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就你本人,確是沒什麼本事,但你身上有鬼牙石啊。」朱一嘴向脖子上掃了一眼,道:「鬼王之牙威力非凡,有它相助,必可滅了刑天道人。」

  「不過七公曾說鬼牙是被封印在鬼牙石內的,不知九鬼門的咒語,鬼牙出不來,只怕借不到它的力量。」

  「壺七那老傻貨知道什麼?」朱一嘴一撇嘴,道:「你只管燒火,我自有主意。」

  戰天風徹底明白了朱一嘴的意思,不再擔心自己被吃掉,便專心燒起火來,看看蒸汽越來越大,朱一嘴把後腰上那炒鍋撥出來抄在了手裡,鍋柄上有一個銅環,他屈指一彈,但聞錚的一聲脆響,那鍋裡突然就有了小半鍋水,朱一嘴再到腰間那竹簍子裡掏了一下,也不知掏出件什麼東西往鍋子裡一丟,嘴裡嘟嘟囔囔,也不知在念咒還是在唱曲,只一眨眼功夫,也不見他把鍋子放到火上,那水竟就開了,熱氣騰騰。

  「不要放水鍋子裡有水,不要上灶水就能開,這是什麼功夫。」戰天風大是好奇,卻聽朱一嘴叫他道:「小子,過來。」

  戰天風不明所以,走過去,朱一嘴把鍋子往他面前一伸,道:「小子,喝了這鍋湯,喝乾淨。」

  戰天風往那鍋裡看,就一鍋清水,哪是什麼湯啊,而且剛燒開,他有些怕燙,但朱一嘴鼓著眼睛看著,沒辦法,只好試著喝了一口,怪了,剛燒開的水,而且明明裡在冒熱氣,可喝到嘴裡卻一點也不燙,反而有一種涼涼的感覺,就彷彿喝的是薄荷湯,確實沒什麼味道,但也不難喝,於是三口兩口,全喝了下去。

  那湯到肚子裡,先還涼涼的,蠻舒服,但過得一會兒就不對頭了,越來越涼,就彷彿肚子裡有一個冰團,而且涼氣四面擴散,只一會兒,戰天風整個人就象是在冰水裡泡著了,哈一口氣,嘴邊竟能看到濃濃的白霧。

  戰天風嚇著了,抱著肚子看著朱一嘴道:「老前輩,這——-這是怎麼回事,你給我喝的是什麼啊,我快要凍死了。」

  「凍不死的。」朱一嘴哼了一聲,把蒸蘢上面的蓋揭起,戰天風正不知他要做什麼呢,卻見朱一嘴猛一伸手,一下子把他提起來,放在了蒸蘢裡。

  「這不還是要蒸了我吃嗎?」戰天風三魂出竅,驚怒交集,想要掙扎,身上卻是越來越冷,就這一會兒,整個身子竟就凍住了,再不能動。

  戰天風身子不能動,嘴巴卻勉強還可以,盡力掙扎著叫道:「老前輩,你說了不吃我的,你身為前輩,又是位列七大災星,聲名赫赫,怎麼可以說話不算數?」

  「誰說老夫要吃你了。」朱一嘴鼓起眼珠子看著他,怒道:「你這臭小子,老是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大補,人人要吃你,我跟你說,吃你還真不如吃條狗呢。」

  這叫什麼話?但話雖不好聽,戰天風聽了卻落心,心中只是奇怪,道:「那老前輩子放我到蒸蘢裡做什麼啊?」

  「老夫昨夜不是說了嗎?要另教你點東西去和九鬼門玩玩,老夫外號天廚星,身上一切的東西都是從廚房裡來,現在要教你的,就是老夫的看家本領,九轉回鍋氣。」說到這裡,朱一嘴狠狠瞪一眼戰天風,道:「小子明白了沒有,再不會想老夫是要蒸你吃了吧?」

  原來不是要蒸自己吃,是要傳功,戰天風喜出望外,忙叫道:「小子明白了。」

  「好。」朱一嘴一點頭,道:「那就用心聽我說,老夫這九轉回鍋氣,就是要藉蒸汽練功,呆會你每一口都要盡量把蒸汽往肚子裡吸,然後照我說的氣路去運行,還有一點乾脆也跟你說清楚,你肚子裡的寒氣其實是老夫要助你一臂之力,本來這九轉回鍋氣的入門至少要三年,但有了老夫助力,只要蒸汽把你肚中的寒氣盡竭化淨,你就入門了,清楚了沒有?」

  竟是這樣,戰天風喜出望外,忙用力叫道:「小子清楚了,多謝前輩。」

  朱一嘴不耐煩的哼了一聲,一字一句傳他九轉回鍋氣的功法,九轉回鍋氣的入門功法並不複雜,戰天風只一遍就記住了,朱一嘴隨即蓋上鍋蓋,戰天風立覺蒸蘢裡充滿了蒸汽,他牢記朱一嘴的話,每一次都盡量深呼吸,把蒸汽盡量多的吸進肚子裡,然後照著功法,用熱氣去推動寒氣。

  起先聽朱一嘴說即傳了神功,又助力推他入門,戰天風當真喜壞了,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用心練,決不讓朱一嘴失望,但練得一會兒,他就發現不對了,他在裡面練,朱一嘴還在外面不停的燒火,蒸汽越來越濃,蒸蘢中也越來越熱,戰天風的身子就象一個大人肉包子在蒸著,那份難受,可想而知,說是深呼吸,可吸進肚中的全是蒸汽,又蒸著,又憋著,身子外面火燒火燎,身子裡面偏還冰寒砌骨,只練得十數息,戰天風便再也吃不消了,大叫道:「老前輩,快放我出來,我受不住了。」

  朱一嘴在外面哼了一聲:「老夫的九轉回鍋氣就是這麼練的,這點子苦都吃不了,你小子還想學道成仙?」

  「可我快蒸熟了啊。」戰天風慘叫:「神仙也不是蒸出來的吧,蒸出來的那是包子啊。」

  「不要鬼叫了。」朱一嘴不耐煩了,一聲怒喝:「你小子今天只有兩條路,一是咬牙練功,功成出鍋,二是等死,蒸熟出鍋,不過你放心,不要擔憂老夫會吃你,你沒洗沒剝的,老夫沒胃口,只是拿了你去餵狗罷了。」

  聽了他的話,戰天風終於徹底死了心,知道朱一嘴無論如何都是不會放他出去的,心底罵不絕口:「死胖子,爛胖子,娶個老婆大胖子,養個兒子小胖子,翻到床底下胖子壓胖子,壓出屎來臭胖子。」這是在街頭專罵胖子的話,這會兒自然是不客氣了,盡數送了給朱一嘴,但罵得一會,實在憋不過燙不過凍不過,沒辦法,只有咬牙再練。

  苦掙苦熬,慢慢的,肚子裡漸漸地就熱了起來,越來越熱,越來越熱,到後來戰天風幾乎以為肚子裡是著了火,不過他緊記著朱一嘴的話,竭力不去管它,只是咬牙練功,又不知熬了多久,肚中那一團熱氣突地一動,化作一股熱流,從背後沿著脊柱爬了上去,一直到頭頂,然後經鼻樑嘴巴下到胸口,最後又回到肚子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