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忙稱不敢,心中轉念:「老狐狸精明之極,本窮少爺的心思還真瞞不了他,什麼要練聽濤心法就要廢了本門心法,也不知是真是假?」對壺七公不願教他本門的功夫,戰天風始終是心懷不滿,認定壺七公是想藏私,不想把厲害的教他,所以才弄一本什麼聽濤心經來對付他,他就沒想過,壺七公用得著應付他嗎?不理他豈非更好?不過也不能怪戰天風,他這種從小在街頭苦苦掙命的人,每一口吃的來得都絕不容易,天上更從沒有掉過餡餅,太好的事情論到他,說不定就是個陷阱,所以疑人的時候永比信人的時候多,無論任何時候,比別人他都會多一個心眼,這種習慣已深鉻在他的骨頭深處。

  「修真之士,入手第一關最難的就是入靜,無論怎麼去收擾心神,也無論躲到哪兒,即便深處幽室之中,也總會有細小的聲音,一點點兒就會引開人的心神,聽濤子這聽濤大法卻反其道而行之,別人是躲聲音,他卻是有意的去聽,最終聽而不聽,物我兩忘,此法別具一格,真的是奇才啊。」壺七公眼望遠方,眼中露出神往之色,猛地凝神,看著戰天風,一臉肅穆的道:「臭小子,絕世心法就在眼前,休要胡思亂想,照老夫說的話去做。」當下教戰天風盤膝坐好,又把聽濤心經第一步入門的心法讓戰天風背熟領悟了,隨後剝開先天丹,還真的象雞蛋一樣,剝開殼是一層蛋白,再剝開蛋白,最後出來的是一粒大拇指大小的紅丸子,清香撲鼻,壺七公把紅丸子塞進戰天風嘴裡,戰天風含著,入嘴即化,只覺一道寒流直入腹中,稍頃卻發起熱來,而且是越來越熱,戰天風早忘了心法,只是感覺著腹中那團熱氣,心中轉念:「怎麼這般熱法,不會把我腸子燒穿吧。」

  正胡思亂想,猛聽得壺七公一聲頓喝:「臭小子,快快凝神定意,再敢胡思亂想,浪費了老夫的先天丹,老夫就一腳將你踹到崖下,讓你小子一步成仙。」

  戰天風嚇一大跳,想:「老狐狸只怕真個做得出來,不管了,賭一把,賭贏了說不定真就成仙了呢?」一咬牙,再不去想別的,照著聽濤心經的心法,將心神凝在各種聲音上,來一種聽一種,最初紛繁雜亂,各種聲音如萬馬奔騰,層出不窮,但一一聽去,慢慢的到最後,卻全都忘了,聽而不聽,最後什麼也聽不見了。

  也不知過了過久,戰天風終於醒了過來,只覺陽光刺眼,慢慢睜開眼睛,見遠遠的天邊,一輪夕陽高掛,記得先前太陽還只稍稍偏西,想不到一坐就是一兩個時辰,轉眼見壺七公坐在一邊,站起身來道:「沒想到我還真有點坐性,一坐就是小半天,到讓你老久等了。」

  「什麼小半天。」壺七公嘿的一聲冷笑:「你小子不記陽魂,現在是第二天了呢。」

  「什麼?」戰天風大吃一驚:「你是說我這一家夥坐了一天多?不可能吧?」

  「什麼可能不可能,老夫七老八十了來騙你小叫雞玩兒嗎?」壺七公撇撇嘴,眼見戰天風張著嘴發呆,道:「你小子坐這麼久,也有點什麼感覺沒有,不會是白坐了吧?」

  他這一說,戰天風醒過神來,立覺腹中一熱,同時覺得身上說不出的舒暢,手腳上也好象充滿了力量,眼睛也似乎更亮了,耳朵也更靈了,周遭的一切,彷彿都象雨洗過一樣,鮮豔透亮,而地下明明是乾的,沒有下雨,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他的感覺更敏銳了。

  戰天風把這種感覺說給壺七公聽,壺七公臉上終於露出微笑,點頭道:「很好,你小子入門了,一般修真之人,要有你這種感覺,至少要一到三年,若是那心緒雜亂完全無法入靜之人,也許一輩子也體會不到你這種感覺,不錯,不錯,聽濤心法果然了得,先天丹也不愧是天醫星親製,這麼一天兩天的,藥力不可能完全吸收,小叫雞加油練,到藥力完全吸收,說不定能練出靈力也不一定,那時要過九鬼門第一關,就是罈子裡捉王八,十拿九穩。」

  聽他這麼說,戰天風也是十分高興,想到心中一個疑問道:「七公,靈力到底是什麼?我這種現在還不是靈力嗎?」

  「你現在只有一點點兒氣感,就說到靈力,哈,不要笑死人了。」壺七公大笑,道:「你練出一點點真氣,感覺手腳有力是不,這就叫內力,越往後練,氣越足,內力也就越深,但內力只能借你的身體發出來,手腳若不能動,內力再強也是白搭,而靈力就不同,靈力是可以借神意發動的,也就是你心意一動,便可發力,例如你看那枚果子,你內力若深,一吸之下可以吸過來,但一定要用手若身體其他部位把氣發出去,但你靈力若成,你一想就可以把果子吸過來,這就是靈力和內力的區別,一個用肢體,一個用意念,不過你小子不要又想歪了,以為只要練出靈力手腳就沒用了,武功招式更沒用,那種想法就走火入魔了,靈力和內力一樣,配上了精妙的招式,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尤其是在對手靈力與你不相上下時,你哪怕只高出一招,那也是你勝。」

  「我明白了。」戰天風歡喜大叫:「內力就是吃飯放屁的力,力在身上,靈力就是胡思亂想的力,力在腦袋裡,是也不是?」

  壺七公給他說得哈哈大笑,道:「吃飯放屁的力,沒錯,是這麼理解的。」

  見壺七公點頭,戰天風更是高興,眼睛不由自主就盯著了那枚果子,心中叫:「過來,過來。」這麼叫得十來聲,那果子突地動了一下,戰天風狂喜,加倍用力再叫,那果子又動了兩下,就在戰天風心中大有成就感之際,那樹枝上突然鑽出一頭小松鼠,隨著那果子的一陣亂晃,一口叼了,隨即跑了回去。

  「原來是這死老鼠在搖樹,還以為本窮少爺真個是天才,這會兒就出了靈力了呢?」戰天風大是喪氣。

  他的情形自然都落在壺七公眼裡,打個哈哈,道:「小子,你省點力氣吧,別果子沒吸過來,眼珠子倒掉出來了。」略停一停,道:「九鬼門只給你四十九天時間,真要照他們的時間,即便你學了聽濤心法,只怕仍過不了關,四十九天,你最多聚得一點點內氣,精力能比常人強一點點,力氣略大幾分,靈力是絕不可能出得來的,這點真氣用在刀法上,要好一點,但強不了太多。」

  他說了半天,似乎又不行了,戰天風有些傻眼,道:「七公,你老的意思是,我是白費這半天勁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