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眼看清這和尚的形象,戰天風不由自主就一縮脖子,心底暗叫:「我的天爺啊,這和尚他娘只除非是老母豬,否則怎麼生得他出。」隨又轉念:「紅衣佛,老狐狸沒提起過,卻不知是哪路人物,看樣子是個邪僧。」壺七公雖跟他說了不少江湖上的事,但主要是提及江湖大勢及各大門派,最多是幾個頂尖的如馬橫刀那樣的人物說一下,不可能江湖中的每個人都提,提到刑天道人已是例外,可能是壺七公知道刑天道人和朱一嘴有仇,是他七大災星的事,所以說一下子,紅衣佛這號的,自然是不會說。

  紅衣佛一進店,那女孩子便由丫頭扶著往後退,卻來不及往樓上退,而是向戰天風這面退了過來,香風入鼻,戰天風情不自禁摸了摸鼻子,想:「誰若是抱著這小妞睡覺,久了非得個老鼻炎不可。」同時心中轉念:「這邪僧若要劫色,本大追風管是不管啊?照理說身為大俠,理當路見不平撥鍋相助,但煮天鍋雖靈異,本大追風的胳膊卻實在瘦了點兒,一杖拍下,煮天鍋或者不會破,本大追風的胳膊卻要耦斷絲連了。」莫怪他這會兒起私心,實在是紅衣佛的樣子太嚇人了。

  然而私念剛起,眼前忽地現出馬橫刀那雙平和親切的眼睛,心中一凜:「我今天若做了縮頭烏龜,以後見了馬大哥,說起今日之事,他會怎麼看我?他還會瞧得起我嗎?」念及這點,心中熱血上衝,剎時間下定了伸手救人的決心,心中同時急轉念頭:「大狗熊力大,我就煮鍋連根地母湯喝喝,也不知到底有多大力氣,拼得過拼不過,那蛤蟆一氣湯也要煮一鍋喝,否則萬一挨這大狗熊一拳,腸子只怕都要打扁,天靈地靈師父最靈,師父啊,你千萬保祐這兩鍋湯都靈,否則你弟子今日就要成牌上之靈了。」轉著念頭,便要退回伙房裡煮湯,這時紅衣佛眼光落到那女孩子身上,又是一聲狂笑,叫道:「傳聞單千騎有女單如露,閉月羞花,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你嫁給駝光明那病夫也太可惜了,等於是守活寡呢,不如跟佛爺去吧,包你夜夜快活。」

  「單千騎,駝光明?原來這小妞是千騎社單龍頭的女兒,果然是有點來頭呢。」碼頭酒店,是消息最靈通之處,戰天風在這裡當廚師也有些日子了,這一帶的大勢,自然知道,因此一聽名字,一下就明白了單紫衣的來歷:「但這紅衣佛到底是什麼來頭?即知這小妞來歷還敢起色心,真個色膽包天麼?要不背後也有個大靠山?這一帶別人是不敢來碰千騎社千金的,只有三大幫有這個實力,這狗熊和尚若有靠山,必是三幫之一,卻是哪一幫呢?」

  跑馬鎮東二十里,有一座大湖叫鉅野澤,左由巨水通著騰龍江,右經濁水,通虎威江,最終可直達天安城下。打個形象的比喻,騰龍江伸出一隻手巨水,虎威江也伸出一隻手濁水,兩隻手掌最終在鉅野澤相握,形成一個巨大的拳頭,只不過虎威江伸出的手臂更長些而已。

  鉅野澤中,有三大幫派,青蛟幫,飛叉幫,魚頭會,各有數千弟子,除了這三大幫,鉅野澤中還有一股勢力,陀家,陀家是個大船商,擁有一支數百艘船的龐大船隊,帆影遍及天下。三大幫雖是鉅野澤中的霸主,但陀家影響力巨大,且陀家老主人陀安極會做人,三幫每幫送一成乾股,因此相安無事。

  鉅野澤週遭陸上,當然也還有不少幫會,其中聲勢最大的,便是千騎社,平日千騎社不下湖,三大幫也不上岸,也可以說是井水不犯河水。沒有明顯的仇怨,所以戰天風猜不到紅衣佛是哪一幫的。

  「不管這狗熊和尚是什麼來頭,總之千騎社不好惹,本大追風到不必急於伸手。」戰天風這麼想著,後退的腳步又停下了。

  果然,紅衣佛話未落音,外面已是一聲吼:「紅衣佛休要猖狂,看刀。」正是先前那讓白東家雅間侍候的青衣漢子,飛身一刀劈向紅衣佛,口中同時叫:「小青,扶了小姐從後門走。」

  這青衣漢子飛刀劈向紅衣佛的同時,店外其他隨從也是一齊撲向紅衣佛,紅衣佛身後一時刀光閃耀,至少有十幾把刀攻了上去。

  紅衣佛忽又仰天狂笑,對攻上來的刀光似若不見,直到刀光快到面前,才猛地一聲大吼,卻似天邊打一個炸雷,吼聲中巨大的身軀一轉,同時間禪杖急舞,但聞叮叮噹當一陣亂響,攻上來的大刀片給他連人帶刀一杖盡數掃開,就似秋風掃落葉,就中惟有那青衣漢子功力最高,在杖影中身子一翻,躍高丈餘,復又一刀劈下,戰天風看了他這一刀,暗讚:「這老兄好腰力,了得。」

  讚聲未落,卻見紅衣佛舉杖向天,照著劈下來的刀一杖戳去,刀杖相撞,大刀片立時倒飛,禪杖卻依舊猛戳上去,那青衣漢子在半空中閃避不及,正中胸口,立時給撞飛出去,半空中血光飛濺,不等落地便早死得透了。

  「我的乖乖。」戰天風暗暗咂舌,而被掃得踉蹌飛跌的一眾隨從也都驚呆了,再無一人敢上前。

  紅衣佛牛眼環掃,哈哈一笑,目光重看向單如露,臉上露出淫笑,嘴中咂咂有聲道:「小乖乖,跟佛爺去吧,包你快活。」往前跨一步,右腳再跨,他一步足有常人三步那麼遠,只要再跨得兩步,便可抓到單如露,單如露給那丫頭小青扶著,已靠到牆壁上,除了橫移向戰天風立身處的伙房,再無路可退。

  「千騎社竟再無好手保護他們的千金小姐?這可有點子糟,本大追風便要伸手,湯也還未下肚呢。」戰天風沒想到千騎社一大幫子人,真個連紅衣佛兩杖都擋不住,心中叫苦,正要找個話頭喝住紅衣佛好來煮湯喝,卻見紅衣佛邁出的右腳突地轉向,不是邁向單如露,而是一腳踩向大堂左角,口中同時怒吼:「什麼土鱉兒敢來暗窺佛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