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滴一滴血做什麼?」戰天風大是不解,伸指頭到嘴邊,卻又不咬,道:「朱老,咬破指頭好痛的,為什麼一定要滴一滴血呢?」

  「臭小子。」朱一嘴惱了,一把抓著戰天風的手就在自己胸前透出的劍尖上劃了一下,戰天風頓時大叫起來。

  「不要跟殺豬一樣叫了。」朱一嘴喝住他,道:「附耳過來,教你個訣,血滴上去後便念這個訣,你便是煮天鍋的主人了。」說著湊到戰天風耳邊說了口訣。

  戰天風先前就在羨慕朱一嘴這鍋子是件好兵器,聽說自己可以做這鍋子的主人,狂喜,也不叫了,用心記了朱一嘴教他的咒語,同時把血滴在了鍋柄銅環上,血滴上去,倏一下進了那怪獸的嘴,鍋子裡同時發出一聲異嘯,戰天風猝不及防,倒嚇一大跳,看了朱一嘴道:「它叫什麼?是不喜歡我嗎?」

  「不是。」朱一嘴搖頭,嘆了口氣道:「它叫的意思,是認識你了,跟你打招呼呢。」語氣竟是有些發酸。

  「這樣啊,鍋兄你好,啊,不對,你們年紀一般都比較大了,我叫你鍋爺爺吧。」說著伸手握住了鍋柄,記起先前朱一嘴彈一下鍋中便有半鍋水的事,忍不住輕摸那銅環,看朱一嘴道:「朱老,我見你先前彈一下就有半鍋水,這煮天鍋還真是奇異呢?」

  朱一嘴點頭,道:「此鍋靈異非凡,老夫一生得此寶助力極多,不過現在時間無多,老夫先把六鍋半湯傳給你,這個最重要,其它零碎,呆會再說。」

  「六鍋半湯?」戰天風呆了一下,迷惑的看著朱一嘴道:「是什麼?是湯嗎?就是鍋子煮出的那種湯?」

  「對。」朱一嘴用力點頭:「就是鍋子煮出的那種湯。」

  「湯有什麼重要的。」戰天風越發迷惑起來。

  「一般鍋子煮出的湯,自然沒什麼了不起,但煮天鍋煮出的這六鍋半湯,卻有著非凡的妙用。」朱一嘴看著戰天風,一臉嚴肅,老眼中更是精光熠熠。

  「一鍋湯能有什麼非凡的妙用?」戰天風心中嘀咕,但看朱一嘴不象開玩笑,忙凝神聽著。

  「這六鍋半湯,各有名字,第一鍋叫連根地母湯,第二鍋叫蛤蟆一氣湯,第三鍋叫耳聰目明湯,第四鍋叫一葉障目湯,第五鍋叫金蟬脫殼湯,第六鍋叫九死還魂湯,至於那半鍋,名為江山美人湯,此湯有配料而無主料,口訣也只有半句,我自己也沒學全,所以只稱為半鍋。」朱一嘴說到這裡,語氣頗有遺撼之意。

  本來說一鍋湯能有什麼什麼了不起,戰天風就覺得十分搞笑,聽了這六鍋半稀奇古怪的湯名,更是想大笑出來,但看朱一嘴神情十分嚴肅,只得強忍著,心中轉著念頭,問道:「朱老,卻不知這六鍋半湯都有什麼妙用。」他這話問得正經,其實後面還有半句,那半句是:「喝了是可以救腸子的命呢還是可以讓屁逃生?」

  「妙用無窮。」朱一嘴點頭,道:「喝了第一鍋連根地母湯,可藉天地之力,只要你的雙腳不離開地面,你的力量就可以陡增十倍,僅以力論,絕對天下無敵,不過雙腳若離地就會大打折扣了。」

  「喝了這鍋湯力量天下無敵?」戰天風一下子張大了嘴巴,不信的道:「真的假的。」

  「老夫豈會跟你開玩笑。」朱一嘴哼了一聲,道:「喝了第二鍋蛤蟆一氣湯,肚中生出蛤蟆氣,可挨重力擊打而不傷。」

  「就是說喝了這第二鍋湯可以挨打?」戰天風眼光越發亮起來,叫道:「這個好,以後打架,先熬鍋湯喝了,盡他怎麼打去,我手都不還。」

  「只想到挨打,沒出息的小子。」朱一嘴撇了撇嘴,續道:「喝了第三鍋耳聰目明湯,眼耳之力也是陡增十倍,平時最多看十里地的,這時便可看一百里,耳力自然也是一樣。」

  戰天風力氣不行,耳朵眼睛倒是一直賊靈,因此感覺不出這湯有什麼用,想了半天蹦出一句道:「這湯也不錯,走夜路不怕摔跤。」

  朱一嘴差點要給他氣死,不過這會兒沒時間生閒氣,只是瞪他一眼,道:「那這第四鍋一葉障目湯你小子一定喜歡,所謂天大地大沒有眼皮子大,然而眼睛雖可察天看地,小小的一片樹葉卻可以讓它什麼也看不見,此湯之名便取意於此,喝了此湯,別人便一葉遮目,再也看不見你。」

  「喝了這湯別人看不見我?那可真是太好了,簡直絕妙啊。」戰天風一時間手舞足蹈。

  朱一嘴斜眼看著他:「什麼絕妙?你小子想到什麼了?」

  戰天風衝口而出:「喝了這鍋湯,那任我幹什麼別人都看不見啊,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吃燒雞拿就是了,那店東還以為是狐仙吃了呢,還要給我燒香叩頭。」

  「臭小子。」朱一嘴終於再忍不住,猛的在戰天風腦袋上敲了一下:「我就知道你小子第一個想到的必定是偷東西,真是氣死老夫了。」

  戰天風不好意思起來,摸著腦袋道:「不是打小餓怕了嘛。」

  「沒出息的傢伙。」朱一嘴哼了一聲,道:「不過你別想得太美了,這六鍋半湯雖有無窮妙用,但時效有限,都只有半個時辰,你小子要做賊也可以,手腳要快,可別吃著燒雞給人逮著了,那時別人可不是給狐仙叩頭,而是要火燒黃鼠狼了。」

  「只有半個時辰的效力?」戰天風大是失望:「那也太短點兒。」

  「想要時效長,就要靠你小子自己努力了,湯有奇效,煮天鍋的力量佔一半,另一半便是訣的力量,你小子功力越深,訣的力量也就越強,相應的湯的力量也就越強了,若你現在這點子功力,只好瞞得一般人,靈覺稍深一點的玄功好手,雖看不到你,你一近身,他立即便會生出感應,你還是跑不了。」

  「這樣啊。」戰天風嘆氣:「原來喝個湯也要出身毛汗才行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