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聽濤心經中於練功的境界說得明白,由凡入仙,主要有三關,一關是通氣脈周天,通時真氣如輪,在身周循壞流轉,至此已可進行靈力的練習,雖還不到能藉遁術飛行的境界,但只要勤練,便可擁有基本的驅物的能力,其力雖弱,但至少是入了門。

  第二關是通丹道周天,氣脈周天通後,真氣於腹中凝結成丹,丹滿飛升,打通丹道周天,此時真氣不但只是在身體內循壞流轉,還可收天地之氣,提契陰陽,呼吸天地,初步達至天人合一的境界。但打通丹道周天的丹只是虛丹,其實還是氣,要重入腹中,真氣重凝,再結成丹,才是真正的金丹大道。

  第三關便是養嬰,丹在腹中,便如一點生命的種子,十月懷胎,一朝成嬰,丹中生出黃芽,漸漸養成嬰兒之形,這便是人的本命元嬰,此後細細養護,時時關注,嬰兒漸長,到精氣神俱足,便可脫殼而去,白日飛升,便是成仙。當然,想跨過最後這一步,絕非易事,自古修真千千萬萬,到底成仙有幾人?世間所謂的劍仙啊真人啊什麼的,說到底都還只是凡人,並未真正成仙,但只要養成了元嬰,便已可周遊天地,通靈變化,在不明白的凡夫俗子眼中看來,也就是仙了。

  戰天風這一步,正是打通了氣脈周天,最初戰天風還不敢相信,因為壺七公告訴他,要通氣脈周天,以聽濤心法至少要十年以上,便是藉先天丹之助,將藥力全部吸收,也差不多要半年以上,那還不見得就一定可以打通氣脈周天,怎麼可能在朱一嘴這蒸蘢裡蒸這半天就打通了呢?但戰天風細細感覺,確實是有一股氣在前胸後背不停的流轉,整個人更象是喝酒喝得半醉一般,輕飄飄,軟綿綿,說不出的舒服,此時外面火還在燒,戰天風卻再不象先前般覺得受不了,熱還是熱,但已可承受,而身體裡面的寒氣更早已蕩然無存。

  「錯不了,經上說得清清楚楚,這就是通氣脈周天的境象。」戰天風心中狂喜,想:「通了氣脈周天,是不是就可以驅物了?我且來試試。」但蒸蘢裡除了蒸汽還是蒸汽,無物可驅,另外只有頭頂上那個大蒸蘢蓋,但那蓋少也幾十斤重,他估計也不可能驅使得動,不試也罷,正在亂找東西呢,眼前霍地一亮,大蓋板揭開了,朱一嘴在外面鼓起眼睛道:「小子,還做黃粱美夢呢,出來吧。」

  戰天風這才想起,寒氣已去,自己其實是可以動了的,忙一挺身子,一躍而出,身子竟是輕飄飄地,說不出的靈活。

  朱一嘴在一邊看著他,冷冷的道:「如何?」

  戰天風一愣,猛地俯身拜倒,叫道:「徒弟戰天風拜見師父,多謝師父成全。」

  「你小子倒精乖。」朱一嘴打個哈哈,只是臉上全無笑意,道:「起來吧,不要拜了,你我並無師徒的緣份,我之所以傳你九轉回鍋氣並助你打通氣脈周天,只是要借你助力,就比如請一個小廝,付的工錢而已,明白了嗎?」

  「是,小子明白了。」戰天風慢慢站起,心中大是失望,想:「為什麼七公和他都不肯收我為徒呢?難道我真的這麼差勁嗎?」平生頭一次,他開始懷疑起自己來。

  「明白了就好,不用感激我,只要用心做事就好。」朱一嘴點點頭,又道:「你要想助上力,還要一點東西。」說著又從後腰上把那炒鍋拿了出來,在鍋柄上一彈,鍋中又生出小半鍋水,他又連彈了兩下,鍋中水連漲兩次,變成了大半鍋水,隨即咬破左手中指,滴了三滴血在鍋中,復手捏劍訣,指著鍋中念了一通,戰天風也不知他唸的什麼,只見那一鍋水剎時間變得通紅,就象是一鍋血水。

  朱一嘴始終以劍訣指著鍋中,扭頭對戰天風道:「把鬼牙石放進鍋裡,要一下放進去,別慢騰騰的。」

  戰天風應了一聲,忙把鬼牙石從玄女袋中拿出來,到鍋前,依言一下放了進去,鬼牙石方一入水,猛然間轟的的一聲,鍋中水直騰起來,形成一個半弧形的水球,高出鍋面至少有半尺,並且在不停的翻騰著水泡,但無論怎麼翻騰,卻並沒有溢出鍋來。

  戰天風給那騰的一下嚇了一大跳,退了兩步,看朱一嘴一臉緊張,左手劍訣指著鍋中慢慢的不停轉動,口中更是念念不絕,那鍋血水沸騰著,騰騰的蒸汽形成濃濃的紅霧急速的往上升,但這些紅霧卻全給朱一嘴鼻子吸了進去,沒有半絲逸走,在紅霧的印照下,朱一嘴胖胖的臉上也泛起一縷紅光,甚至他的眼珠子也是紅的,情形詭異之至。

  如果不是剛剛借朱一嘴的助力打通了氣脈周天,戰天風真的會轉身而逃,此時逃雖未逃,心中也是忐忑不安。

  隨著紅霧的散發,那鍋血水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拳頭大小的一團留在了鍋底,而那塊鬼牙石卻已經不見了。

  壺七公霍地抬頭,盯著戰天風叫道:「小子,脫了衣服,兩手張開。」他這一喝極為嚴厲,兩眼中更是精光熠熠,戰天風不敢違抗,也不及多想,慌忙脫了衣服,到光著手站著,冷風一吹,腦子才會轉,想:「他要做什麼?不會是要把那鍋裡剩的血水淋到我身上吧?」心中害怕,但朱一嘴先前那一眼讓他記憶猶新,怎麼也不敢動,正自忐忑,朱一嘴右手忽地鬆開鍋柄,並掌如刀,對著鍋中血水虛劈一掌。說來也怪,他脫手鬆開鍋柄,那鍋卻並不落下,就那麼懸浮在空中,他一掌劈下,發出一道白光,那鍋中血水給一劈兩半,往兩邊分開,朱一嘴右手同時間也捏一個劍訣,兩手劍訣分指兩團血水,猛地裡大喝一聲,雙手劍訣同時一抬,隨著他抬手之勢,那兩團血水齊齊從鍋中飛出,射向戰天風張開著的兩臂。兩團血水來勢如電,戰天風雖然看得真切,卻是完全來不及閃避,只見紅光一閃,剎時間兩臂齊齊一痛,那種痛法,就象有兩把快刀,突然一刀把他兩條胳膊齊砍下來了一般。

  戰天風啊的一聲慘叫,一跳丈餘,不等他身子落下,朱一嘴一步跨前,一把揪著他褲腰,就勢按在了蒸蘢裡,左手便去拿蓋板,那架式,竟是要把戰天風再蒸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