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不知道神仙鉤到底做不做得九死還魂湯的湯引子,心下也是怦怦亂跳,不敢盯著陀安看,便四下亂瞧,一眼對上陀光明眼睛,陀光明手腳身子不能動,眼睛卻是能動的,看著戰天風的眼神裡,滿是感激期待,戰天風對他點點頭,很想說聲你放心,卻是不敢說,受不住陀光明火熱的眼光,他轉頭看向陀安,忽聽得陀安肚中咕嚕嚕一陣響,隨即身子一挺,竟啊的一聲大叫,睜開了眼睛。

  「老船主。」眾人無不又驚又喜,歡叫出聲,燕慎行一張老臉上,更象突然間就開了一朵花,所有的皺紋在那一刻全都給狂喜抹平了。

  戰天風也是喜得心中狂跳,暗叫:「這神仙鉤還真靈呢,七公七公,我以後叫你七爺爺吧,你可真是救命的活菩薩呢。」

  陀安一眼看到戰天風,猛地就叫道:「戰小哥小心,單家要害你。」

  不等戰天風應聲,燕慎行搶先叫道:「老船主放心,戰少俠神通廣大,根本不怕單家,剛才就是他救活了你呢。」

  陀安先前並不知自己死了,聽了燕慎行的話再看了身邊布置到一半的靈堂,頓時明白了,一臉感激的看向戰天風道:「戰小哥,你先救了明兒,現在又救了老朽,山高海闊之恩,陀安真不知怎麼報答。」

  戰天風剛要謙虛一句,心中忽地一動,想:「也不知是湯靈還是就只是神仙鉤起了作用,我還是穩著點好,先徹個話頭兒作坎,萬一有個閃失也有個台階下不是?」當下便搖頭道:「陀老伯你先別謝我,此湯少一味藥,所以我可能救不了你,只能讓你還魂一個時辰,當然也不一定,得看著去。」

  眾人聽說陀安只能還魂一個時辰,都失望的啊了一聲,燕慎行急道:「戰少俠,請問少的是什麼藥?我陀家船隊走遍天下,或許有這味藥。」

  「還魂草。」戰天風看著他:「出自無情谷,你們有人去過無情谷嗎?」

  「出自無情谷的還魂草。」燕慎行看向旁邊一個中年漢子,急叫道:「火速傳令下去,找,一個時辰內誰能送過來,賞黃金一千兩。」

  那漢子應一聲,飛步出去。

  「能還魂一個時辰也夠了。」陀安微微一笑,一轉臉看到邊上的陀光明,眼光一凝,叫道:「明兒,你怎麼了?」

  「單家給公子下了身子僵硬的毒藥,以此要脅陀家屈服。」燕慎行怒叫。

  「單家欺人太甚。」陀安激怒得全身顫抖,痛惜的抓著陀光明的手,轉頭看向戰天風道:「戰小哥,明兒中的這毒你能解嗎?」

  戰天風看陀安神情凝重,不敢說大話,道:「現在還不知道,得看著去,但單家即知你陀家船隊遍行天下多見奇藥卻仍敢下毒,只怕難解。」

  「你說得有理。」陀安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說到這裡,眉毛一揚,竟一挺身從燕慎行懷中坐了起來,沉聲道:「燕大主事,傳令下去,讓船行十大主事在半個時辰內都來見我。」

  燕慎行道:「先前船主遇害,消息已發出去了,我讓十大主事盡集人手,都趕到這裡來,該快到了,這樣,我再叫人去催。」他話未落音,邊上幾條漢子已飛速奔了出去。

  陀安傳了這令,從靈床上下來,忽地對著戰天風拜了下去,戰天風吃了一驚,忙伸手扶道:「陀老伯,你這是做什麼?」

  陀安卻不肯起來,只抬起老眼激動的看著戰天風道:「戰小哥,現在的情形你都看到了,單家必要奪我陀家產業,我陀安忍讓一世,但這一次再不能讓下去,可我只能活一個時辰了,而明兒又中了毒,無法率陀家子弟和單家對抗,所以,我想求你一件事。」說到這裡他停了下來,只是眼巴巴的看著戰天風。

  戰天風以為陀安是要他想辦法給陀光明解毒,心中轉念:「七公上次給我解一笑丸的藥不知解不解得這毒,單老兒不是高師爺,只怕有點子難,不過也不怕,就算解不得,老狐狸不是號稱沒有他偷不到的東西嗎?就讓他去偷解藥,對了,就是這主意。」當下拍胸脯道:「陀老伯你放心,陀兄的毒包在我身上,一定替他解掉。」

  「多謝小哥。」陀安一臉感激,道:「我知道小哥一定可以替明兒解毒的,但我求小哥的不是這個,我是想。」說到這裡,他略一猶豫,似乎有些難於出口,但卻終於接下去道:「我是想求小哥和明兒結為異姓兄弟。」

  「你是想我做你的乾兒子?」這個要求出乎戰天風意料之外,驚呼。

  「我知道這要求有些過份。」陀安臉露歉意,卻仍固執的看著戰天風,道:「但我無論如何,不能讓陀家船隊落到單家手裡,我要死了,明兒本來身子就弱,就算小哥替他解了毒,也絕不是單家的對手,所以我只有把陀家船隊託付給小哥,我陀家死盡死絕沒有關係,但單家想謀陀家船隊的算盤卻也休想如願。」

  戰天風這才明白了陀安的真實心意,看陀安眼中射出堅決之色,暗暗點頭,想:「每年白白將大把銀子送給三大幫,還以為他就是個烤熟了的軟紅薯,別人想怎麼捏就怎麼捏呢,原來裡面卻還包著個硬核兒。」

  他琢磨心思,陀安一直看著他,卻以為他不願答應,猛地就叩下頭去,哭道:「讓陀家船隊落到單家手裡,我便是死了也不得閉眼啊。」

  「陀老伯你別這樣。」戰天風吃了一驚,看著陀安痛心疾首的淚臉,心下也不禁激動起來,猛一伸手,將陀安身子整個架了起來,讓陀安坐在了椅子上,隨即恭恭敬敬叩下頭去,叫道:「乾爹,乾兒子戰天風給你老叩頭了。」

  陀安本來絕望了,不想戰天風突然來這一下,一時間驚喜交集,忙伸手相扶,一手抓了戰天風的手,一手抓了陀光明的手,呵呵笑道:「好了,現在我有兩個兒子了。」掃一眼廳中眾人,道:「陀家上下聽好了,從此戰天風便是陀家的二公子,誰若有絲毫慢待,祖宗家法無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