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鬼牙石裡真的有鬼牙啊?」戰天風嚇得一哆嗦,差點摔下崖去。

  「你抖什麼抖?羊癲瘋發作啊。」壺七公罵:「鬼王雙牙是被封印了的,不是有特別的機緣或九鬼門解印的咒語,鬼王雙牙是不可能破石而出的,告訴你吧臭小子,老夫之所以現身出來,是因為老夫事先竟沒發現這是鬼牙石,九鬼門竟和老夫玩這一手,哼哼,那老夫就陪他們玩玩。」

  「原來七公是真不知道這是鬼牙石,九鬼門還真是厲害啊。」再想到壺七公讓他鬼鬼祟祟的鑽地道到這裡來的事,戰天風對壺七公的本事可就大大的懷疑起來,不過不敢直說,道:「那九鬼門看上去好象很厲害啊。」

  「小叫雞說話不放鹽,什麼叫好象很厲害?」壺七公哈的一聲,道:「邪道中三大勢力,九鬼門,一錢會,魅影教,九鬼門乃是老大,弟子遍布南北,門中好手如雲,僅一流高手便多達五、六個,豈是說著玩的。」壺七公說到這裡,突然明白了先前戰天風話中的意思,怒聲道:「好啊,臭小子,瞧不起老夫是不是,你知道老夫是誰,實話告訴你吧,老夫便是七大災星之一的天鼠星,九鬼門雖然了得,但還真沒放在老夫眼裡。」

  「七大災星?」戰天風一下子興奮起來,叫道:「是哪七大災星?怎麼個災法兒?」

  「什麼叫怎麼個災法兒?」壺七公直吹鬍子,道:「天睏星,天算星,天巧星,天慾星,天廚星,天醫星,加上老夫這天鼠星,便是七大災星。」

  「好響亮的名字。」戰天風越發興奮,道:「天下便是你們七個人最厲害嗎?再沒有人打得過你們七個?」

  他這一說,壺七公的臉卻黑了下去,道:「臭小子知道什麼?你以為說一個人厲害就是打架天下第一啊?人各有各的本事,各有各的長處,七大災星,都是各懷奇技,天廚星廚技天下第一,說到炒菜,皇宮中的御廚也要喊他祖師爺,天醫星醫術生死人而肉白骨,即便是落了氣,他也能扯著你腳後跟扯轉來,天巧星一雙巧手無雙無對,做出的鳥會飛,做出的魚會游,機關之學更是前超古人後無來者,而說到神偷之技,自然以老夫為天下第一,這天下就沒有老夫進不去的地方,偷不到的東西。」

  他越說越興奮,戰天風卻是越聽越失望,心中暗叫:「什麼鳥七大災星,原來就是些廚子郎中木匠,這老狐狸乾脆就是個老偷兒,卻還牛皮梆梆,什麼沒你偷不到的東西,九鬼門門主的腦袋你偷得到嗎?」

  「總之不惹我們便罷,誰惹上了我們,那就是惹上了災星,所以江湖中就合稱我們做七大災星了。」壺七公還在說,戰天風卻不樂意聽了,從懷中摸出鬼瑤兒給他的鬼刀刀譜,道:「七公,鬼瑤兒給了我一本鬼刀刀譜,說是七七四十九天後要考教我的刀法,你老偷得多見識廣,幫我看看這刀法管用嗎?」

  給打斷了話頭,壺七公大不高興,沉著臉道:「小叫雞沒見識,鬼刀刀法為九鬼門入門刀法,總會不管用?」

  戰天風現在對他的權威已大是懷疑,堅持道:「可人家用的都是仙法道術,我卻用刀,招法再妙也沒得打啊。」

  「你小子根本什麼都不明白。」壺七公大是搖頭,道:「不論仙法道術佛法魔功,歸根結底,練的都是靈力,說靈力你又聽不明白了,但你傻子小吃飽了身上有力總明白吧,靈力也是力,你吃得越飽越有力,靈力則是修練得越深越有力,你小子和人打架,難道光憑一身傻力嗎?有力又會兩招不是更管用,靈力也一樣啊,靈力越深招法越妙,打架就越厲害啊,當然,靈力終究不是普通的肌肉之力,一時半會和你也說不清楚,但大概意思錯不了,招式武功絕對是有用的,無論是九鬼門等三大邪教還是自稱為玄門正宗的七大門派,從掌門人到弟子都是每天要練功的,在內練精,練氣,練丹,再高一層的練元神,在外練刀練劍練拳練法器,少一樣都不行。」

  先前鬼瑤兒沒說清楚,戰天風心中疑惑,這會兒總算是大致明白了,想:「我一直瞧不起武功,原來是不對的啊,也是,天兵天將打架,不也是要用武器嗎?用武器自然就有招式了。」一時又興奮起來,道:「這麼說鬼瑤兒沒有騙我,只要我悟性高,真的能一步一步的學會她九鬼門的各種本事,成為天下一等一的高手?」

  「只要你小子悟性高就可以學全九鬼門功法?我呸。」壺七公照臉對著他呸了一口,道:「小叫雞哎,我告訴你實情吧,九鬼門立派以來,共玩了三次鬼婚遊戲,結果是送給了閻王爺三九二十七顆腦袋,而並沒有嫁出一個女兒。」

  「啊?」戰天風嚇一大跳,道:「那是怎麼回事?莫非那些拿到鬼牙石的人——-?」

  他沒說出來,壺七公卻替他說出來:「那些拿到鬼牙石的人都是些大傻瓜是不是?唉,我看你才是個大傻瓜呢?你難道沒想過,區區四十九天,你能把鬼刀刀法練到什麼樣子呢?我可以說,你只要能把四十九式刀法學全,那你小叫雞基本上就可以稱為奇才了呢?可你這小叫雞奇才拿著這半生不熟的刀法,能和九鬼門派來的人打嗎?你認為打得過?」

  「打肯定是打不過的。」戰天風搖頭:「可鬼瑤兒說,這是考教候選人的才智,不是仇殺,他們——。」

  「他們怎麼樣?」壺七公冷笑:「他們會跟你慢慢的玩一會兒,看看你是不是把刀法都學會了,不對的地方甚至還指點你兩下?哈,你小子還不是一般的天真,告訴你吧,來考你的人,不會是武館裡老師考徒弟,而是以命搏命,當然,來人絕不會用其他功夫,用的絕對就是這四十九式鬼刀刀法,而且也絕不會用玄功靈力,甚至不會來跟你比力大,不會大力打小力,很公平的,就是刀法對刀法,但這種絕對的公平裡其實是絕對的不公平,你練了幾天,他又練了多少年,半生不熟對熟極而流,除非你真的是世間罕見的天才,你才過得了關,但你不能叫不公平,因為九鬼門挑女婿,挑的就是世所罕見的天才,你不是天才就只有認命。」說到這裡,壺七公要笑不笑的看著戰天風,道:「小叫雞,你認為你是天才嗎?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那種?」

  戰天風當然知道自己不是,捧著那冊鬼刀刀法,哭喪著臉道:「這麼說我死定了?」

  「如果你小子死定了,老夫我現身出來做什麼?」壺七公冷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