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當下便從第一式練起,他先前練過鬼刀,已有基礎,氣脈周天通後,不但精力更加充沛,手腳也比先要靈活得多,學起東西來也更快,一個下午,差不多就把第一式學全了,雖是半生不熟,到也有了個樣兒。

  天黑,肚子餓起來,又回來,伙房裡還有一塊肉,便翻到紅燒肉一頁,學著做了一碗紅燒肉,自己覺得比往日吃過的所有紅燒肉都要美味得多,一時大讚自己:「看來本窮少爺做菜還真有點子天賦。」信心由此大增。

  吃了飯,再練一會兒鍋法,想起鬼刀,也練了幾趟,又來練九轉回鍋氣,卻怎麼也覺得不得勁,心念一動,想:「且到蒸蘢裡練練看。」

  伙房雖倒了,灶台蒸蘢什麼的還是好好的,清一清燒起火來,上了氣再加一灶柴,自己爬進蒸蘢裡,蓋上蓋板,深吸一口熱熱的蒸汽,果然覺得氣感大增,一時又是欣喜又是好笑,想:「這九轉回鍋氣原來真的要在蒸蘢裡練才見效,天下功法之怪,他老人家該數第一了。」又想:「我師父肯定不是包子精,但創此功的人,我敢肯定不是包子精也一定是饅頭精。」胡思亂想著,身上熱起來,當下凝神練功。慢慢的灶冷了下去,氣也沒了,戰天風也懶得出來,便就在蒸蘢裡睡了一覺,天明起來,想到朱一嘴讓他也練練聽濤心法的話,便把聽濤心法練了一遍,隨後練鍋練刀學做菜,一天下來,倒是忙忙碌碌的。

  第三天下午,洪仁帶了一庄老小回來了,見了戰天風,跪倒一地拜謝,謝他趕走了一陽子妖道,他們不提,戰天風還真忘了一陽子這一碼事了,裝迷糊一問才知道,原來一陽子帶了女徒棄觀逃跑了,戰天風聽了暗樂,想:「一陽子肯定是看到了刑天道人做的標記嚇跑的,好,倒免了本窮少爺動手。」這個啞迷他自然是不打破的,卻道:「有件事現在要說一下,我叫戰天風,不是什麼玉面小追風,先前怕我名頭太大嚇走了妖道,所以將錯就錯,這會兒沒事了,可以說了,以後大家就不要叫我什麼風少俠了,叫戰少俠吧,我的外號嘛,這個,那個——。」一時沒想好,想:「我先打個哈哈。」果真嘴裡打個哈哈,說道:「本來不能告訴你們的。」一面腦子亂轉,一下子手觸到鍋柄,心中一動,道:「不過告訴你們也沒關係,本少俠的外號乃是神鍋大追風,怎麼樣?嚇人吧?」

  「原來是神鍋大追風少俠。」洪仁點頭:「這名頭果然比什麼小追風要威風得多了。」眾人一齊點頭,那洪梁尤其歡喜,道:「想不到我歪打正著,認錯了小追風,卻認來個大追風。」

  戰天風先還有些惴惴,見眾人個個點頭,便有了信心,自己在心裡念了兩遍:「神鍋大追風戰天風戰少俠,嗯,不錯,響亮,威風,以後本少俠就是神鍋大追風了。」

  洪仁屋子幾乎全毀了,但趕走了一陽子救了女兒,心中高興,歡歡喜喜重起大屋,全庄人自然都來幫忙,一則洪仁挽留,二則戰天風自己也想留下來練功,於是便自薦當伙夫給大家伙煮飯炒菜,洪仁哪肯要他當伙夫,但戰天風說他就愛炒菜,順便就說起了朱一嘴的事,朱一嘴隱身此地,沒有人知道,戰天風想著也不必說破師父真身,便只說是拜了朱一嘴為師,學了幾個菜式,正要操練操練呢,讓他做伙夫他就留些日子,不讓做立馬走人,他這麼說,洪仁只得讓他做了。

  真個做起了伙夫,戰天風樂了,每日照著菜譜,換著花樣做菜,頭十來天功夫不到家,花樣雖多,配料雖足,但火候老掌握不好,不是沒熟透,便是有些焦,滋味其實一般,但他在洪家莊人眼裡,那是趕走妖道的大恩人,他炒的菜,洪家莊人哪個會說不好吃,交口稱讚,鄉下人實誠,不象戰天風這等街頭混的,一張油嘴馬屁翻新,只會兩個字,好吃,要不再加兩個字,真是好吃,但幾百口子人齊聲這麼說下來,便是謊言也成了真理,直聽得戰天風整日裡眉開眼笑,受到鼓勵,便更加上心琢磨,到二十來天後,便真個越做越好,這會兒輪到洪家莊人吃得眉開眼笑了,自然更是好評如潮。

  做菜有閒,便勤奮練功,兩種功夫,分為早晚,白天就著煮飯的蒸汽練九轉回鍋氣,神鍋大八式則就著炒菜便練了,這不是偷功減料,天廚門這神鍋大八式還真就是要邊炒菜邊練進境才快,晚間閒下來,便練鬼刀和聽濤心法。

  聽濤心法只對三個大關有說明,就是通氣脈周天丹道周天及出元嬰,其它小的進鏡都沒有說,因此戰天風也不知進境如何,只知道坐息的時間越來越長,有時候從功境中醒來,天都快亮了。

  而九轉回鍋氣說得就很詳細了,九轉回鍋氣氣分九層,最高境界,深吸一口氣,能連通九次週天,靈力也就可以於一呼一吸中連發九波,說白了,就是一拳打出,正常情況下只能發一次力,而九轉回鍋氣卻能連發九次力。朱一嘴先前助戰天風打通氣脈周天時,通一次週天要呼吸幾次,但練得二三十天,一吸上,一呼下,一呼一吸間竟就可以通一次週天了,這便是練成了九轉回鍋氣的第一轉。

  戰天風知道自己大有進境,心中高興,這天做菜時,因為刀離得遠了點兒,也不知如何,手就那麼虛抓了一下,心中只有那麼一個念頭,誰知倏的一下,那刀竟自動飛到了他手裡。

  那會兒戰天風可真個是呆了,一顆心怦怦直跳,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驅物,我可以驅物了,真的假的?」好半天不敢動,然後慢慢的放下刀子,退開兩步,再試,那刀又是倏地一下飛到了他手裡。

  「是真的,我真的能驅物了。」戰天風狂喜大叫:「爹啊,娘啊,師父啊,老天爺啊,灶王公公啊,我的靈力成了,我真的能驅物了啊。」喜得在廚房中連翻了七八十個跟頭,再試,卻還不穩定,時靈時不靈,同時他發現,靈力這東西不象肢體的蠻力,急不得,越急越用力它越不靈,反而漫不在乎有意無意的去試,卻是百試百靈,而且這時靈力也弱,只能作用到三步左右,超過五步就絕對不管用,東西太大了也不行,那蒸蘢蓋板就無論如何也掀不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