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正偷笑,壺七公卻突地瞪著他道:「小叫雞,你的刀為什麼沒背在身上?告訴你,回去把你那饞嘴師父的爛鍋子藏起來,把刀背上,有事沒事,把鬼刀露兩手兒,千騎社怕了九鬼門,那就不敢動你,否則沒等九鬼門找上你,千騎社先要了你的叫雞腦袋,那這遊戲就玩不成了。」

  聽了壺七公這話,戰天風暗暗點頭:「也是,千騎社相對於九鬼門,不過是正席前的涼拌兒,那不叫一個菜,老狐狸不肯幫手,但扯了鬼皮來做大衣,也足可以嚇嚇單老兒。」想得通暢,頓時眉開眼笑,連聲答應。

  壺七公又囑咐戰天風,在過了第一關拿到第二關的試題後再來找他,沒事就不要來了,免得萬一給九鬼門的人發覺,戰天風自也一一應了。

  先前壺七公的話,說戰天風要找他,要在鼓樓上等三天左右才有可能來,但今夜來得可也太快,戰天風心中起疑,臨走問起來,壺七公一說,卻就啞然失笑,原來壺七公的法子是,戰天風走,他聞著香味也跟著走,戰天風在一個地方停下來,他便也停下來,然後搶先找到那一帶最大的城,就在城中貓下來,再過一天便去東門鼓樓上看一下,今夜裡剛好壺七公來看,所以一下就碰上了。

  「還以為老狐狸真的能掐會算呢,原來不過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戰天風暗笑,隨又連呸兩口:「呸呸,怎麼說自己是死耗子呢?現在本大神鍋可是神氣又威風的神鍋大追風,已經是小有名氣,也算得上是成名人物了呢。」

  當即分手,隨又借鍋遁回陀家大院來,到陀家,天差不多要亮了,戰天風本不想讓陀家人看到他出去搬救兵的事,想要偷偷溜進去,誰知遠遠的便聽到陀家大院裡哭聲震天,似乎出了什麼大事,戰天風心中一驚,想:「又出什麼事了?莫非陀大少上馬揚鞭,卻又身子太弱以至馬失前蹄,竟是死在了單美人的肚皮上?那就搞笑了。」

  閃念間,早已掠進陀家大院,到大廳前停下,廳內廳外,到處是人,個個在哭,戰天風一飛進來,早有人看見,便紛紛叫起來:「戰少俠回來了,戰少俠回來了。」

  「出了什麼事?」戰天風落地收鍋,進大廳,卻就大吃一驚,大廳竟成了個靈堂,而死的人不是陀光明,竟是陀安,尚未進棺,直挺挺躺著,兩隻老眼大睜著,竟是死不閉眼,陀光明呆坐在陀安屍身前面,好象一個傻子一般,只有眼眶中的淚水不絕流下來,單如露跪伏在陀光明邊上,一隻手給陀光明死死的抓在手裡。

  「陀老伯。」戰天風驚呼,叫道:「這是怎麼回事?單小姐,這是誰幹的。」

  單如露哭得象個淚人,聽到他的聲音抬起頭來,更又痛哭出聲,叫道:「是我爹,他派人來打死了公公,又制住了相公,並說——-並說——。」說到這裡,卻是泣不成聲。

  「還說什麼?」

  「單家以藥制住了公子,說是陀家若不聽千騎社的話,我家公子便永如僵屍般不能動彈,最後會這麼僵硬而死。」旁邊一個老者接口,酒桌上戰天風聽陀安介紹過,這老者叫燕慎行,是船行的大管事,為人精細重義,是陀安的左膀右臂。燕慎行這時雖也是通紅著眼,一臉憤怒,但說話卻仍十分的清晰。

  「暗的不行乾脆來明的,單老兒還真夠不要臉的啊。」戰天風又驚又怒,問燕慎行道:「這是什麼候的事,昨晚上?」

  「是。」燕慎行點頭,看著戰天風,有些疑惑的道:「那會兒少俠好象不在這裡?」

  戰天風知道他懷疑什麼,這時只好實話實說,道:「是,我一個人鬥不過千騎社幾千人,所以去找個幫手。」

  燕慎行釋然道:「原來少俠去找幫手了,可恨他們動手如此之快,老船主——。」他說到這裡,說不下去,一邊的單如露卻猛地叫了起來道:「對了恩公,你快走,我爹他們先是要來殺你的,你一個人,鬥不過他們的,快走啊。」

  戰天風倒沒想到單如露會叫他走,冷笑道:「你爹還真是條賴皮蛇兒,不過我打蛇最拿手了,不怕他。」說到這裡看向靈床上的陀安,突地想到剛得的神仙鉤,心中一動,想:「神仙鉤不知做不做得九死還魂湯的湯引子,七公那老狐狸說神仙鉤的藥性還在還魂草之上,應該做得吧,陀老伯氣是肯定斷了的,卻不知血有沒有冷?」

  當下走到靈床前,他卻不知道血冷血熱怎麼區別,左右一看,見旁邊一個燭扦子,拿過來,對陀安叫道:「陀老伯,得罪了。」說著倒轉燭扦子,一下插進了陀安手臂裡。

  他這一下過於孟浪,旁邊頓時一片驚呼聲,燕慎行更是怒叫道:「你做什麼?」

  戰天風心中也是暗暗打鼓:「陀老伯的血若冷了,我這禍可就闖大了。」不理眾人,伸手去摸陀安手上流出的血,天幸血還微微發熱,心下一喜,反手撥下煮天鍋,去裝天簍裡取了配料,也是五味,乃是風蟬、地骨龍、鑽心子、醒神蟲、紅顏不老,最後取一片神仙鉤的葉子放在湯中,一剎時湯滾,扭頭對燕慎行道:「扶了陀老伯頭,撬開他嘴。」

  燕慎行看他舉動古怪,疑道:「你是想要救活船主?」

  「不一定。」戰天風搖頭:「陀老伯的血差不多冷了,救不救得活,難說得很,死馬權當活馬醫吧。」

  陀安是人不是馬,什麼叫死馬權當活馬醫,若在平時,他這話必定招來一片白眼,不過這會兒也沒人來和他計較這個,個個是又驚又喜又疑呢,燕慎行忙搶步上前,將陀安腦袋抱在自己懷裡,撬開陀安嘴巴,戰天風將半鍋湯盡數灌了下去。

  灌下湯,陀安一時間卻並無半點動靜,燕慎行就那麼抱著陀安腦袋,看一眼陀安,又看一眼戰天風,邊上的人也差不多都是他一般情形,所有人都屏聲斂氣,偌大一個廳中,針落可聞。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