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眼睛一亮,但隨即又黯淡了下去,這會兒也不管壺七公是不是愛聽了,道:「七公啊,我聽明白了,你們那七大災星確實是各有人所難及的奇技,但真打起來其實不行是吧,而且你老孤家寡人一個,九鬼門卻是好手如雲,你怎麼救得了我啊,唉,我是認命了。」

  「說你傻你還傻出漿了。」壺七公惱羞成怒,罵:「早告訴過你,並不是拳頭硬就是天下第一,他九鬼門好手如雲怎麼樣,老夫又不跟他硬碰硬,老夫跟他玩陰的,只要你小叫雞聽我的,老夫包你最終過關,把鬼瑤兒那小美人抱上床。」

  「只要能保住命,不論你老要我做什麼我都照做,至於那鬼丫頭,說句實話,太冷著點兒,抱她上床我實在是有些怕冰手。」戰天風說著大大搖頭。

  「黃毛雞崽兒,知道個什麼?」壺七公哈哈大笑:「鬼瑤兒冷,那是傲的,等你把她抱上床剝光了,看她還傲不傲?兩把一摸,自然就熱得燙手了。」

  他這一說,戰天風倒又心動了,想:「這個七公說得到有理,把她還剝光了還傲,老子打她屁股,不過她功夫比我高,萬一惱起來一腳把本窮少爺踹到床底下那就搞笑了。」

  「臭小子不要胡思亂想,打起精神聽老夫說。」壺七公一聲暴喝,戰天風一凝神,看著壺七公,壺七公道:「九鬼門貌似公平其實不公平,我們就給他來個更不公平,他們以為你只會鬼刀刀法,我們就在這一點上讓他們上個大當。」

  他這話叫戰天風心中一跳,叫道:「七公的意思是要另傳我仙法玄功?」

  「我的東西你學不了。」壺七公搖頭,道:「但我另外有東西給你。」說著一躍過來,到了戰天風面前,同時從腰間的一個皮囊裡掏出一本小冊子和一個雞蛋。壺七公先把小冊子遞給戰天風,道:「這是老夫從聽濤岩偷來的聽濤心經,乃是玄門無上心法之一。」

  壺七公說他的東西戰天風學不了,戰天風先就暈了一頭,接過那什麼聽濤心法,翻了一翻,裡面也有幾個圖式,邊上有字,戰天風也沒心思細看,道:「這一本好象比九鬼門的鬼刀秘譜還要薄些哈。」

  壺七公人老成精,立時就聽出了戰天風話中的意思,劈面就呸了一口,罵道:「什麼薄些厚些,你小子的意思是這個還比不了那什麼鬼刀是吧,我呸,你知道個屁,竟敢瞧不起聽濤心法,當世七大玄門你知道嗎?道德觀,洗劍池,聽濤岩,長風閣,古劍門,修竹院,無聞莊,七大玄門之中,聽濤岩名列第三,當年的創派祖師聽濤子在聽濤岩上靜坐四十年,于濤聲中得窺先天無上玄機,就此創立聽濤岩一派,這聽濤心經便是聽濤子親手所書,你竟拿來和鬼刀刀法比,別說這鬼刀刀法,便是九鬼門的萬鬼大法,真要比起來,也不見得就強過了這聽濤心法,雖然現在聽濤岩實力比不上九鬼門,但那是聽濤子的後輩弟子不爭氣,可不是聽濤心法不行。」

  「真的?」戰天風立時大感興趣,一頁頁翻起來。

  「先不急著翻,聽老夫說。」壺七公止住他,道:「聽濤心法玄妙精深,沒有個三五十來年你是摸不到門的,而九鬼門給你的時間只有四十九天,根本來不及,所以想要和九鬼門玩,首先要靠這個,過了第一關再說。」壺七公說著把那個雞蛋遞到了戰天風面前。

  「靠雞蛋過第一關?」戰天風沒明白:「雞蛋碰石頭嗎?」

  「拿你的腦袋碰石頭。」壺七公罵,道:「這不是雞蛋,乃是一粒先天丹,對練功大有助力,是老夫當年用一樣寶貝跟天醫星那老狐狸換來的,本來想偷沒偷到,氣死老夫了。」

  戰天風大喜,叫道:「先天丹,是不是服了這個就可平添一甲子功力?」

  「你小子戲文看多了是不?」壺七公敲他腦袋:「這世上哪有那樣的好事,要那樣誰還練功,都去練丹來吃了,這丹雖是寶貝,也只能助你練功而已,功夫無論如何都是要自己去練的,你服了這先天丹,練起功來就可事半功倍,儘快入門,而你只要有了入門的功夫,九鬼門的人找上你時,你就能佔便宜了,因為他不知道你肚子裡另外有東西啊,只和你鬥刀法,你小子只要機靈些,不露了風,再吃點苦把刀法摸透了,過第一關絕不成問題。」

  他這樣一說,戰天風真的看到了希望,大喜道:「快給我吃。」拿過先天丹,看了看,便要去石頭上敲那殼,他吃過煮雞蛋,都是那麼吃不是?

  「等等。」壺七公止住他,道:「不是這麼吃,吃之前先要準備好。」說著拿過那冊聽濤心經翻了翻,道:「要你小子看,你一時領悟不了,老夫把前面最基本的說給你聽好了。修真之道,萬變不離其宗,無論佛道魔精,千功萬法,都是要練出靈力,然後結丹,然後養元嬰,到功成圓滿,才能元神脫體,白日飛升,而入手之法,大致也差不多,第一步無論如何都是練精化氣,第二步凝氣結丹,養丹如養胎,十月胎滿,元嬰出生,然後細細養之便是,聽濤心經是玄門正宗,走的也是最正規的路子,入手難,到後面的進境反而要快些,老夫之所以給你先天丹,便是要藉先天丹之力,把你送進門檻去,至於後面的,就看你小子的悟性和肯不肯吃苦了。」

  「我最不怕吃苦的了。」戰天風忙拍胸脯保證:「至於悟性,不是吹,小子總覺得比一般人還要聰明著點兒。」說到這裡,眼珠子一轉,道:「七公,這聽濤心經如此了得,你老一定是全部練成了是吧?」

  「呸。」壺七公對著他重重呸了一口,罵道:「你小子聰明不見得,鬼心眼多卻是不假,你的意思是聽濤心經了得老夫為什麼不練是吧,告訴你,老夫當年就是因為本門玄功再無寸進,靈力雖成,也不大不小結了一粒丹,卻就是養不出元嬰,所以冒險偷經,想要從聽濤心經這玄門正宗心法中另走一條路子,誰知偷來一看,根本練不了,因為每一派的心法都是不相同的,尤其我天鼠門心法,更是別具一格,想要練聽濤心法,必須徹底廢了我天鼠門的心法,這個我就不願意了,所以沒練,小子,現在明白了沒有,告訴你小叫雞,再敢跟老夫玩心眼兒,老夫就打爆你的叫雞腦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