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變化不但戰天風沒想到,便是刑天道人也沒想到,兩個腦袋齊聲怪叫,似乎是要召斷魂鉤回去,但斷魂鉤卻只在鍋裡不絕作嘯,竟是回不去,刑天道人驚怒交集,兩個腦袋左右攻上,同時間左手一揚,那股黑氣便向朱一嘴鍋中射過來,中途化作一隻手的模樣,看情形,竟是要到鍋中去把斷魂鉤撈出來。

  「進我鍋中,有去無回。」朱一嘴放聲大笑,猛地將鍋子脫手甩出,鐵鍋旋轉著直向天上飛去,那股黑氣也兜尾追去,黑氣是從刑天道人手中發出,本來有海碗粗細,這時越拉越長,也越拉越細越拉越薄,拉得數十丈,已不成形,刑天道人控制斷魂鉤的便是這股黑氣,黑氣一散,再無法救得斷魂鉤,身子又不能追出,因為兩個腦袋必須死死纏著朱一嘴啊,他雖是身首分離,但其實是分而不離,超過一定距離,頭身俱死。

  刑天道人一身兩頭對著朱一嘴一口鐵鍋,本來是占著上風的,纏鬥下去,也一定能贏,取斷魂鉤,只是想快點取勝,不想反摺了自己寶貝,一時間又驚又怒,但見朱一嘴手中沒了鍋子,卻又一喜,兩個腦袋左右齊上,朱一嘴雙掌分拒,兩個腦袋忽地一齊張嘴,同時吐出一條紅舌頭來,竟是長及丈餘,同時纏住了朱一嘴的雙手。

  「娘啊,戲台子上常見那鬼可以吐出老長的紅舌頭,原來是真的啊。」戰天風大吃一驚,差點叫出聲來。

  朱一嘴似乎也想不到刑天道人還有此怪招,一驚之下雙手齊縮,卻正在刑天道人算中,順著他這一扯,兩個腦袋齊射過來,且同時間大張開口,焦黃的牙齒在月光下反射著微光,更增恐怖,腦袋前飛,舌頭卻扯緊,等於朱一嘴的兩隻手都給綁住了一般,只能往兩隻嘴裡送,根本無法掙脫,眼見朱一嘴的兩隻手同時要被咬住,朱一嘴猛地變招,雙手改後扯為前送,一擰一送,堪堪從兩張嘴邊繞過,卻一下子同時抓住了兩個腦袋上的頭髮,同時間一聲暴喝:「放。」

  他兩個奇招迭出,戰天風都差點看呆了,聽得朱一嘴打雷般一聲喝,才想起要自己幫手的話,慌忙間猛一蹬腳,將蓋板連同板上的瓦片一齊蹬飛,跳起身來,不想心急之下沒站穩,蒸蘢中又有些打滑,撲的便摔了個惡狗搶屎,幸虧腦袋是對著鬥場的,手忙腳亂間也不及起來,索性便雙手前指,捏了劍訣,大約對得準了,念個訣,一聲放,只覺雙臂猛地一脹隨即一空,感覺兩股巨大的力量從指間急射出去,這兩股力量是如此的巨大,那一瞬間,戰天風的整個身子似乎都放空了一般,眼前竟是一黑,在極短暫的時間裡,什麼都看不見了。

  聽到朱一嘴那一聲放,刑天道人便覺不妙,但頭髮給朱一嘴死死揪住了,朱一嘴功力雖不如他,相去也是極微,又是預有準備,全身的功力都運上了,刑天道人在急切間哪裡能夠掙脫,而鬼牙又是勢如閃電,戰天風還真瞄準了,一中眉心一中鼻樑,都是對穿對過,現出四個血洞,刑天道人兩個腦袋齊聲慘叫,七竅流血,有似泉湧,實在無法想象,那一個腦袋裡怎麼可能藏得下那麼多血。纏在朱一嘴手上的兩根紅舌頭也軟軟的搭拉了下去。

  戰天風只是昏眩了一下,隨即便清醒了過來,卻仍覺身體裡面空蕩蕩的,那情形就彷彿一間被搬空了的空屋子,不過他這會兒也來不及多去想自己,擔心的是有沒有打準,刑天道人是不是死了,一抬眼看到刑天道人兩個腦袋的慘狀,顯然是打中了,這才放下心來。

  「臭小子,真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這種關健口上竟能摔跤,真有你的。」朱一嘴嘴中罵罵咧咧,胖臉上卻已是一臉笑,把刑天道人兩個腦袋一齊扔開,向天舉手,召回還在半天中打轉轉的鐵鍋,便在這當口,刑天道人的身子突然閃電般撲上來,一劍便從朱一嘴後背心插了進去。

  「朱老。」戰天風驚呼一聲,想再放鬼牙,偏偏朱一嘴攔在前面,想爬起來繞到一邊放,卻是怎麼也爬不起來。

  朱一嘴知道刑天道人邪術主要在兩個腦袋上,認定只要腦袋完了,刑天道人也就完了,身子起不了什麼作用的,因此根本沒去防備,再想不到刑天道人身子竟仍是能動,一時間驚怒交集,掙開一步,轉過身來,這時鐵鍋剛好飛回,他正要凝聚最後功力拼死一擊,卻突然覺出了不對,只見刑天道人身子一陣亂顫,從脖腔裡竟又鑽出一顆腦袋來,只是比先那兩顆腦袋要小得多,而且血淋淋地,就象是還沒長成的嬰兒腦袋,不過眼耳口鼻卻已俱全,這時睜開眼來,看著朱一嘴狂笑道:「朱一嘴,你沒想到我的第三個腦袋又長出來了吧,只可惜還未長全,可惜啊,不過至少和你拼了個同歸於盡。」說到這裡,放聲長笑,笑聲中那腦袋霍地一跳,竟從腹腔中跳了出來,和先那兩個腦袋一樣,虛空飄著,但七竅中卻不停的有血流出來,而且在空中停不穩,晃晃盪盪,終於慢慢的落到地上,一沾土,再往上一崩,崩起尺許來高,再落下,滾得兩滾,不動了,這個腦袋一落地,刑天道人身子仰天一跤跌倒,脖腔裡的血咕碌碌放出來,再不動彈。

  戰天風竭力掙扎之下,終於掙了起來,一步一步走到朱一嘴面前,雙手仍是捏著劍訣,指著地下的刑天道人。

  朱一嘴看一眼戰天風雙手劍訣,道:「妖道死了,千萬不可再放鬼牙。」他身上還插著刑天道人的劍,這一開口說話,胸口頓時鮮血直冒,身子也搖搖欲墜,戰天風忙鬆了劍訣伸手去扶,自己卻也沒什麼力氣,兩個一起坐倒在地。

  「朱老,我給你把劍撥出來,要不——。」戰天風還想掙扎著起來,朱一嘴卻一把抓著他手,搖頭道:「不必,沒用了。」

  戰天風吃了一驚,急道:「朱老,你的意思是——?不可能吧,你又會法術又會飛,這麼挨一劍難道就——?」

  「只除非是養成了元嬰,元神不滅,身便不死。」朱一嘴苦笑一聲:「但我朱一嘴苦熬七十年,也只是熬成一粒小小的丹而已,又怎能挨得下刑天道人這透胸透背的一劍,七大災星自吹自擂,其實誰也沒能練成元嬰,都只不過是江湖中二流的小人物而已。」

  「朱老——。」戰天風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