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先不管蒸不蒸,戰天風只覺兩臂痛徹骨髓,高聲慘叫道:「痛死我了,痛死了啊。」

  聽得他慘叫,朱一嘴卻並無半點可憐之意,反而大叫道:「鬼叫什麼?痛不死的。」

  「我的兩隻手都斷了啊。」戰天風這話不是賴皮,他是真的感覺到兩隻手好象都斷了。

  「沒有斷。」朱一嘴吼。

  「是斷了啊,真的斷了。」戰天風痛得眼淚鼻涕一齊流了出來。

  「我說沒斷就沒斷。」朱一嘴眼睛瞪圓了,怒道:「再鬼叫,我真個把你兩隻手都砍了,再給你弄兩隻狗爪子來接上。」說完這一句,撲通一聲蓋上了蓋板,同時在外面吼道:「凝神練功,不想去想你那兩隻狗爪子,慢慢的自然就不痛了。」

  他這麼兇神惡煞,戰天風沒辦法,心中自然又是死胖子臭胖子胖子壓胖子的罵不絕口,卻也不敢從蒸蘢裡出來,只有依言凝神練功,他看不見,全然不知道朱一嘴在蓋上蓋板後,雙腳竟是不絕的發起抖來,慢慢坐到灶邊,一張臉慘白如紙,好半天才恢復了一絲血色。

  戰天風凝神練功,周天運轉,漸漸地的便忘了痛,也不知過了多久,忽覺兩臂上齊齊一跳,隨後便感覺手臂裡面脹得厲害,就生似有人在裡面吹氣一般。

  「不痛了卻又脹,這是搞什麼鬼?鬼牙石好象全化在了那血水裡,卻不知裡面的鬼牙化了沒化?莫非是鬼牙沒化淨,這會兒做起怪來了?」戰天風又驚又疑又怕,心中打鼓,耳中卻忽聽得朱一嘴的聲音道:「小子,現在兩臂很脹是不是?不要怕,因為老夫將鬼王雙牙裝在了你雙臂上,鬼王雙牙威力極大,你功力又太低,所以有點子脹,不過沒關係,不要疑神疑鬼。」說著揭開蓋板,讓戰天風出來。

  「你老把鬼王雙牙裝在了我手臂上。」戰天風看看兩隻胳膊,失驚大叫:「那他們會不會在裡面咬我的肉吃啊,這下死了,我兩隻瘦胳膊兒,可經得他們幾頓嚼啊?」

  「放屁。」朱一嘴罵:「裝在你胳膊上的鬼牙,怎麼會咬你的肉吃,那你自己的牙齒為什麼不咬你的肉吃,真是豈有此理」

  「我的牙齒倒是不咬我的肉吃,雖然隔三岔五的也在舌頭上逮個一口兩口的,那不過是兄弟不和,偶爾打架而已,算不得數。」戰天風轉著念頭,心中略安,卻又想:「他裝兩個鬼牙在我胳膊上,這是為什麼?」不等他下定決心問是不問,朱一嘴已先開口道:「老夫打不過刑天道人,所以耗費功力把鬼牙裝在你小子手臂上,讓鬼牙助老夫一臂之力,你小子不要多想,現在凝神定意,聽老夫教你放鬼牙之法。」

  「原來鬼牙裝在手臂上是還可以放出去的啊,鬼王之牙威力極大,卻不知放出去了還能不能回來啊。」戰天風一時間又驚又喜,先前害怕,這會兒倒是捨不得了,當下凝神聽朱一嘴說。

  朱一嘴教了放鬼牙之法,頗為簡單,就是雙手捏成劍指,然後念一個訣,鬼牙便可放出,指哪打哪,朱一嘴先讓戰天風學會了正確的捏劍指之法,然後讓他鬆開劍指,再把訣教他,看戰天風背得熟了,朱一嘴道:「到時我和刑天道人相鬥,會雙手揪住他的兩個腦袋,那時我大喝一聲,你就從蒸蘢裡跳出來,雙手指著他兩個腦袋,將鬼牙放出去,射死了刑天道人的兩個腦袋,刑天道人也就死了,不過你小子手法可要準,可別一鬼牙射破了老夫的腦袋。」

  「鬼牙這麼厲害?連你老也受不了鬼牙一射?」戰天風又驚又喜。

  「廢話,鬼牙當然厲害,給它射中了,絕對有死無生,否則老夫用得著花這麼大心血裝在你小子胳膊上嗎?」朱一嘴冷哼。

  戰天風更喜,想到一事,道:「但鬼牙一放出去是不是就沒有了,他還會回來嗎?」

  「怎麼著小子,先前鬼叫連天,這會兒知道了鬼牙的厲害,又捨不得了是不是?」朱一嘴嘿嘿笑。

  戰天風不好意思的搔頭,道:「你老人家別見笑,不是小的貪心,實在是我人小力弱,給人欺負慣了,若有了鬼牙這厲害武器在身上,那就不怕人欺負了不是。」

  「放心吧小子。」朱一嘴在他後腦上拍了一記,道:「射出去的只是鬼牙的靈力,它的本體給老夫血印牢牢封在你小子手臂上,那是絕對跑不掉的,而且還有一宗好處,你小子若是跟人打架,被人把手砍了下來,鬼牙的邪力也能自動將你的手臂接上,不過接時你小子要注意了,要接正,若接反了,弄成個易如反掌可莫怪老夫言之未預。」

  「太好了。」戰天風狂喜大叫,復又拜倒,用力叩了兩上響頭道:「你老又傳我奇功又給我裝鬼牙,小子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老了。」

  「不必叩頭,謝也不要謝,你小子只要不罵老夫就好了。」朱一嘴冷笑。

  「不會不會。」戰天風忙叫:「我怎麼會罵你老,若罵了你老,讓小子的牙齒個個生不如死,斷子絕孫。」這誓也是他在街頭說慣了的油嘴兒,乍聽起來好象是個很重的誓,其實純粹是油嘴,牙齒本來就是死的,怎麼可能生不如死呢,斷子絕孫更是不知從哪裡說起,但不明白其中機峰的人,一時半會哪裡想得到。

  「你老人家莫怪,先前罵了你老,不是不知道嗎,反正罵人也不痛,你老人家就不要放在心裡了吧。」戰天風心中低叫,想到從此有鬼牙在身,而且鬼牙威力之強,刑天道人朱一嘴這樣的高手射中了都是有死無生,一時間真的只想放聲大叫出來。

  「本窮少爺從此就是屬螃蟹的了,到哪裡都可以橫著走,誰敢惹著我,唰,給他一鬼牙,看他死不死?哈哈。」這麼想著,兩臂上的脹痛好象也不痛了,甚至更痛些才好,因為脹得越厲害說明鬼牙的邪力越大,以後用起來威力也就越大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