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蘇全向廳中一人稟報道:「恭喜老爺,這位便是小姐按天意撞中的姑爺,姓戰諱天風。」

  戰天風知道這人便是蘇大將軍蘇良了,抬眼看去,但見蘇良五十來歲年紀,身軀魁梧,果然可以說得上五大三粗,方臉鐵須,不怒自威,這和戰天風想象中的大將軍剛好一模一樣,心下暗讚一聲:「果然是大將軍的架子。」俯身便拜:「戰天風叩見大將軍。」

  戰天風看蘇良,蘇良更在看戰天風,他更關心啊,讓女兒撞天婚,這是和紀葦鬥氣,女婿的好壞,不僅事關女兒的終身,更涉及他和紀葦之間的輸贏,若撞中的女婿七老八殘,那只會讓紀葦拿來恥笑,這時眼見戰天風五官端正,身材雖還略嫌單瘦了些,但也算得上是一表人材了,最難得的,是在這麼多高官面前,不慌不亂,神色從容,這份定氣,少年人中,百個裡面就難找一個,一時心中大喜,見戰天風拜倒,忙一步上前扶起,呵呵笑道:「錯了錯了,不是大將軍,是該叫岳父大人,戰天風,好名字,從此你便是我蘇家女婿了。」說著轉身看向百官,兩眼放光道:「這便是我蘇良的女婿,得此佳婿,夫復何求。」說著仰天狂笑。

  戰天風沒想到不等拜堂蘇良就會這麼公然認婿,心中叫苦,沒辦法,只要一想到蘇晨那對居高臨下的眼光,他心裡就虛得厲害,真的不敢有絲毫的幻想,不過在揭破紀葦奸計前,可吱聲不得,只有悶聲大發財了。

  和蘇良交好的官員齊上來給蘇良道賀,紀葦一黨自然也要虛情假意一番,正亂著,外面報紀葦父子來了,蘇良大笑:「紀丞相來了,好啊,就讓他看看我蘇某人撞天婚撞中的女婿。」牽了戰天風的手,轉過身來,紀葦父子已進了大廳,後面跟著高師爺。

  戰天風雖在紀府呆了幾天,卻沒見過紀葦,這時抬眼看去,見紀葦也是五十左右年紀,面白無須,胖胖的一張臉,身量也不高,肚子倒是極大,挺胸凸肚的,倒也有幾分氣勢。進廳呵呵笑,道:「聽說大將軍挑得佳婿,紀某特地帶犬子道賀來了。」

  「佳婿不敢當。」蘇良也是呵呵而笑:「但也將就看得過吧,至少不至於讓人笑話了去。」

  「是嗎?」紀葦眼角在戰天風臉上一掃,打著哈哈,他笑起來時眼睛瞇成了一條縫,讓人看不到他眼中的真實意圖,不過戰天風是了解內情的,聽得出紀葦笑聲中的含意,心中冷笑:「紀大肚子,你就樂吧,呆會我看你怎麼哭?」

  但凡撞天婚,都是當天成親,不再另挑日子,總之一切聽隨天意。喜堂是早就布置好的,下人給戰天風外面罩一件大紅喜服,便等著拜堂,他趁這個機會,便把那玉掛在了脖子上,那玉先掛上去時溫溫潤潤的,十分的舒服,但慢慢的卻越來越熱起來,到後來幾乎就象塊燒紅的鉻鐵了,這會兒戰天風已到了喜堂上,上百雙眼睛盯著,又不能取,可就把戰天風害苦了,只有盡量把胸膛縮進去,心底又是奇怪又是惱怒,暗罵道:「搞什麼鬼,莫非這鳥玉欺生,你大爺的,本窮少爺雖是窮了點,可還真不稀罕你,警告你老實點兒,真把本窮少爺惹毛了,我砸碎了你再丟進茅廁裡,看你囂張不囂張。」

  怪了,只說鬼怕惡人,原來這玉也怕,戰天風在心底發了這一回狠,那玉突地就涼了下去,竟是不燙了。

  戰天風大喜,咬牙低叫道:「你這鳥玉,果然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告訴你,本窮少爺正是天下一等一的惡人呢,從此老老實實的,好多著呢。」

  正發著狠,忽地感覺那玉似乎跳了一下,腦中隨即現出幻象,一張女孩子的臉,奇詭無比的出現在戰天風眼前,那是一張絕美的瓜子臉,但臉上沒有半點熱氣,就象那臉不是血肉做的,而是冰霜凝成的,尤其是那雙眼睛,射出來的光,竟彷彿帶著呼嘯的寒風,讓人情不自禁的要縮一縮脖子。

  這張臉一晃而逝,戰天風卻彷似給那眼中射出的寒光凍麻木了,好半天才清醒過來,差點就要驚呼出聲:「有鬼。」不過好在及時醒悟,沒有叫出來,手隔著衣服抓著那玉,再不敢讓那玉貼著胸口,心中怦怦亂跳,腦中急轉:「這鳥玉上到底有什麼鬼,剛才那女鬼是什麼人?為什麼找上我?難道便是這玉的化身?我嚇了她,她便現身出來嚇回我。」想到這一點,忙在心裡打躬:「玉姑奶奶,算我怕了你了,我知道靈玉認主,我不是你的主人,發財,我也不敢戴你,現在不便,呆會兒只要找著便當,我立即取你下來,你老人家愛上哪兒就上哪兒去,我絕不留難。」這麼禱了一通,那玉果然再無異常。

  一切妥當,丫頭牽了罩著大紅蓋頭的蘇晨出來,戰天風冷眼看著紀葦父子,等著奸計發動,卻突聞門上急報,竟是吞舟王來了。

  蘇良狂喜,與百官一起跪地迎接,戰天風自也跪下,心中又驚又喜,想:「今天這戲唱得大,本窮少爺回去有得吹了。」正琢磨著呆會怎麼把戲做足,不想先前繡樓上那俏丫頭這時卻做怪,將紅繩一頭塞到了戰天風手裡,這一來,蘇晨便與戰天風並排跪了,戰天風措手不及,腦子再不轉筋,只想:「蘇小姐就跪在我邊上。」一縷幽香透鼻而來,剎時間整個人就暈暈乎乎了,直到吞舟王在大批宮女太監簇擁下走進大廳,這才略為清醒。

  吞舟王約莫五十來歲年紀,中等身材,圓臉,下巴上幾根稀稀拉拉的鬍子,就象是沒澆大糞的韭菜,怎麼也長不齊個兒,一雙水泡眼,面色虛白,不過精神倒還好,呵呵笑道,道:「眾卿家起來,孤聞得蘇卿選婿,百官齊賀,孤在宮中也呆得煩了,也來趁趁熱鬧,眾卿不要拘束,若是拘手拘腳的,就不好玩了。」

  「今天一定有好玩的。」戰天風聽了這話冷笑,他一直冷眼盯著紀葦父子,這時眼見紀葦向紀勝使個眼色,便知道紀葦要發動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