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古有邪神,名為刑天,給砍下腦袋後身子仍然不死,為禍天下,現今江湖中也有這樣一個邪道,同樣是頭斷身活,恐怖江湖,刑天道人但凡與人有仇,便先會以邪功送一個活的人腦袋到仇人的門前,算是提前通知,也是警告江湖同道,這是他刑天道人的事,不相干的人不要插手。壺七公給戰天風講的江湖中人物不是很多,但這刑天道人卻是提到過的,且因為刑天道人的獨門標記過於怪異,所以戰天風一下就想了起來。

  「你小子竟也知道刑天道人?」戰天風耳邊突然響起昨夜那老者的聲音。

  「前輩。」戰天風一明白是刑天道人,本來嚇壞了,聽到那老者聲音,立時膽氣大壯,但前後一看,除了洪樑,並不見人。

  「刑天道人不是一陽子,這事不能善了,你去跟洪仁說,讓他和莊裡所有人全部離開,三天後再回來。」

  「是。」戰天風應了一聲,迴轉正廳,那老者的話是直送到戰天風耳朵裡的,洪樑在一邊只聽他自說自話,不明所以,只有在後頭跟著。

  到正廳中,戰天風照那老者的話,讓洪仁把莊中所有的人全帶出去,只說一陽子又來了厲害幫手,他雖不怕,但怕打鬥起來殃及莊中老少,洪仁聽說戰天風要一個人留下來獨鬥一陽子,感激不盡,當下一屋人叩了頭,蒼蒼惶惶離莊而去。

  洪仁最後走,戰天風送他從後庄離開,耳聽得莊中雞鳴狗叫後突然一片死寂,心中一時間特別的虛起來,忙大聲叫道:「老前輩,你在哪裡?」

  「鬼叫什麼?到伙房裡來就是。」

  聽到了那老者的聲音,戰天風狂喜,忙去伙房中,進門,只見房中情景和昨夜一模一樣,大灶上同樣架著大蒸鍋,熱氣騰騰,不同的是灶下多了個老者,正在往灶裡大把的加柴,這老者大約有六、七十歲年紀,身材矮胖,十個手指頭肥嘟嘟地,卻是十分靈活,他後腰上斜插著一把短柄炒鍋,右腰上還掛著一個竹簍子,裝扮頗為奇怪,見戰天風進來,這老者一扭頭,道:「小子,過來燒火。」說著起身,自顧自去坐在了一邊,剝了一瓣蒜,撲一聲丟進嘴裡,大嚼起來。

  「小子戰天風正式見過老前輩。」戰天風一抱拳,作了個揖。

  「什麼正式副式,臭小子要笑死老夫嗎?」那老者一翻白眼,說是笑,臉上卻半點笑意也沒有,道:「現在不妨告訴你小子,老夫便是七大災星之一的天廚星朱一嘴,你跟壺七混了這些日子,七大災星知道吧。」

  「老前輩便是七大災星之一的天廚星?」戰天風驚喜交集,慌忙拜倒。

  「好了,燒火便是。」朱一嘴一擺手,又丟一瓣蒜到嘴裡,仰頭向天大嚼,也不知是在專心嚼蒜呢還是在想什麼,他不開口,戰天風也不敢說話,心中大是激動,想:「我還真是撞大運了,七公說他們七大災星各處一方,每一個都是神出鬼滅,便是他們自己,一生人裡也難得碰幾次面,不想我在短短幾天時間裡竟接連碰到了兩個。」高興一回,卻又想:「他說要另教我東西和九鬼門玩的,不知會教什麼,可別是教我炒菜做飯吧,若是那種老娘們兒的本事,倒是不學也罷。」

  「刑天道人來洪家莊,是來向老夫尋仇的。」朱一嘴嚼了半天大蒜,突然說了一句。

  戰天風啊了一聲,忙應道:「是。」

  「老夫藏身這小小的洪家莊,就是為了躲這妖道。」說到這裡,朱一嘴低頭看向戰天風,道:「知道老夫為什麼躲他嗎?」

  戰天風常聽那些說書先生玩這一手,知道這會兒最是要湊趣,忙問道:「為什麼?」

  「因為我把妖道的一個腦袋煮來吃了。」朱一嘴哈哈一笑。

  「什麼?」這話可把戰天風嚇了個全身汗毛直豎,騰的一下跳了起來,手中柴也失手落地,腦中閃電般想:「原來他真個是吃人的,那昨夜我要是身上沒有鬼牙石,引不起他的興趣,只怕真個給他蒸著吃了。」想到這裡,雙腳不由自主便打起顫來。

  朱一嘴對他的驚惶視而不見,道:「刑天妖道身子上沒有腦袋,其實卻有三個腦袋,每個腦袋裡都有妖道的一部份邪靈,當年老夫趁他不備,抓了他一個腦袋煮了,吸盡裡面的邪靈,讓妖道吃了個大虧。」說到這裡,朱一嘴大是得意,哈哈大笑起來。

  「老前輩只是吸了妖道腦袋裡面的邪靈?」戰天風聽出了端倪,試著問。

  「當然。」朱一嘴一瞪眼:「你小子以為是什麼?難道以為老夫真的把刑天道人腦袋啃著吃了?」

  「沒有沒有。」戰天風急叫,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了下來,還沒落到肚子裡,卻聽朱一嘴道:「人肉的味道其實也還不錯,不過太老的還是不好吃,要吃也要你這樣的,又有嚼頭了,又不是太嫩。」

  「不要,我的肉最難吃了。」戰天風失驚大叫,心急之下也想不出什麼來打比,衝口道:「真的,我的肉簡直比狗肉還要難吃呢。」

  「只是比狗肉難吃嗎,呵呵。」朱一嘴大笑,舌頭在嘴邊繞了一轉,道:「狗肉可是好吃得很呢,尤其現在快到冬天了,那是又香又暖肚子。」

  「怎麼拿狗肉去比,你還真是豬頭啊。」戰天風暗罵自己,腦子急轉,正要再想個什麼來把自己比下去,免得朱一嘴真個起了饞心吃了他,卻聽朱一嘴喝道:「發什麼呆,再加把柴,把火燒旺些。」

  戰天風忙應一聲是,但手卻是猶豫著不動,心中尋思:「燒這麼旺火做什麼?不會是要蒸了我來吃吧,我倒先問清楚了,可別自己燒火蒸自己,那才真個冤死了。」手中舉著柴,要進不進的,嘴裡便試探著問道:「老前輩,這會兒人都走了,還燒這麼大一個蒸鍋做什麼啊?」

  「燒這大蒸鍋當然是有用。」朱一嘴掃他一眼,道:「我躲了這麼些年,也躲煩了,不想躲了,但真要和刑天道人鬥,我還差著點兒,刑天道人無天無地無頭的三無魔功已至爐火純青之境,所以我必須得要借你一點助力。」

  戰天風心中一顫,差點要哭出來,叫道:「你老真的要吃了我嗎?我說了我的肉很差的,一點也不補,你老吃了我,不但補不了精元,只怕還有些拉肚子,現而今狗肉大補,要不我替你老去打幾條狗來怎麼樣?」

  朱一嘴看他哭喪著臉,先有些發呆,猛地裡就哈哈大笑起來,指了戰天風道:「你小子說什麼呢?你以為我是要吃你?」

  「是啊。」戰天風帶著哭音叫:「我聽過幾回書,都說那些魔怪鬥法之前,先要飽餐人肉,以補精元。」他說到這裡,猛覺出不對,眼一亮道:「你老的意思,好象——-好象不是要吃我是不是?」

  「當然不吃你。」朱一嘴哈哈大笑:「你小子有什麼吃頭,你真以為自己大補,妖怪吃了你成仙,神仙吃了你發癲啊?」

  「那你要我助什麼力?我並沒有什麼本事啊?」戰天風之所以先前會誤會,也是實在想不通他能幫到朱一嘴什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