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心中定計,喝口水解了一葉障目湯,剛好一個傭人拐角過來,戰天風便抓了他問,得知陀光明剛送走最後一撥客人,身子弱累著了,正在書房裡休息,要緩過勁兒才進洞房呢,戰天風當下便要那傭人帶路去書房,那傭人本不願意戰天風再去打擾陀光明,但拗不過戰天風,而且知道自家主人是把戰天風當恩人的,只得引路到書房,報進去,陀光明到門口迎接,戰天風看他臉色,果然蒼白得沒有半點血色,就這麼起身走了幾步路,卻已微微有點喘,不過臉上仍是一臉的笑,拉了戰天風的手進屋,道:「恩公酒醒了,頭痛不痛,我叫他們做醒酒湯來。」

  戰天風搖頭,道:「頭不痛,說到湯,我這會子倒真是專為給你送湯而來。」

  說話間,陀安也來了,他是擔心兒子身體,特地來看看,便問起是什麼湯,看到陀安,戰天風心想:「光叫陀大少挨打還不夠,若讓陀船東親自看著他兒子挨打,那才真個信得實呢。」心中轉著念頭,笑道:「陀老伯,今夜是陀兄的洞房光燭夜,但陀兄的身子骨怕是撐不住,而你知道我是個廚師,所謂藥補不如食補,我這一鍋湯,就是替陀兄補補身子,等會子洞房裡好發威呢。」

  「恩公說的什麼話啊。」陀光明臉嫩,不好意思了,陀安卻是呵呵而笑,他也真是擔心兒子的身體,因此戰天風這話叫他大是高興,道:「如此有勞戰小哥。」

  「先別急。」戰天風卻又搖手,道:「我這湯易得,但陀兄白天累得很了,此時心氣不靜,最好先歇一會兒,千補萬補,不如睡補嘛,現在當然不能睡,但歇一歇總會有好處,然後再喝湯,身體才撐得住。」

  他這話叫陀安大是點頭,連說有理,當真叫陀光明先在椅上躺一會兒,自己陪戰天風閒聊。其實戰天風之所以要拖一陣,是因為煮天鍋煮的那六鍋半湯有個特性,同一種湯,不能連著喝,至少要過半個時辰,再喝才能起效,戰天風剛喝過一葉障目湯,若連著再喝,那就不靈,所以要過半個時辰後才給陀光明喝蛤蟆一氣湯,然後自己喝一葉障目湯,這樣才好行事。

  聊了半個時辰,陀光明早坐不住了,卻又臉嫩不好催得戰天風,戰天風自然將他的神情看在眼裡,暗暗好笑,卻又嘆氣,想:「陀大少愛極了單美人,偏生這一樁親只是單龍頭的毒計,呆會揭出真像,還不知他會怎麼難過呢。」

  看時辰差不多了,戰天風取鍋煮湯,陀家父子見他的鍋子只要彈一下鍋中就有水,而且湯說滾就滾,大是驚嘆,陀光明喝了湯,戰天風讓他自去,說是還要和陀安說一會子話,陀興明前腳一走,戰天風便把先前看到的盡數說了出來,陀安聽說春喜要在洞房裡害陀光明,直跳起來,急忙要叫住兒子,戰天風一把扯住他道:「老伯莫急,我剛才給陀少兄喝的湯並不是什麼補元壯陽讓他入洞房發威的,而是一鍋保命湯,喝了我這保命湯,盡那春喜怎麼打,陀少兄都絕不會有事。」

  「戰小哥那湯原來另有深意啊。」陀安又驚又喜,但神色中卻始終有些擔心,戰天風自然能猜到他這時的想法,道:「陀老伯,你現在是不是即有些擔心,同時還有些懷疑我的話?」不等陀安解釋,道:「你有這想法正常,所以我也請你喝半鍋湯,喝了這半鍋湯,小半個時辰內,任何人也看不見你老伯,老伯就可以和我一起到洞房外去看著,這樣即免了擔心,也可以親眼看看我說的是不是事實。」他手快,邊說邊煮好了湯,當下分了半鍋給陀安喝了,一葉障目湯分一半,便只有一半的效力,不過時間上也夠了。

  陀安從沒聽說過喝了讓人看不見自己的湯,將信將疑喝了,隨戰天風出來,外面的傭人正縮在柱子後打嗑睡,戰天風一把打落他的帽子,那傭人一驚醒來,戰天風兩個就在面前他卻看不見,四下張了張,彎腰撿起帽子戴上,嘴裡還嘟囔了一聲:「好大的風。」

  戰天風這半鍋湯真的如此靈異,陀安張大了嘴,做聲不得,心下對戰天風更是信了,當下隨了戰天風急走,他兩個走得快,陀光明身子弱,走得慢,因此戰天風兩個反是走到了前面,戰天風帶陀安到先前的後窗邊,聽裡面有微微的哭聲,看一眼是單如露在哭,便也叫陀安看,陀安本不好偷眼往兒媳婦房裡看,但戰天風叫他看,便也看了一眼,隨即疑惑的看向戰天風。

  戰天風輕聲道:「這毒計是單千騎設的,事先單小姐並不知道,不願害了陀兄,所以哭呢,我覺得單小姐倒還是個好人。」

  「有其父必有其女。」陀安低哼一聲,這時陀光明一行人過來了,到門口,陀光明讓跟著的兩個家丁自去休息,隨即叩門,春喜聽到叩門聲,過來開門,單如露也收了淚,略一猶豫,猛地起身,快步出來,反搶在春喜前面打開了門,陀光明沒想到來開門的竟會是單如露,一照面,喜叫道:「小姐。」隨即看了單如露臉上一臉的淚痕,又失驚道:「小姐,你怎麼了?」

  單如露忙掩飾的道:「沒——-沒事,就是——-就是有些想爹娘了。」她身子始終攔在春喜和陀光明之間,這時見陀光明一直站在門口,情急中竟猛一伸手拉住了陀光明的手,道:「外面冷,你——-相公快進來。」將陀光明拉進門,自己身子斜擋著,轉頭對春喜道:「好了,你出去吧。」

  她的意圖非常明顯,就是要阻止春喜下手,陀光明莫名其妙,單如露這麼主動來拉他的手,他只是又驚又喜,但房中的春喜和窗外偷看著的戰天風陀安卻都是心知肚明,戰天風腦袋和陀安的擠在一起,順嘴便道:「不等揭蓋頭就自己往房裡拉女婿,你媳婦兒夠心急的。」他是故意這麼說,果然陀安回道:「不是,她是要攔著那丫頭不讓下手害明兒,看樣子她心地還真不壞,只是,唉。」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