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話未說完,壺七公卻斷然打斷了他,搖手道:「九鬼門沒來找你,那是玄女袋隔斷了他們的感應,我不是囑咐過你嗎,自己感覺有把握了,那就把鬼牙石從玄女袋裡拿出來諒一諒,主動引他們上門啊。」說到這裡他自己卻一愣,道:「哦,鬼牙裝在了你臂上,不對啊,鬼牙出了玄女袋,九鬼門怎麼還感應不到?」

  「可能是鬼瑤兒另外有了心上人,不想再玩這甚麼鬼婚的遊戲了吧。」戰天風搔頭。

  「絕不可能?」壺七公斷然搖頭:「鬼婚是九鬼門的大事,豈是開得玩笑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戰天風一攤手:「反正他們沒來找我,所以你老人家也不能怪我。」

  「臭小子,好象倒是我老人家的事了?」壺七公瞪他一眼,翻眼向天,扯著鬍子自語道:「沒道理啊?莫非九鬼門只能感應到鬼牙石,對鬼牙其實沒感應,對了,十九如此。」

  「原來九鬼門只能感應到鬼牙石,卻感應不到本大神鍋手臂上的鬼牙,啊哈,甩脫了這吊靴鬼也好。」聽了壺七公的自言自語,戰天風心中暗打哈哈,對壺七公道:「九鬼門找不到我,那就更好,對了七公,我今夜來找你老,是有一件事求你老呢。」說著就把單千騎借結親為名,想要吞併陀家和三大幫的事前前後後說了,道:「單千騎那老鬼毒得狠,奸計被破,必然不肯甘心,陀光明和他爹都是好人,可不能眼瞅著他們給單老兒害了,但我的本事又還沒成,所以來求你老。」戰天風說到這裡,眼看壺七公面色不善,想:「老狐狸喜歡聞個馬屁味兒,且送上兩個他聞聞。」又道:「七公你老名列七大災星,聲名赫赫,單千騎那老小子在你老面前玩心眼,等於自己找死,你老伸一伸手,高興賞個臉兒,就讓單老兒叩頭認錯,不高興,那索性便掃平了千騎社好了。」

  「你小子少七繞八拐的給老夫下套,單千騎什麼時候在老夫面前玩心眼了?」壺七公瞪一眼戰天風,哼了一聲,道:「怪了,你小子什麼時候成俠客了,我跟你說,天下好人多過螞蟻,你救不過來的,壞人更比螞蟻多十倍,你也殺不過來,少操心吧小子,管你自己的事好了,讓老夫想想,這齣戲到底要怎麼和九鬼門唱下去呢?」

  「這兩個馬屁沒炒得香,老狐狸不愛聞,這可如何是好。」戰天風沒想到壺七公不上當,心中轉念,道:「可惜師父死了,否則這事他一定肯幫手,他最有俠心了。」

  「朱饞嘴有俠心?」壺七公哈哈大笑:「少胡扯了吧小子,可惜朱饞嘴的墳不在這裡,若在這裡啊,老夫非把他從墳裡揪出來問問,看他什麼時候轉的性兒?」

  戰天風提到師父,本是想使個激將法激壺七公出手,誰知又失靈了,再無辦法,卻真個想到了師父,突地想到一事,看了壺七公道:「七公,你老偷盡天下,可曾偷得有還魂草嗎?」

  「還魂草?那玩意兒只無情谷裡有,你問它做什麼?」壺七公看著戰天風。

  「師父有一味奇藥,說要還魂草做藥引,可惜一時間無處覓去,你老到底有沒有吧?」當日朱一嘴叮囑戰天風,那六鍋半湯的事,無論如何不可告訴任何人,免得別人眼熱起意逼他說出來,戰天風雖然沒有想壺七公會這麼做,但他街頭長大的人,疑人第一,防人第二,終是沒說。

  「沒有。」壺七公搖頭,眼見戰天風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以為戰天風是瞧不起他,惱了,道:「還魂草沒什麼用的,名為還魂,其實根本還不了魂,不信以後有機會你試試,一刀割斷脖子,再吞下那草,看你還不還魂,老夫有一株神仙鉤,倒真個可以還魂,就算是落了氣,只要血沒冷,一片葉子煮湯灌下去,必定還魂,真就象神仙伸一個鉤子從鬼門關前把人鉤回來一般。」說著伸手到皮囊裡,翻出一株草來,色作暗紫,約有七八寸長,上面生著十來片小小的葉子。

  「我為什麼要割斷脖子去吞那還魂草啊,死老狐狸,害我。」戰天風暗罵,細看那神仙鉤,半信半疑的道:「這神仙鉤真的這麼靈,死人都能救活了?」

  「一個時辰。」壺七公伸出一個指頭。

  「你老的意思,神仙鉤只能把那人鉤回一個時辰?」戰天風大失所望:「那有什麼用?還是比不上還魂草。」

  「放屁。」壺七公呸了一聲:「人若真個死了,什麼靈藥都救不活,能救過來,其實是還有一點靈光未散,但一般人不知道,只以為死了而已,還魂草能救的也只是那種人,而且本身功效遠不如神仙鉤,不信你小子有機會試一下,只餵還魂草,不配其它的藥,那人絕對不會還魂,但若餵老夫的神仙鉤,則一定可以還陽一個時辰。」說著將手中那株神仙鉤向戰天風扔了過來。

  戰天風接著,將信將疑,想到師父說過還魂草是做湯引的話,想:「莫非還魂草本身的藥力真不如這神仙鉤,但就算這神仙鉤了得,只能救人一個時辰也沒什麼用啊?」不過這話可不敢當著壺七公面說,便也信手塞在了裝天簍裡。

  「老狐狸不肯幫手,陀大少死定了,這可如何是好。」戰天風心中轉著念頭,要想個主意出來讓壺七公伸手,但左思右想,總也無計,正揪頭髮,壺七公卻忽地拍掌道:「老夫有一計了,你小子即和千騎社扯上了關係,老夫就去找千騎社的人散布謠言,說你小子身懷鬼刀絕技,來歷不明,千騎社在巨野稱王稱霸,看上去也還人模狗樣的,但若跟九鬼門比,不過是蛤蟆比豬,聽說你會鬼刀,一定會查,這樣一來,千騎即不敢輕易動你,而九鬼門也一定會得到消息找上你,哈哈,這樣兩全齊美的計策,也只有老夫這樣的天才腦袋才想得出來了。」

  戰天風差點噴飯,心中暗笑:「這老狐狸,原來不但愛聽別人拍馬屁,有事沒事,自己還拍拍自己的馬屁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