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誰說你是白費勁了。」壺七公瞪眼,道:「只是時間少了點兒,但老夫已預有準備,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你又鑽地道又用玄女袋把鬼牙石裝起來嗎?因為九鬼門能對鬼牙石生出感應,所以他們說第五十天找到你,就一定能找到,但鬼牙石進了玄女袋,九鬼門的人就感應不到你了,你又是在地道裡溜過來的,即便那會兒有人跟著你,他發現不了地道也找不到你,那你等於暫時徹底擺脫了他們,你就有更多的時間練功,到把藥力全部吸收乾淨,刀法也熟了,就算不出靈力,我相信你小子也能贏。」

  原來壺七公讓他袋著鬼牙石鑽地道是這個意思,戰天風明白了,讚道:「七公果然是神機妙算。」

  壺七公嘿了一聲,大為受用,道:「現在你有三天時間,這三天你不能再一坐就是一天了,得把大部份時間用在學刀法上,因為老夫可以指點你,你在練刀法的同時再苦練聽濤心法,吸收藥力,能到什麼程度,那就全看你自己了。」

  「為什麼只有三天。」戰天風大是奇怪:「就是以九鬼門定下的時間也有四十九天啊。」

  「九鬼門鬼影秘探遍布天下,三天的意思,就是在這三天裡,他們找不到我們,但三天後就不一定了。」壺七公看著戰天風,見他似乎仍沒明白,續道:「你要想贏,就一定要打九鬼門一個出其不意,九鬼門的人若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必會懷疑,也就一定會提高第一關的門檻,所以絕不能讓他們看到老夫,明白了嗎?」

  「小子明白了。」戰天風點頭:「你的意思是,三天後我就必須獨立練功,直至過了第一關,但過了第一關之後,七公你不再幫我了嗎?」

  「你這臭小子人小鬼大,老夫甚是不喜。」壺七公斜眼瞟他一眼,道:「但鬼牙石過我手竟沒發覺,老夫一生人裡沒丟過這般大人,這都是九鬼門的錯,老夫若不陪他們好生玩兩把,那也太對不起人了,所以老夫一定會陪他們玩到底的。」

  「太好了。」戰天風歡叫道:「有七公在背後主持,九鬼門這個跟斗栽定了。」

  「若不叫九鬼門栽上個大跟斗,他也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壺七公得意的捋著鬍鬚。

  「老狐狸賊精賊精,但死要面子,愛戴高帽,哈哈,看本窮少爺拍他的老屁股。」戰天風心中轉著念頭,嘴上加倍的大拍馬屁。

  壺七公對戰天風的馬屁果然大是受用,點了點頭道:「老夫料定,第一關過後,馬上就會讓你過第二關。」

  「第一關過了當然是第二關了,卻還料定。」戰天風心中打哈哈,嘴上卻道:「七公神機妙算。」

  「老夫不能跟得你太近,但又必須在你拿到第二關的試題之前及時指點於你,這是個難題。」壺七公說著捋起了鬍鬚,忽地眼睛一亮,從腰間皮囊中掏出一粒珠子遞給戰天風,道:「這個你拿著,不要丟了,那隨你到哪兒,我都知道,你拿到第二關的試題後,找到最近的城池,每夜三更後在東門鼓樓上等我,最多三天,老夫一定趕到。」

  「這珠子這般奇妙,太好了。」戰天風大喜,將珠子放進懷裡,卻又擔心失落,拿在手中,一時不知放到哪兒為好。

  壺七公看他為難,道:「就放到那玄女袋裡好了。」

  戰天風疑道:「你不是說這玄女袋十分厲害,連鬼牙石的靈力都可以封住嗎?難道這珠子比鬼牙石還要厲害?」

  「不是。」壺七公搖頭:「說給你聽也無所謂,這珠子叫妙香珠,能發出一種奇異的香味,這種香味,除了本門弟子,別人是聞不出來的,妙香珠本來是用來考校本門弟子的嗅覺能力的,並無大用,玄女袋能封印袋中的一切靈力,但香味是不會去封的,所以你小子只要不是連袋子一塊兒掉了,不論你到哪兒,老夫都能找到你。」

  「七公放心,這袋子我是絕不會掉的。」戰天風用力點頭,將妙香珠放進了玄女袋裡。

  壺七公隨即開始指點戰天風習練鬼刀。他那皮囊裡還真是什麼都有,掏一掏竟又掏出把刀來,他那皮囊最多不過半尺長,那把刀卻有三尺長,照理說是無論如何都是放不進的,但戰天風見識了玄女袋忽大忽小的玄機後,猜得壺七公這袋子十九也是一件寶物,便不大驚小怪,只是心中轉念:「這刀子不知能不能放進我的玄女袋。」

  鬼刀刀法詭異辛辣,招招用奇,絕不走正道,但這正合了戰天風的性子,要知他從小在街頭混,人小力弱,無依無勢,和人鬥只能抽冷子玩陰招,越陰的他就越喜歡,鬼刀剛好合著了他這一點,因此上手竟是極快,而且戰天風知道機會難得,又是關係到小命的大事,因而加倍用心,他腦瓜子也確是靈活,領悟力極強,壺七公指點他時雖罵的時候多,但背地裡也不時暗讚:「這小叫雞還真有點子鬼聰明。」

  不練刀的時候,便練聽濤心法,這個是一點也急不得的,只能一天一天的積累火候。聽濤心經前半部載的是聽濤心法,從聚氣結丹到養元嬰,講得清清楚楚,後半部載的則是練出靈力後的各種妙用,首先第一點講的便是驅物,也就是壺七公講的用意念吸果子的本事,能驅物了靈力便算是出來了,然後還有五行遁術等術法,戰天風這才知道那天鬼瑤兒挑一把土就不見了,原來是五行遁術中的土遁。靈力的各種妙用看得戰天風心癢難搔,但靈力沒出來前,一切都沒有用,只有乾著急。

  三天時間裡,戰天風基本上把四十九式鬼刀給學會了,要熟極而流,自然得慢慢練,聽濤心法倒似乎是老樣子,跟第一天沒有什麼兩樣,只是每次練完後都覺精力格外充沛,頭腦也異常清醒,學起刀法來領悟更快,另外這三天裡壺七公還給戰天風講了江湖中的一些見聞,雖然催著他練功說得不多,但江湖中的基本大勢和一些主要的人物幫派還是讓戰天風有了個大致的了解,再不似先前的兩眼一摸黑了。

  這天早間,戰天風一趟刀法練畢,壺七公點一點頭道:「行了小子,精是談不上,論熟到也有三分了,只能這樣子了,九鬼門三天感應不到你,必會在這一帶大舉搜索,這地方不能再呆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