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和陀安喝著酒,心中卻不停嘀咕:「酒好喝,話好說,但事情臨頭,只怕有些子糟,我現在這點子靈力,不說別人,就是春喜重來,我就對付不了,單老兒雖姓單,卻是千騎單,不是善罷甘休的善,這可如何是好?」左思右想,百無一計,卻猛地腦子裡靈光一閃,想:「對了,七公不是說會一直跟著我嗎?且去搬了他這枝救兵來,七大災星可不是吃素的,千騎社雖橫,總也得賣七公一點面子吧。」

  這一帶最大的城是巨野城,離陀家不過數十里地,雖然折騰了大半晚,離天亮卻還早得很,戰天風估摸著,趁早動身還來得及,他卻又動心眼,不和陀安明說,心裡想著:「我若說去討救追兵,陀老伯便要看我不上眼了,要做老大,先學啞巴,七公不是說怕給九鬼門看見他和我在一起嗎?正好在暗處使力,功勞自然就全在本大神鍋身上了。」當下便裝醉,陀安命下人扶他回房,戰天風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看家丁去了,取煮天鍋,又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穿窗而出,出月洞門,當面過來一個家丁,戰天風也不當回事,誰知那家丁卻忽地行禮著:「戰爺,你老要上哪兒去,要小的通報老爺嗎?」

  他這一嗓子,嚇得戰天風直跳起來,瞪眼看了那家丁道:「你看得見我?」

  那家丁搔搔頭,看著戰天風道:「是啊,你老不好好的就站在我面前嗎?」

  戰天風差點暈過去,心下嘀咕:「只說同樣的一鍋湯不能連著喝,要過半個時辰,難道第三鍋過了半個時辰也不靈,要不就是我急了點,現在還沒過半個時辰?」想不明白,眼見那家丁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自己,忙道:「我不到哪裡去,那個,那個我找茅廁。」那家丁哦了一聲,告訴他院子拐角就是,戰天風忙掩飾著回來,呆了一會,暗暗拍胸,想:「幸好是第三鍋湯才不靈,若是第二鍋就不靈,那春喜腦袋上的紅雞蛋就要給我吃了。」他卻不知,不是第三鍋不靈,而是第二鍋只喝了半鍋,煮天鍋做怪,所以第三鍋也就不靈了,但這一點,他是想破腦袋也是想不到的。

  不能隱身,戰天風便只能撿隱敝處翻牆而出,陀家雖說是增多了守夜的人手,也不過多幾個邏哨的家丁而已,並沒有什麼用,陀家防衛的薄弱讓戰天風迷惑不解,想:「奇怪了,陀家這麼有錢,怎麼護院的把式也不請兩個,捨不得錢?可看陀老伯也不象這麼小氣的人啊?」

  他卻不知,陀家請的武師都是跟著船隊走的,陀安最關心的就是船隊,至於自家院子,他到沒想到要請太多的人來守護,這夜雖生變故,但臨時調人也來不及,所以防衛形同虛設,其實陀家若把手中的力量集中起來,還是相當可觀的,而且陀家有錢,陀安又交遊廣闊,有著極強的潛力,這也是單千騎栽臟嫁禍想要逼得陀家動手對付三大幫的一個重要原因。千騎社加上陀家,收拾三大幫就更有把握些。

  雪路難走,雪風颳在臉上,更象刀刮過一樣,戰天風將脖子盡量縮進衣服裡,暗罵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說明了,弄匹馬,或者要輛馬車,那多舒服。」罵著自己,突地想到朱一嘴當日說過的煮天鍋的一般妙用,朱一嘴告訴他,煮天鍋靈異非凡,只要鍋的主人初具驅物之功,能將煮天鍋攝在虛空中,便可運訣驅使煮天鍋自己飛行。

  「對啊,為什麼不來試試師父說的鍋遁,我不是也有點子靈力了嗎。」想到這裡,戰天風精神一振,把煮天鍋從後腰撥了出來,卻又點提心吊膽,心中暗想:「我這點子靈力只夠驅鍋鏟刀子,煮天鍋可是有點份量,不知攝不攝得起來,師父啊,這大雪天的,你在地下也肯定冷得難受,一定沒睡著,醒而有靈,暗地裡幫徒弟一把吧,沒見徒弟走三步摔五跤,實在是苦呢。」亂唸一通,凝定心神,鍋底向上,然後將靈力運到煮天鍋上,輕輕鬆開手,奇蹟發生,煮天鍋真的穩穩停在了空中,戰天風狂喜,不敢張狂,凝住心神,輕輕一跳,一屁股坐在了鍋底上,他生怕鍋子架不住他重量,要摔一個四腳朝天呢,鍋子卻穩穩的架住了他,生似他沒有重量似的。

  「鍋爺爺,不愧你煮天之名,果然是靈異非凡呢。」戰天風驚喜之下順嘴拍拍煮天鍋馬屁,唸動口訣,煮天鍋倏地往前一竄,慘,一則鍋底上實在坐不穩,二則戰天風也真沒經驗,雖然留了點子神,還是咕嚕一下,乾乾脆脆一跟斗栽了下來。

  煮天鍋只攝在齊胸高,這一跤倒摔得不重,戰天風卻生怕煮天鍋就此飛走了,身子一落地,立時急跳起來,大叫道:「鍋爺爺,別走啊,我掉下來了呢。」定睛一看,還好,煮天鍋只往前竄了一下,他掉了下來,煮天鍋便停下了。

  戰天風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揉著屁股走過去,看了煮天鍋道:「鍋爺爺啊,你飛得快,那是好事,可也打聲招呼啊,一聲也不吭,誰吃得消啊,龍灣鎮上有個郭老爺,跟你老一個姓,也是整天擺著個臭架子,從來也不理人,莫非你們真個是本家兄弟,那我以後不叫你鍋爺爺,叫你鍋老爺好不好?」發著牢騷,又擔心煮天鍋靈異要生氣做怪,還好,煮天鍋全無動靜。戰天風縱身要再跳上去,忽又轉念,伸手抓了鍋柄,將煮天鍋翻了個個兒,鍋口向天,再跳上去,一屁股坐在了鍋裡,這下就坐得穩多了,更伸手抓住了鍋柄,再唸動口訣,煮天鍋仍和先前一樣,急飛出去,戰天風身子仍是往後猛仰了一下,好在抓得穩坐得牢,總算是沒有掉下來,慢慢兒把身子坐直了,雖然雪風刮臉如刀,但那種在空中飛掠的奇異感覺仍是讓他興奮不已,一時間忍不住怪笑不絕。虧得這大雪天四下無人,否則若是那行夜路的人聽見了,非嚇個半死不可。

  壺七公曾和戰天風說過,五行遁術,速度比一般的快馬要快一倍左右,當然也和運使的人功力有關,但只要是借用五行之力行使遁術,再快也快不了很多,除非不借五行之力,另運奇功,例如劍遁什麼的,那樣功力越高越快,但也極耗功力,不能持久,這時戰天風看煮天鍋掠行之勢,遠比一般快馬要快得多,而自己卻並不耗半絲兒力氣,不由大喜,想:「還是我的鍋兒好,即不耗力,又比一般的遁術要快得多,鍋老爺,你可真是個好寶貝呢。」其實煮天鍋也就是一般遁術的速度,不過雪風吹得戰天風雙眼難睜,隻以為是多快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