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一醉直到半夜才醒來,練了鍋法刀法,隨後坐息,天明時從功境中醒來,又生起火,將剩下的狗肉再一鍋燉了,心中隱隱盼著馬橫刀還會象昨日般突然間大踏步現身,加倍的用了心,作料也配得更齊,然而狗肉早熟了,馬橫刀卻始終不見現身,直等到天將近午,狗肉都燉得稀爛了,戰天風才終於死心,勉強一飽,收拾上路。

  但西去的心卻沒有了,西去絕域,相再見到馬橫刀可就難了,呆在天朝腹地,說不定什麼時候,馬橫刀便又會大踏步的出現在他眼前。勉強走了幾日,這日到了一座大鎮子,見一家酒樓門前貼了張招大廚的紙,心中念頭一閃:「要不正經的做幾天廚師玩玩?」抬眼看了看那酒樓,還不錯,挺氣派,心中哼一聲:「這酒樓還行,勉強配得上我這未來的天下第一廚。」一揚手,一把就將那紙貼兒扯了下來。

  裡面一個小二一直看著他呢,這會兒就出來了,叫道:「喂喂喂,你這小哥,做什麼呢?」

  戰天風知道小二的意思,廚師一般的形象,都是腰如水桶滿臉紅光再加一個肥豬屁股,他太瘦,而且年紀看上去也太小著點兒,那小二不認為他是來應聘的,還以為他無聊撕紙貼子玩兒呢。

  戰天風眼一翻,手一揚:「你這紙上寫的什麼?」

  「招大廚啊。」

  「那你還問什麼?」戰天風索性翻眼向天:「叫東家來,談談條件。」

  「就你,要應聘大廚?」那小二一臉的不信,但看戰天風牛皮哄哄的,他又有些吃不準,回頭叫東家,裡面出來個五十來歲的胖胖的老者,自然就是店老闆了,其實這店老闆也看到了門外的情形,也是信不過戰天風,看著他道:「你要應聘大廚?你會做哪種菜啊?」

  「廢話不必問。」戰天風一昂頭進了酒樓,酒樓生意不怎麼樣,店堂很大,卻只有兩三張桌子上有人,戰天風走到一張大桌前,那一桌是坐得人最多的,有四個客人,擺了八九個菜,戰天風掃了一眼,心中立時便有了底。廚師手藝的高低,第一看色,第二聞香,第三才是品味,菜上桌,第一眼不能讓顧客眼睛一亮,那就不必要伸筷子,吃飯又好比嫖妓,首先那妓女的臉蛋不能吸引人,再誇床上功夫怎麼好又有什麼用?顧客都沒有脫你衣服的興趣。而這一桌子菜,別說讓人眼睛發亮,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戰天風也不用筷子,就用手捏了一點放嘴裡,一個顧客不明白他的意思,叫道:「你做什麼?」

  戰天風看他:「這菜能吃?」

  「是不能吃。」那顧客苦著臉:「但這一品樓是這鎮上最大的酒家,我待客呢,總不能去那小店子吧,不能吃至少也掙個臉面不是?」

  他這話把跟在戰天風後面的那東家躁了個老臉通紅,戰天風哼了一聲,手一伸,盤子疊盤子,將幾個菜全疊了起來,那顧客要說話,戰天風一搖手:「一杯溫酒,菜就出來,不叫好,你扇我。」也不看那東家,自顧自走向伙房,伙房門口一個四十來歲的漢子,腰粗臉胖一脖子肉,倒有個廚師的樣兒,那菜顯然就是他炒的了,自也看到了店堂中的情形,紅著眼瞪著戰天風呢,戰天風也不耐煩和他說,見他堵著門,一伸手揪著衣服往邊上一扔,道:「一邊呆著去。」

  論個頭,戰天風只有這廚師一邊兒大,但戰天風說扔就扔,便跟扔塊抹布一樣,那廚師本來是要堵著門為難一下戰天風,這時踉踉蹌蹌退到一邊,一張臉脹得通紅,更顯得油光滿面,卻再不敢吱聲。

  那東家看著戰天風,臉上一直有不豫之色,他活了五十來歲,就還沒見過戰天風這麼狂的呢,但看了戰天風這一手,立時就傻了,很顯然,戰天風身上有真功夫,不是那上嘴皮頂天下嘴皮撐地除了嘴還是嘴的嘴上把式。

  戰天風存心露一手,進伙房,也不用伙房中的傢伙,直接用煮天鍋,作料也從裝天簍中拿,三下五除二,一個菜出鍋,小二端出去,剛放下呢,第二個菜得了,小二忙往回跑,第二個菜到桌邊,第三個菜又得了,那東家和那廚師在一邊看傻了,別的不說,光這速度就不得了,況且菜就在他們眼前端過去,看著就眼睛發亮,聞著更是口水直流,不用說絕錯不了,而事實上顧客早已讚不絕口。

  這邊菜沒上齊,另幾桌客人已一片聲要求換菜,外面有看熱鬧的,看了這般奇景,也紛紛點菜來吃,不一時,空空的店堂竟就坐滿了,戰天風將一切聽在耳中,心中得意,大顯身手,憑著菜譜上所學,藉著煮天鍋之助,花樣翻新,卻又神速無比,一個個菜流水價上來,無時滿堂飄香,一片讚聲不絕,那東家一張嘴便沒合攏過,沒辦法,上嘴唇實在是找不著下嘴唇了。

  不等戰天風出來,那東家主動進了廚房,幾乎是求著戰天風一定留下,這鎮上廚師從沒有超過一月五錢銀子的,但給戰天風的是十倍,五兩,年底還有花紅,戰天風一路牛皮哄哄,卻也沒想過有這麼高的價兒,因為龍灣鎮上最好的廚師一個月也不過半吊錢呢,自然是連忙應了,心中更是得意,卻又在心底哼了一聲,想:「本大追風可是天廚門這一代的惟一傳人,天下第一絕頂廚師天廚星的掌門大弟子,這個價說來還寒磣了呢。」

  東家姓白,小二姓王,先那廚師姓肖,也留下了,洗碗關門打雜。這鎮子叫跑馬鎮,正當著交通要道,來往人多,食客自然也多,都知道一品樓來了個小神廚,任什麼菜都會做,且樣樣色香味俱全,一傳十十傳百,一時食客如雲。客多銀子多,白東家樂,王小二肖胖子也樂,人多小二累,肖胖子更由大廚降為打雜,為什麼還樂?加工錢了啊。人活一世,誰不是見錢眼開啊,因此個個把戰天風財神一樣捧著。洪家莊人人讚,還有點子水份,這會兒可是實打實的,因此戰天風心裡是加倍的高興,也真正的理解了朱一嘴為什麼會迷上做菜的原因,心中想:「原來當廚師也可以這麼風光的,難怪師父到死都還想再做一席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