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看著小青捂著Rx房一臉驚羞疑惑,再無懷疑,知道一葉障目湯的確靈異非凡,小青確是看不見他,狂喜之際,眼光卻落在了單如露身上,眼見單如露胸前微微凸起,想:「小妞的xx子比她丫頭的要大,卻不知摸一把是個什麼滋味。」伸手,快要挨著單如露衣服,卻又想:「摸小丫頭,是她有眼無珠,給她個教訓,但再去摸小妞,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了,他日和馬大哥說起,他必以為我是個小色鬼,雖然說人不好色,天絕其後,但若叫馬大哥瞧不起我,那就沒意思了。」想到這裡,手又縮了回來。單如露雙手攏在胸前,完全不知道,自己的Rx房差一點便遭了劫。

  這時紅衣佛與吳飛正鬥到緊處,紅衣佛金鏟先可以遠擊四五丈,這時慢慢回縮,三丈,又縮回到兩丈,大冷天的,光頭上卻冒出汗來。

  「禿驢看來撐不住了,若是烏龜蜈蚣勝,我抽冷子暗算一個,第二個必會留神,這倒是個問題。」戰天風暗暗擔心。

  便在這時,紅衣佛忽地一吸氣,將金鏟倏地一下吸回了腹中,吳飛更不容情,雙鉤揮舞,跟蹤撲下,看看身到丈餘,紅衣佛猛地一聲狂吼,金鏟忽又閃電般射出,吳飛早有防備,身子往後一仰,雙鉤橫架,金鏟擦著鼻尖飛過,戰天風正暗叫可惜,意想不到的事忽然出現,紅衣佛口中竟又射出一把鏟來,卻是一把銀鏟,比金鏟要短小些,大約七八寸長,急射吳飛小腹。

  原來紅衣佛腹中乃是雙鏟,一金一銀,一公一母,稱作陰陽雙鏟,不明底細的人往往只防了金鏟沒防銀鏟,死得不明不白。

  銀鏟去勢如電,吳飛聽得風聲,避已不及,雙鉤急往下一格,撞在鏟柄上,銀鏟一斜,卻仍紮進了他大腿中。

  吳飛一聲慘叫,飛身急退,紅衣佛仰天狂笑,雙鏟回收,便在這時,紅衣佛身下的地面突地往上一拱,鑽出個人來,竟是龜靈子,恰鑽在紅衣佛胯下,雙鉤急伸,一下鉤在了紅衣佛肚子上,剎時便來個大開膛,紅衣佛慘叫著一跳,肚腸全流了出來,自己看著自己堆在地下的肚腸,牛眼鼓大,仰天一跤摔倒,卻就象倒了一座山,震得屋樑上灰塵落了一大片,伴隨著灰塵揚起的,還有單如露主僕的尖叫。

  烏龜有鑽泥的功夫,龜靈子便也學了這一招,紅衣佛與吳飛凝神惡鬥,他便悄悄從龜殼下面鑽了出來,從下面一點一點掘地,悄無聲息的鑽到了紅衣佛身下,趁著紅衣佛得意之際,突然發難,竟是一舉成功。

  眼見紅衣佛倒下,龜靈子也是仰天狂笑,他身高不足五尺,又瘦又小,笑起來聲音倒是頗為高亢,戰天風心中閃念:「趁著烏龜脫了殼,蜈蚣又逃了,正好下手。」便要悄悄掩過去一刀砍下龜靈子的腦袋,卻突見紅光一閃,一下射進了那立在地下的龜殼中,隨即一個腦袋鑽出龜殼,卻是吳飛,吳飛身子一聳,將龜殼撥了出來,雙手雙腳伸出,竟和龜靈子的情形一模一樣。

  他這一下突如其來,龜靈子猝不及防,無法再回到龜殼中,又驚又怒,瞪了吳飛叫道:「姓吳的,你鑽進我的龜殼中做什麼?」

  吳飛嘿嘿一笑,道:「龜兄,不好意思,這靈龜之殼你背了多年,想來也揹累了,借給兄弟背背吧,當然,有好處給你,這小美人我就不要了,龜兄慢慢享用,兄弟先走了。」大笑三聲,便要借遁術掠走,龜靈子臉上忽地現出陰笑,左手捏訣,口中唸唸有詞,喝一聲小,那龜殼霍地縮小,緊緊箍住了吳飛身子,而且還在不斷縮小,吳飛慘叫連聲,腦袋四肢都給擠得直伸出來,倒在地下,連聲求饒道:「龜兄饒命啊,兄弟只是跟你開個玩笑。」

  眼見龜殼縮小到只有原先的一半,吳飛已給擠得面紅耳赤,龜靈子鬆了訣,龜殼不再縮小,龜靈子走過去,嘿嘿冷笑:「開個玩笑,哼哼,飛天蜈蚣,你素來貪心不足,見了任何好東西都想據為已有,所以我才故意暫時不進龜殼裡,就是讓你有機會開玩笑啊,哈哈哈。」大笑聲中,一鉤鉤下了吳飛腦袋。

  而就在龜靈子彎腰鉤吳飛腦袋的當口,戰天風也終於逮到了機會,龜靈子翹起個瘦屁股對著他,即沒有鑽進龜殼裡,也全無提防,此時不下手,更待何時,戰天風躡手躡腳過去,龜靈子似乎聽到背後有腳步聲,他是彎著腰的,便從胯裡往後看,戰天風看到他的兩顆小眼珠子滴溜溜亂轉,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龜靈子靈力或許還比不上紅衣佛,但與戰天風比,那還是強得太多了,但他眼珠子轉得兩轉,卻又往前看了,顯然並沒有看到戰天風,戰天風大大鬆一口氣,信心陡增,便在龜靈子身子將起未起之際,猛一個箭步衝上去,一刀便從龜靈子屁眼裡捅了進去,背上他不敢砍,生怕砍不進啊,他一直以為龜靈子是烏龜精,即便脫了殼也還有軟甲,屁眼那就不同了,便全身是甲,難道屁眼也生塊甲包著?他相信不可能,果然一捅就進,他又盡了全力,龜靈子個子又不高,那一刀從屁眼裡進去,竟從嘴巴裡伸了出來,龜靈子往前一栽,就趴在龜甲上,不動了。

  戰天風這一刀突如其來,事先誰也想不到,誰也沒看見,單如露主僕眼見龜靈子取勝,以為厄運就在眼前,誰知龜靈子突然就栽倒了,屁眼中插著一把刀子,因為戰天風這會兒鬆開了握刀的手,所以單如露主僕能看見了,卻就是不知道這把刀是哪兒來的,正自疑惑,猛聽得龜靈子身邊傳出大笑聲,戰天風的身子隨即顯了出來。

  煮天鍋煮出的這六鍋半湯,若要提前解除,再喝一口鍋中的涼水就可以了,戰天風鬆開刀柄,便是取鍋喝水,這時現身出來,收了鍋,對單如露一笑道:「怎麼樣,單小姐,我說了有本大追風在,你不要害怕的,本大追風沒有吹牛皮吧。」

  單如露看清是戰天風,放下心來,揭起紗巾,道謝道:「多謝本大追風大俠救命之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