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紀葦一世為奸,絕不是甘心就此失敗的人,猛地到吞舟王面前跪倒,叩道:「沒有人會愚蠢到自己來罵自己的,高師爺手中的賣身契一定是給人換過了,是有人在暗中算計老臣父子啊,還望大王明察。」

  吞舟王對他終是極為信任,聽了這話便就點頭,道:「愛卿這話有理。」

  紀葦得吞舟王支持,信心大增,道:「算計老臣父子的人,一時半會查不出來,但這戰天風剛才說他是什麼七喜國王太子,卻可當場查驗,如果他拿得出他是七喜國王太子的證據,那就是高師爺認錯了,老臣當場給他陪禮,但如果他拿不出來,他就有欺君之罪,請大王把他交給老臣,讓老臣查個清楚,老臣確信,如果他是假的,那麼與算計老臣的人必是一夥。」

  「有理。」吞舟王點頭,看向戰天風:「你說你是七喜王太子公羊角,可有證據。」

  戰天風眼見紀葦幾句話便挽回劣勢,暗暗點頭:「怪道紀姦能在朝中呼風喚雨,果然是有點真本事,不過任你奸似鬼,今日也一定叫你嚐嚐本窮少爺的洗腳水。」昂然點頭道:「當然有。」說著從懷中掏出黃巾包著的七喜國印,雙手遞給吞舟王。

  吞舟王打開黃巾,拿了那印出來細細一看,點頭道:「七喜之寶,沒錯,這確是七喜國的國印。」

  紀葦上前一步,接過印細看,確認不是假的,頓時面如土色,他只知高師爺找了戰天風來行計,並不知戰天風的真實來歷,這時以為是高師爺不開眼,狠狠的盯一眼高師爺,將印雙手托著還給戰天風。高師爺剛剛醒轉,給紀葦盯這一眼,立時又矮下半截。

  蘇良激動無比,叫道:「想不到晨兒撞天婚竟然撞上了七喜國王太子,真是天賜奇緣了。」

  「確是天賜奇緣。」吞舟王也是大為高興,道:「孤今天要親自主婚。」

  喜樂立時重新奏起,戰天風牽了紅繩,引蘇晨到廳中,卻只覺腳後跟一陣陣發軟,心中念頭急轉:「我是絕配不上蘇小姐的,但現在大王就在這裡,紀姦父子也沒走,我若說破,那就是欺君的大罪,那是要砍頭的,這可如何是好?七公,你在哪裡,救救我啊。」在心裡喊了數十聲,壺七公卻始終不見現身,耳聽得禮賓高呼:「一拜天地。」再無辦法,想:「只有先拜了天地,晚間再把一切跟蘇小姐說清楚,要殺要剮,都由她好了。」

  拜了天地,再拜高堂,吞舟王在,自然先拜了吞舟王,再拜蘇良,然後夫妻對拜,聽得夫妻對拜四字,眼見蘇晨盈盈轉過身來對著自己,戰天風耳鳴心跳,腦中一片空白,只是想:「我要和蘇小姐夫妻對拜了。」

  「慢。」忽聽得一聲嬌喝,是個女孩子的聲音,戰天風給這一喝,倒是清醒了過來,急扭頭看去,果見是一個女孩子,十七八歲年紀,穿著一襲白色裙衫,一張瓜子臉,美得讓人窒息,卻只是沒有半點熱氣,就恍似冰凝的,戰天風一看到這張臉,猛地驚叫起來:「你是玉中的女鬼?」

  廳中眾人本來都看呆了,即便是吞舟王宮中,也並無這樣的美女,但聽到玉中女鬼這幾個字,可就炸了窩,吞舟王更是嚇得膝彎一軟,這時可就顯出蘇良的忠心了,他幾乎是在戰天風叫出鬼字的同時,便一步跨到了吞舟王邊上,左手架住吞舟王,右掌虛按,斜身擋在了吞舟王前面。

  所有人都往後退,惟一往前走了一步的只有蘇晨,是住戰天風身邊跨了一步,不過戰天風並沒有看到她往前跨步,一則蘇晨在戰天風側後,二則戰天風腦中此時正在滴溜溜急轉,猜測這女孩子的來意,同時籌思應付之法,他認定這女孩子是玉中的女鬼,只是猜不透這玉中女鬼突然現身的目地。

  但蘇晨這一步,那女孩子卻是看到了的,冰冷的眼光轉到蘇晨身上,突地揚起左手,虛空一招,蘇晨頭上的大紅蓋頭霍地無風自起,露出蘇晨鳳冠下的玉臉,蘇晨猝不及防,啊的一聲驚呼,又驚又羞,剎時間面紅過耳。

  戰天風聽到蘇晨的驚呼轉頭,一眼看到蘇晨的玉臉,不知如何,心中一股熱血激湧上來,猛地扭頭看向那女孩子道:「是我得罪了你,與她無關,你有什麼手段,儘管對著我來。」

  「不錯啊。」那女孩子冷笑一聲,便是笑時她臉上也看不到半點暖意:「剛才她往前走,怕我傷了你,這時你又回護她,果然是恩愛非常啊,只不過命中注定,你的妻子就不可能是她。」

  這話怪,戰天風咦了一聲,道:「看不出,你還會算八字啊,若你這樣的小美人去坐館,生意一定好,不過我到想問問你這冷美人算命先生,你說命中註定她不是我妻子,那誰是我妻子?難不成是你?」

  若論長相,蘇晨並不比這女孩子強,蘇晨明艷高貴,但這女孩子的冷豔同樣具人直攝人心的力量,然而戰天風對著蘇晨失魂落魄,面對這女孩子,卻恍似毫無感覺,腦中清醒無比,嘴上也滑得流油。當然,他這麼油嘴有目地,是想激得這女孩子只對付他一個,不要去傷害蘇晨。

  再也想不到的是,那女孩子卻真的點了點頭,道:「是的,只要你有那麼硬的命,否則你就只有去娶閻王爺的女兒了。」

  她這話叫戰天風目瞪口呆,大揪耳朵,喃喃叫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你要做我妻子,老天,抱你上床,那我真的寧願去抱閻王爺的女兒,閻王爺的女兒只怕還要暖和些。」

  這女孩子竟公然來喜堂爭夫,蘇晨本來氣白了臉,可聽了戰天風這話,玉臉刷的又紅了,但那女孩子對戰天風這樣的話卻似毫無感覺,只是冷笑一聲:「放心,只要你有命抱我上床,必不會叫你失望。」

  一個女孩子,大庭廣眾說這樣的話,當真是驚世駭俗,便是戰天風這樣在街頭混大的,一時也是張口結舌,做聲不得,而蘇晨更是羞得恨不得要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樣的話也敢說,姐姐你真是老大,小弟對你的佩服真是滔滔不絕。」戰天風抱一抱拳,道:「但我想問一句,姐姐想要做我老婆,是有婚約,還是有媒聘,或者是和蘇小姐一樣,撞天婚一繡球將小弟腦袋上打出了一個大包?如果什麼也沒有,那可就是個騙婚的罪呢,我吞舟國可是有王法的。」他和那女孩子油嘴,卻沒想到旁邊的蘇晨聽了這話不樂意了,心中低叫:「什麼叫一繡球把你的腦袋打了個大包,繡球又不是鐵球,而且誰叫你傻呆呆的,繡球打腦袋上也不知道接著。」不過她可沒有那女孩子大膽,這話不敢公然說出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