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知道壺七公要他這麼做,必有他的道理,當下收了荷包,再穿著大紅喜服就不象話了,脫下來扔一邊,依言往西走,果然走了大約十來里路的樣子,看見一座山神廟,廟已經廢了,殘破不堪,更沒有什麼人,戰天風進廟,看那神案下面,厚厚一層灰,掃一掃,露出青磚輔的地面,其中有一塊磚果然是紅色的。

  「這破山神廟裡竟然有機關地道,而七公他居然還知道,老狐狸果然了得。」戰天風心中嘀咕一聲,依言用那荷包袋了鬼牙石,荷包上有一根細細的紅繩子,可以鎖緊袋口,但戰天風剛把紅繩一抽緊,異象突現,荷包中突地發出奇異的嘯聲,淒厲狂暴,有似萬鬼齊嚎,隨著嘯聲,那荷包更突然間就漲大了,只一下便漲大了數十倍,差不多有一條大肥豬大小了。

  這事過於怪異,戰天風猝不及防,驚得大叫一聲,一屁股坐倒在地,兩眼呆呆的看著漲大了的繡花荷包,完全驚呆了。

  荷包裡的嘯聲持續了足有一頓飯時光,終於慢慢的歇了下去,隨著嘯聲慢慢低落至消於無形,那繡花荷包也慢慢的小了下來,最終又回到了原來的大小。雖然異象消失,戰天風還是有些害怕,過了好半天才一點點伸手過去,一挨著那荷包,又馬上縮回來,恍似那荷包是塊紅炭,又似乎貓戲老鼠,撥一下就縮回爪子,試了好幾下,確認那荷包不咬人後,戰天風才把荷包抓在手裡,拍拍胸,想:「鬼瑤兒說這鬼牙石是九鬼門的寶物,看來果然是有點鬼門道,鬼牙鬼牙,別是這石頭裡真的藏著一對鬼牙吧,啊呀,它晚上有沒有出來吸我的血啊。」伸手到身上一陣亂摸,還好,身上並沒有想象中的一個眼兩個洞甚麼的。

  定定神,將荷包往懷裡一揣,卻又轉心思:「這繡花荷包看來也是件寶物,至少那鬼牙石的鬼牙便咬它不破不是,老狐狸寶多,本窮少爺我卻是窮光蛋一個,這荷包我便留下了吧。」便將荷包細細的繫在了衣服裡面,這才照著壺七公的話按那紅色的磚,一按之下,地板裂開,露出一個地道口,戰天風探頭看裡面黑咕隆咚的,便折下一根窗梁,他這種街頭混生活的人,火石總是隨身帶著的,沒有人等著給他燒火做飯不是,當下點著了窗梁,跳下地道。

  他一跳下地道,地板又慢慢的自己合了起來,戰天風暗暗點頭:「這機關做得巧。」看那地道,不高,得弓著腰走,好在戰天風身子利索,藉著火光,一直走了約有里餘,前面現出白光,戰天風知道到了洞口,加快腳步奔過去,到洞口,一步跨出,剛要跨第二步,眼光無意中往下一看,頓時大吃一驚,腳下竟再沒有路,而是一處斷崖,崖下雲霧繚繞,也不知有多深。

  戰天風驚出一身冷汗,伸手拍胸,低叫:「老天爺,好在本窮少爺還算謹慎,否則這會兒可就摔成肉餅了。」

  「小叫雞還算機靈嘛,竟然沒摔下去。」突然響起壺七公的話聲,就在頭頂上,戰天風抬頭,這才發現洞口原來在半山腰,而在頭頂左側數丈外的一株古松上,蹲著一個老者,這老者大約五六十歲年紀,又矮又瘦,臉上更是瘦得皮包骨,留著一撮山羊鬍子,卻又灰不灰白不白,全身上下,最精神的,是一對眼睛,不大,但漆黑發亮,看人時炯炯有神。

  「你老是七公?」戰天風絕想不到壺七公會現身出來,一時間驚疑不定,眼睛不由自主的便向這壺七公屁股後面看去。

  「臭小子,眼珠子亂轉什麼呢?你真以為老夫是狐狸精啊?」壺七公罵。他一開口,聲音絕對沒錯,戰天風知道他確是壺七公了,疑道:「你說你不是狐仙。」

  「老夫是人。」壺七公大翻白眼:「怎麼,老夫是人你小子很失望啊。」

  戰天風確實有些失望,狐仙都是有仙法的,如果壺七公不是狐仙,那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本事了,不過這話茬戰天風絕對不敢應,忙道:「沒有,我就怕你老真是狐仙呢。」

  「小叫雞,話頭倒轉得快。」壺七公冷哼,道:「但你知道老夫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說不定老夫真是狐仙呢。」

  這話差點把戰天風嚥死,張口結舌做聲不得,心中暗罵:「臭老狐狸死老狐狸,你要真是老狐狸,本窮少爺就剝了你的皮烤了吃。」

  壺七公看他不吱聲,翻了翻眼睛,對右面一指,道:「上來,免得一發呆摔死了,老夫可不負責燒埋。」

  他手指之處有一塊大岩石,突出崖面約有丈許,戰天風依言攀著樹枝爬了上去坐好,想起先前差點一腳踩空的事,心中仍有餘悸,道:「這是誰修的地道,出口怎麼弄在斷崖上。」

  壺七公呵呵笑:「小叫雞沒見過吧,這便是這地道的高明之處,一般人走了這麼長一段黑洞子,看見洞口都是急不可耐的衝出來,卻不知鬼門關就在前面,若是敵人,不費吹灰之力便可要了他性命,這也是老夫看中這地道的原因。」

  「這份心機確實了得。」戰天風點頭,看壺七公道:「別人只怕想不出來,該是七公你老親自想出來的吧?」

  「什麼叫親自想出來的?狗屁不通。」壺七公罵:「挖這地道的另有其人,老夫只是看他挖得還巧,所以借來給你小子一用。」說到這裡,面色一凝,看了戰天風道:「小子,你知道我老人家為什麼要現身出來嗎?」

  「是為了這塊鬼牙石吧。」戰天風從衣服下面翻出荷包,卻不鬆開繫著的紅繩子,他是下定了決心,在鬼牙石離體之前,絕不把荷包還給壺七公,想起先前的事,道:「七公,剛才我用這荷包袋鬼牙石時,出了怪事,荷包突然一下就脹大了,足有大肥豬那麼大,裡面還有鬼叫聲。」

  「小叫雞嚇壞了吧。」壺七公一臉興災樂禍,道:「鬼牙石裡封印得有鬼王雙牙,不願意給玄女袋袋住,所以就在裡面做怪了,但這玄女袋也是一樣寶物,鬼王牙雖也了得,但只要進了袋子,卻也休想出得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