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聽了他這話,單如露又是感動又是傷心,越發哭得狠了,道:「相公,你不知道,這樁親事是我爹爹的計策,剛才害你的人,也是我爹爹——-爹爹派來的,他也不是跟你——跟你有仇,只是——-只是想挑撥陀家和三大幫派,讓你們生出怨恨,他好就中取事,最後控制整個鉅野澤。」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陀光明呆了好一會兒,猛又看著單如露道:「但那是你爹的事情,跟你無關,我絕不會怪你的,也絕不會休你,還是那句話,我即然娶到了你,生和死,就永遠和你在一起。」說到這裡,他看向旁邊的陀安,一臉激動的道:「爹,這事不怪單小姐,無論怎樣,我都要和她在一起,第一眼我就愛上了她,到死我也愛她,這一輩子,我不會再娶別的女人了。」

  陀安一直在邊上,鐵青著臉,雖然兒子並沒有事,先前單如露拼死相救陀光明他也是親眼所見,但無論如何,單如露是單千騎的女兒,這門親事都是絕對不能再結的,然而他沒想到單如露一開口就會把一切都說出來,這就再一次證明了單如露確實是真心的,現在兒子又這麼說,所謂知子莫若父,陀安太知道自己這個兒子了,雖然從小體弱,平日待人處事也最是溫和不過,但骨子裡其實十分執拗,一旦他認定的事,當真九頭牛也拉不回頭,他即然這麼說了,那就只能這麼做,腦子裡飛快的一想,看向單如露道:「這是你爹的事,和你無關,只要你真心待明兒,我陀家仍認你這個媳婦。」

  單如露想不到陀安會這麼說,心中即喜又悲,掩面痛哭道:「多謝公爹,可是——-可是我爹這樣,我——-我怎麼還有臉——-還有臉留在這裡?」

  一邊的戰天風冷了半天,這會兒插口了,道:「單美人——不對,單小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書上說,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到底是哪本書上說的,我這一向事忙,有些子忘了,但上了書是絕對的,書上即然說了,那就絕不會錯,你即嫁到了陀家,那就和單家再無關係,你只要好好的呆在陀家,白天給陀大少燒火煮飯,夜裡當然是洞房花燭了,一年生一個大胖兒子,十年生個十一二個的,那你就是陀家的大功臣了,至於其它的,你再不要去管。」

  陀光明眼巴巴聽著他說,一邊點頭不迭,看了單如露道:「是,恩公說得很是。」

  他說的是戰天風後面一句話,一切跟單如露無關,單如露卻是以為他贊成的是前面那句,什麼一年生一個,十年生十二個這話,瞟一眼陀光明,一張淚臉一時羞得通紅,但給戰天風這麼要通不通的一通亂說,倒也不再開口尋死覓活的。

  陀安看他兩個安靜下來,對陀光明道:「明兒,快來拜謝恩公,你剛才挨那一掌不死,就是恩公先前給你喝的那保命湯替你保住了命。」說著,自個兒先拜倒在地,道:「陀家上下,感謝恩公救命之恩。」

  「原來先前恩公給我喝的湯不是補元壯陽的,而是保命湯啊。」陀光明衝口而出,忙也拜倒。他實在有點子書呆子的呆氣,心中有話便直說出來,卻沒去想這話可又羞著了旁邊的單如露,俏臉兒更紅了,也跟著拜倒。

  戰天風忙扶陀安起來,道:「陀老伯,你兒子拜天地才要左拜右拜,你老人家又沒洞房可入,就不要拜了吧,更不要口口聲聲什麼恩公的,你還叫我戰小哥最好,我這會兒子有酒興,陀大少入洞房,我們沒洞房可入,則不妨去喝一杯。」

  他這話說得陀光明臉也紅了,陀安忙叫擺酒,同時收拾善後。這時春喜醒了,額頭上老大一個包,又紅又腫,她長得本來頗為俊俏,但添了這個包,一張臉可就顯得有些滑稽了。加之心中驚怒緊張,更是難看。

  陀安不知拿春喜怎麼辦,看向戰天風,戰天風明白陀安的心理,雖恨著單千騎,卻又畏著千騎社的勢力,便走到春喜面前,嘻嘻笑道:「這位姐姐怪,人家是養了大胖小子打三週才吃紅雞蛋,你倒好,小姐剛過門就吃上了,吃了還不算,還要在額頭上掛一個,生怕別人不知道你饞嘴還是怎麼地?」

  春喜又驚又怒,死死盯著戰天風,道:「是你暗算我?」

  「是我,沒錯。」戰天風笑嘻嘻點頭,全不迴避春喜那象要吃人的目光,反是把臉送近了些,道:「咬我啊,不瞞你說,天冷,小爺我快兩個月沒洗澡了,只要你胃口好,儘管下嘴。」

  他如此刁悍,春喜氣勢倒是弱了,不敢再死瞪著戰天風,戰天風哼了一聲,道:「今夜是陀大少洞房花燭夜,照理是要見紅,但若砍了你腦袋,可又太紅了些,便饒你一命,回去告訴單老兒,就說這閒事我管了,不服氣,鹹的辣的麻的苦的繞彎的帶拐的不長屁眼的,總之不論有任何手段,儘管放驢子過來,本大神鍋通通一鍋煮了。」

  陀安在一邊,見戰天風說得口沫橫飛,手更在胸脯上拍得山響,當真豪氣之極,心下大是佩服,想:「想不到他小小年紀,竟是如此豪氣,把一個氣焰滔天的千騎社,視若無物,老夫若和他比,可真是要愧死了。」

  陀安這麼想著,老臉不免有些發紅,他卻不知道,這會兒戰天風心裡卻正在打鼓:「天爺,娘老子,這話頭不打結,一滑就出去了,那單老兒若真個找上本大追風,那可就要了命了。」心底發虛,但臉上練就的厚皮,再加霜風吹了,更是又冷又硬,旁邊人再看不出來。

  邊上家丁解開春喜手上繩子,春喜藉遁術去了,竟是不敢再看戰天風一眼。陀安自又上來稱謝,親自陪戰天風喝酒,一面安排人手加強守衛,至於陀光明單如露兩個,自然是繼續他們的洞房了,陀安擔心兒子的身體,不論戰天風的保命湯如何神奇,陀光明終是重重挨了一掌不是,如何還好入洞房上馬逞強,同時對這門親事,他心中也實在是存了陰影,兒子能不和單如露圓房,那是最好,然而陀光明這會兒死命的牽著單如露的手,不肯有半刻鬆開,陀安也沒有辦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