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壺七公道:「小叫雞花樣繁多,跟你在一起遲早笑死,行了,說正經的,明兒個其他的事都不要你操心,紀小奸算好了的,就算繡球不打在你身上,最後也一定會落到你手裡,這天上掉下來的蘇家女婿你是當定了的,咱們開始玩是在哪時候,是在你和蘇小姐拜堂之前,紀姦父子會到蘇府來,那時候就可以和他好好玩一把,這中間怎麼做戲怎麼說話,我老人家要教你。」當下便一一叮囑戰天風,戰天風雖沒經過大場面,但平日也是興風作浪慣了的,捉弄人是拿手的本事,倒不要壺七公多教,一時商議停當,壺七公又自去了。

  次日一早,高師爺帶了皮秋親自來了,命兩個丫頭著意給戰天風梳洗了一番,隨即叮囑戰天風道:「你今日去城中十字大街撞天婚,那小姐姓蘇,蘇小姐的繡球向你扔來時,你就接著,蘇小姐就是你老婆了,然後蘇家會接你去當場拜堂成親,你跟著去就是,什麼都不要說,尤其不要提紀府一個字,只說是在一戶大戶人家幫工就行了,實在要問主家姓名,你就說姓姬,記住了,不許作怪,乖乖的,自有你的好處,否則七日後拿不到解藥,你就和那隻狗一樣下場了。」

  「你才和狗一樣下場呢。」戰天風心中暗罵,嘴上只是諾諾連聲。

  高師爺皮秋都是熟臉,怕蘇家的人認出來,都不跟去,只叫兩個下人帶了戰天風去。到十字大街,但見人山人海,好不熱鬧,十字大街本就是吞舟城最熱鬧的所在,蘇家又事先放出了風聲,來看熱鬧的自是特別的多,這也正是蘇家想要的,來的人越多,挑的機會越多不是,可惜紀葦早做了安排,讓九城兵馬司調了大批人馬過來,明裡說是幫著維持秩序,暗裡卻是故意拿捏,放進去的,都是老弱病殘和紀府找來幫襯戰天風的人,年輕壯實的,一個不放進去,來的人再多,進不去也是白搭。

  戰天風看在眼裡,暗暗點頭:「紀姦果然是權勢滔天,不過你機關算盡太聰明,本窮少爺翻牌就要你老命。」

  這時彩樓下面擠了已至少有數百人,卻都是老弱病殘,正中間那一團,還盡是紀府暗中找來的人,不相干的人便是看熱鬧也只能在邊上看,別人擠不進去,戰天風這正主兒自然是順順當當進去了,正對著彩樓正中,地勢最佳。

  彩樓下面,站了十餘名蘇府家丁家將,這才正宗是維持秩序的,呆會只要誰接到繡球,他們就會將那人保護起來,免得邊上的人眼熱哄搶,否則就不是撞天婚而是搶天婚了。彩樓上披紅掛彩,也站了幾個家丁,不過卻沒有女眷。

  戰天風一心想看看蘇小姐長什麼樣,想:「蘇小姐大家閨秀,無論怎麼說,不會比小紅長得差吧,不過也難說,蘇大將軍是武將,五大三粗的漢子,生下的女兒,不說五大三粗,只怕也有個四大兩粗,傻大姐兒,臉比屁股大,巴掌莆扇大,天熱不要扇,藉她的巴掌就好了,不過好便好,不好時,一巴掌扇在頭上,只怕就要到閻羅殿去涼快了。」他就沒去想過,紀勝丞相公子,什麼樣的美女沒見過,怎麼就會死乞白賴的纏上蘇晨。

  胡思亂想一回,猛地又想到一事,想:「啊呀,呆會破了紀小奸的奸計,正式拜了堂,是要入洞房的啊,我本意只是要幫蘇大將軍對付紀姦,幫來幫去,最後難道真要幫到他女兒的床上去?這好象有點不合江湖道義吧?而且七公說蘇大小姐是有心上人的,撞天婚只是不得已,心中並不情願,我要是冒冒失失真個往她床上爬,萬一她枕頭底下藏著把剪子,抓著我那傢伙喀嚓一剪刀,那戰爺我可就成戰姐兒了。就算蘇小姐下不了手,聽說她那心上人盧江也是將門之後,只是後來得罪了大王給全家抄斬逃去了他國,萬一那盧江為了心上人又潛回來呢,我往蘇小姐床上爬,盧江會客氣?」

  這麼胡思亂想中,突聽得一聲鑼響,戰天風急抬頭,只見繡樓上一個女子現身出來,這女子十六七歲年紀,一張清清秀秀的瓜子臉,比龍灣鎮上著名的陳二嬸新打出來的嫩豆腐還要白嫩三分,這時在低頭往下面的人堆裡看,臉上帶了三分羞意,更是迷人。戰天風一眼就看呆了,心中狂喜,想:「蘇小姐原來是這般迷人的一個小美人兒啊,這可美死我了,小紅若跟她比,真正提鞋都不配呢。」

  戰天風目不轉睛的盯著蘇小姐看,蘇小姐往下看的眼光裡卻現出失望之色,秀眉也鎖了起來,直到一眼看到戰天風,眼光才唰地一亮,一下子就定住了,臉上也飛起了紅霞。

  「蘇小姐看上我了。」戰天風狂喜,忙將胸膛用力挺了挺,眼睛也加倍睜大了,熱辣辣的回看著蘇小姐,蘇小姐與他眼光一對,竟是害羞起來,一下子將頭縮回了樓裡,但最後那一抹又羞又喜的眼光戰天風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心中大是得意,想:「靠著紀小奸安排得到蘇小姐的繡球,那不算本事,要蘇小姐自己看上我,心甘情願的把繡球拋過來,那才叫真本事呢,嘿嘿,真想不到,本窮少爺平素不洗臉,原來洗了臉還真是個小白臉,真能讓美人兒喜歡呢。」自鳴得意,心神盪漾,不免胡思亂想:「蘇小姐即是自願看上我的,該不會在洞房裡藏著把剪刀,平日只聽他們說把女人抱上床怎麼怎麼有趣兒,又怎麼欲仙欲死,又說是比吃紅燒肉還要加倍的油心爽口,今夜戰爺到要試試,到底是個什麼味兒。」

  神思飛揚,一雙眼睛拼命的看著樓上,不一會,蘇小姐果然又現身出來了,一露臉先就在戰天風臉上掃了一眼,隨即開口道:「大家靜一靜,小姐正在祭拜天地,馬上就出來了,大家不要爭,不要亂,有緣之人,自有天意。」

  「她不是蘇小姐?」戰天風一下子呆了,一顆心撲通一聲跌進了水裡,想:「蘇小姐原來真的只是個醜丫頭,所以先找個漂亮丫頭來撐場子,這在江湖上叫什麼來著,對了,叫掛羊頭賣狗肉,慘了慘了,原以為是碗紅燒肉,端出來卻是盆糠粑粑,這叫本窮少爺怎麼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