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你小子雖然愛吹牛騙人嘴巴還不乾淨,但心腸其實不壞。」朱一嘴摸摸他頭,嘆了口氣,道:「不過你還是別急著哭吧,聽我說完了話,到時只怕你又要罵我了。」

  「罵你,為什麼?」戰天風搖頭:「不,不會的,我真的不會再罵你老了,心裡也不會。」

  「先前常在心裡罵是不是?臭小子。」朱一嘴呵呵笑,牽動傷口,一陣咳嗽,咳出一口血來,伸袖擦了,又嘆了口氣,看了戰天風道:「戰小子,實話跟你說吧,我把鬼牙裝在你身上,並沒有安好意,只是想利用你一下而已,鬼牙在你身上,有百害而無一利,象你剛才發了兩枚鬼牙,差點就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他這話讓戰天風吃了一驚,道:「為什麼?」

  「鬼牙並非善物,誰要想利用它,必須要付出代價,裝在你身上,平時你就要用精血養著它,這個還算好,最要命的是你要用它時,它就會百倍的吸你的精血,象你這樣的,剛剛打通氣脈周天,聚了一點點氣,還不夠它一口,知道先前進蒸蘢時為什麼全身發冷嗎?因為老夫在湯裡放了寒心魚眼,寒心魚眼為至陰之物,與蒸蘢中的熱氣相合,陰陽相生,可大增你的功力,同時那湯裡同時還融進了老夫的功力,所以才能一下子打通你的氣脈周天,老夫之所以要下這麼大本錢,就是為了你小子裝上鬼牙後,能夠有連發兩枚鬼牙的能力,你現在只是覺得全身空蕩蕩沒有力氣,那便是老夫的功力加上寒心魚眼的功勞,否則在放第一枚鬼牙時,你的精血便已被鬼牙吸乾了。」

  「那我以後豈不是再不能放它了?」戰天風看看自己的手臂,傻了。

  「那也不是絕對不能。」朱一嘴搖頭,道:「鬼牙現在可以一口氣吸乾你的精血,是因為你的精血是散的,自己無法控制,到你打通丹道周天,全身氣血凝結成丹,鬼牙便吸不動了,不過即便到了那時,鬼牙也不能多放,因為無論如何,你要役使它替你效力,就一定要給它好處,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那樣的好事是沒有的,你放一次,自己的精元就要折損一次,所以如果能不用它,最好不要用。」說到這裡,朱一嘴略一猶豫,道:「還有一點,也跟你說了吧,雖然我相信你沒有練成元神的可能,不過那也說不定。」

  看他吞吞吐吐,戰天風心中不由一緊,道:「還有什麼妨害,你說就是了。」

  「也不是什麼妨害。」朱一嘴搖頭,道:「裝在你兩臂上的鬼牙,看上去似乎是兩枚,其實左四右五,總共有九枚,九鬼門之名,便由這九枚鬼牙而來。」

  「有九枚?這麼多啊。」戰天風看自己雙臂,雙臂上都只有一點隱隱的一點白影,朱一嘴若不說,他還真以為就是左右各一枚呢。

  「是九枚,你現在感覺不到,但若有一日你能練成元神,那就能清楚的感覺到了,到那時你要注意。」朱一嘴說到這裡,咳了兩聲,吐出一口血,續道:「無論如何,不可把九枚鬼牙做一次全放出去,即便你練成了元神。」

  「為什麼?」戰天風奇怪的問:「元神不是很厲害嗎,我若真練成了元神,可以用元神御使鬼牙啊,難道元神也控制不了鬼牙。」

  「以元神御使鬼牙,當然威力更增,但九鬼門有句話,九鬼齊發,毀天誅神,九枚鬼牙一齊放出的力量,幾乎沒有人可以抵擋,但在毀滅別人的同時,放鬼牙的那人也同樣會神魂俱滅,這就象放鞭炮,鞭炮可以傷人,但傷人的同時也炸碎了自己。」說到這裡,朱一嘴看著戰天風,道:「小子,不要不信,雖然我很懷疑你有練成元神的可能,但還是要提醒你,萬一元神有成,千萬不要去試九牙齊發,鬼牙為九鬼門立門之寶,可九鬼門為什麼要把立門之寶封在鬼牙石裡呢,就是因為九鬼門中有一位前輩在練成元神後輕放鬼牙,九牙齊出,結果自己神形俱滅,後輩弟子因此才將鬼牙封了,立下靈咒,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放出鬼牙。」

  「九鬼齊出,毀天誅神,了不起,厲害。」戰天風摸著雙臂,兩眼放光,朱一嘴將他的神情都看在眼裡,微微搖頭,心中暗叫:「還以為這小子會哭著喊著怪老夫騙了他,不想他倒當成了個新鮮玩藝兒,還喜歡上了,也罷,這小子心眼也不算太小,相遇著也是緣份,煮天鍋和那六鍋半湯,便傳了他吧。」

  「老夫一生從不欠人,這次騙你裝上鬼牙對付刑天道人,算是欠你小子一個人情,小子,說說看,要老夫怎麼還你?」朱一嘴說著定定的看著戰天風眼睛。

  「朱老說什麼話來。」戰天風忙搖手,道:「路見不平,撥刀相助,理所應當嘛,我雖然只是在街頭混的,也講個江湖義氣,何況你老還助我打通了氣脈周天不是,我還落了好呢。」

  朱一嘴只是再試一下戰天風,本來只要聽到戰天風沒什麼怨怪的話那就行了,沒想到這小子人小鬼大,竟是滿口的什麼江湖義氣,一時大是好笑,卻怕牽動傷口,不敢笑出來,點點頭學了戰天風的話道:「即如此,我兩個江湖相見,也是緣份,老夫一生沒別的本事,就會燒個菜,卻不知你願學不願學?」

  「燒菜?」戰天風愣了一下,若是什麼玄功術法,那他是滿口答應了,但學著燒菜可真不願意,但一眼看到朱一嘴胸前透出的劍尖,立時就點頭道:「願學,不論你老有什麼心願,小子總替你老辦了就是。」

  朱一嘴倒沒注意他話中的意思,點點頭,道:「老夫的九轉回鍋氣你已經會了,此功最終的成就確實比不上聽濤心經,但前期的進境要快得多,你兩樣一起練,該當有點子助力,除了這個,老夫便只有這隻鍋子了。」朱一嘴說著將鍋子舉起來細細看了兩眼,放到戰天風面前,道:「此鍋名為煮天鍋,極有靈性,來,小子,咬破左手中指,滴一滴血到這裡。」朱一嘴指著鍋柄上的銅環,戰天風這才注意到,鍋柄尾部其實是一個獸頭,怪模怪樣的,也不知是隻什麼東西,銅環就叼在那怪獸嘴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