛一下便戳向自已喉嚨,戰天風大吃一驚,急伸手搶過,雖搶得急,剪刀尖仍在單如露喉頭紮出了一點血痕,戰天風急了,道:「你身上到底有多少把剪刀啊,怎麼動不動就尋死覓活的。」

  單如露哭叫道:「我已和相公拜了天地,生是陀家的人,死是陀家的鬼,陀家可以不要我,但從陀家出去的,只能是我的死屍。」說到這裡,竟又縱身而起,一頭撞向旁邊的桌子角。戰天風措手不及,下意識的雙手急伸,一下抱住了單如露身子,抱得不是地方,落手處正是單如露前胸,兩手各抓了一個xx子,心下頓時閃念:「她的xx子果然比小青的要大,卻一般的軟,難道裡面也是一包水?」這麼想著,忽又閃念:「啊呀不對,她現在可是我的幹嫂嫂了呢,她的xx子我可摸不得。」急忙鬆手。

  不過給他這麼一抱,單如露一撞之力卻也消了,軟倒在地,戰天風忙閃身擋在了桌子前面,一邊的陀安卻叫道:「讓他撞,死了更好。」

  戰天風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卻一眼瞟見一邊的陀光明身子在不停的顫抖,似乎是竭力要站起來,心中一動,走過去看著陀光明眼睛道:「陀大少,啊,不對,大哥,你眼睛能眨動是不是?」

  陀光明已急得兩眼通紅,見戰天風過來問他,忙眨眨眼,戰天風點點頭,拍拍他手道:「好,你能表達意思就好,這件事交給我,你不要著急。」說著扭頭看向陀安,道:「乾爹,大哥能表達自己的心意,又是他的老婆,這件事就由他來處理,否則由我們亂來,不能讓大哥滿意,他身子本來就弱,又中了毒,只怕會給急壞了。」

  這話正說中陀安軟處,只得無奈的點頭。戰天風看著陀光明眼睛,道:「大哥,我問你,你是想要單小姐死呢還是想要單小姐活——?」

  不等他話說完,陀光明眼睛一陣亂眨,那情形倒惹得戰天風笑了起來,道:「我的愛美人不愛江山的大哥,你聽我說完,話都沒完你就一通亂眨,到底是要她死還是要她活啊?」

  他這一說,陀光明眼中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不眨眼了,只瞪大眼睛看著戰天風,戰天風道:「這樣,你要她死,就眨一下眼,不要她死,就眨兩下眼。」

  他這話說得明白,陀光明眼中透出喜色,當即連眨了兩下眼睛,所有人,包刮陀安在內,都是眼巴巴看著他眼睛的,自然看得清楚,其實也早在預料之中,但陀安還是嘆了口氣。

  戰天風自然聽到了陀安的嘆息聲,知道他心結難解,心中轉念,繼續問陀光明道:「但害你的是單家的人呢,你為什麼不怪單小姐呢?你是認為單家是單家,單小姐是單小姐,單小姐即然嫁給了你,就和單家再沒有關係是不是?如果我說的不對,你就眨一下眼睛,我說的對,你心裡完全不怪單小姐,就眨兩下眼睛。」

  戰天風開始問要死要活的話,單如露一直在掩面而哭,沒有看陀光明,但問到這話,她便也抬起淚眼看向陀光明,眼見陀光明又眨了兩下眼睛,她猛一下便撲過來抓住了陀光明的手,痛哭失聲道:「相公,我真的對不起你啊。」

  她這一哭,陀光明眼淚也直流下來,單如露心痛起來,伸手替他擦淚,哭道:「相公,謝謝你這麼對我,不論我爹他們怎麼樣,總之我是你的妻子,你生我生,你死我死,只要你不嫌棄,生生世世,單如露永與你在一起。」

  「這話好。」戰天風心中暗叫一聲,湊到陀光明面前道:「大哥,慢一點哭,嫂子這話你聽到了,不願和她生生世世在一起,那就眨一下眼睛,願意,那就眨兩下。」

  誰都知道陀光明會怎麼回答,但所有的眼睛還是不由自主的看向陀光明眼睛,眼見陀光明堅定無比的連眨了兩下眼睛,所有人的心中,都情不自禁的動了一下,即便是那最不贊成這門親事的人,也不能不為兩人這超越一切的愛情而動容。

  「相公。」單如露抓著陀光明的手,又哭了起來,但淚臉上,卻同時泛起了喜悅而幸福的笑,戰天風看著她又哭又笑的臉,暗讚:「我這幹嫂子還真的是漂亮呢,也難怪大哥為她要死要活的。」

  這時外面腳步聲雜沓,一群人湧了進來,卻是陀家船行十大管事來了,戰天風同時還聽到院外有大批的腳步聲,顯然跟十大管事來的,還有陀家的大批人手,將整個陀家院子都圍起來了。

  一見十大管事到來,陀安精神一振,當即將前因後果向十大管事說明,十大管事無不憤慨,陀安隨又介紹了戰天風,說明已收戰天風為義子,然後一手拉了陀光明,一手拉了戰天風,看向十大管事及燕慎行道:「大家都是跟隨我多年的老兄弟,我死後,陀家船行便拜託大家了,明兒能好起來固然是好,萬一好不了,也有天風,盼望大家待天風就象待我一樣,幫著他守住陀家船隊,絕不要讓陀家船隊落到單家手裡,我這裡先拜謝大家了。」說著竟跪了下去,戰天風便也跟著跪了下去,只陀光明不能動。

  他這一跪,燕慎行及十大管事慌得也一齊跪下,燕慎行忙雙手扶陀安起來,一臉激動的道:「老船主,你放心,有你的親xx交代,我們待二公子一定跟待大公子一樣,大家伙一定盡心竭力相助二公子與單家對抗,絕不會讓陀家船隊落到單家手裡的。」

  「老船主放心。」「誓與單家周旋到底。」十大管事也是一齊表態,群情激湧。隨即正式與戰天風見禮,戰天風油慣了,天塌下來不大當回事,但面對十大管事慷慨激昂的表著忠心,他也著實激動了一把,捋起袖子叫道:「諸位放心,有諸位的盡心助力,別說千騎社,便是萬騎社,我也定叫他有來無回。」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