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撞天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天將暮,寒鴉亂啼。

  一個少年懶洋洋的躺在牆角,破棉衣敝開著,對呼嘯而過的寒風恍若不覺,要睜不睜的一雙眼睛,只在碼頭上的人堆裡掃來掃去。

  這少年叫戰天風,是這龍灣鎮的一個小混混兒,打小時也曾是富家子,傭僕跟著私塾讀著,但七歲時家中遭盜還給放了一把火,父母雙亡家業精空,就此流落街頭,天落一口地撿一口,竟也給他活了過來,但打小在街頭掙命,也養成了一身的潑皮性氣,這一帶的老實人家,輕易是不敢招惹他的。

  船靠岸了,碼頭上的人騷動起來,戰天風悄悄起身,靠了過去,隔著七、八丈遠近時,船上開始放板搭橋,這是戰天風選定的最佳時刻,他雙手一揚,手中各抓著一隻大老鼠,飛拋出去,落點奇準,正落在人堆中的女眷中,那幾個女人一心在準備著上船,突然頭頂落下個東西,驚叫聲中再看清是兩隻吱吱亂叫的大老鼠,頓時就死命的尖叫起來,亂跳亂蹦,東倒西跌,整個人群立時就全亂了,戰天風便趁這個機會急步竄過去,口中亂叫:「老鼠老鼠,快打老鼠。」身子在人堆中一通亂鑽,順手便撥了三根金釵,摸了兩個手絹包兒,手絹包裡硬硬的,不用說,包著的必是金銀錠兒。

  他手腳奇快無比,一得手,立即鑽出人堆,向河邊跑去,到岸邊,裝作給什麼絆了一下,一個滾子便向河裡滾去。他打小在河裡泡大,水性精熟,只要入了水,即便那些人發覺了追過來,也休想抓得住他。這樣的把戲他已玩過不止不回,從來沒失過風。

  眼看入水,戰天風突地覺得腳脖子一緊,身子同時間騰空而起,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整個人已撲通一聲落在了船板上,摔得他眼冒金星,五臟離位,隨即胸口上更踩了一隻腳,那腳力重,就象一座山,戰天風的感覺裡,胸口好象給踩得陷了進去,別說動一下,想吸口氣都是難比登天。

  那隻腳的主人是個青衣漢子,三十來歲年紀,一張臉又黃又瘦,生象個癆病鬼,如果不是親身領受,打死戰天風也不信這人腳上會有這麼大的力道,這人左手上還提著一節纜繩,很顯然,戰天風便是給他用這節纜繩纏著提過來的。

  「倒霉,出門沒祭瘟神爺,碰上個遭瘟死的癆病鬼。」戰天風暗罵,知道這次糟了,他心底明白,這黑瘦漢子不是個癆病鬼,而是個武林高手,他平日在街頭放潑,也算得上是機變百出,即便是再不利的形勢下,也總能想到脫身的辦法,但這會兒面對著這黑瘦漢子的這隻腳,他卻是半點辦法也沒有。

  黑瘦漢子伸手從戰天風懷裡掏出金釵和手絹包,扭頭看向船艙裡出來的一個中年漢子,道:「高師爺,是這小子在搗鬼。」

  那中年漢子四十左右年紀,穿著一身綢,右手中指上還勒著個老大的玉扳指,戰天風身子不能動腦袋還是能動的,扭頭看了這漢子的模樣,心中轉念:「這人竟是個師爺,賈大爺算得上碼頭上第一號人物了,也不過他這身裝扮,什麼人府上用得起這樣的師爺啊?」

  那高師爺向這邊瞟了一眼,道:「一腳踩死了扔到河裡餵魚,問什麼?」

  戰天風魂飛魄散,知道只要這黑瘦漢子腳往下一踩,自己小命立時玩完,他腦子靈光無比,不等那黑瘦漢子答應,猛力吸一口氣,大叫道:「我知道一個天大的秘密。」

  他這一叫竭力掙長了脖子,那情形象極了一隻初學打鳴的公雞,不過聲音倒還真大,一時間碼頭上下的人都向他看過來,那高師爺本來扭開了頭,這時也扭頭看過來,看到他眼光轉過來,那黑瘦漢子的腳自然也不再踩下。

  高師爺眼光與戰天風眼光一對,哼了一聲,卻並不出聲,戰天風心中冷哼:「這種鳥師爺都是老狐狸,不過碰上了本窮少爺我,真狐狸也要上當。」裝出一臉驚急害怕巴結討好的神情道:「高師爺,我真的知道一個天大的秘密,是關於傳國玉璽的,當日十四王子泥馬渡江,過了江,高興之下不小心,卻把隨身帶著的傳國玉璽失落了,傳國玉璽你知道吧,就是大皇帝用來下詔蓋章的大印啊,那可是國之重寶,誰拿到了誰就可以坐大皇帝的寶座啊,但撿到這傳國玉璽的卻是個老漁翁,老漁翁不識貨,拿到玉器輔去賣,玉器輔的師父卻是個識貨的,也不告訴東家,當夜便帶了傳國玉璽跑了,湊巧的是,那師爺是我一個遠房親戚,我剛好就有他的消息,而且我還認識他——。」說到這裡,他不說了,只是看著高師爺。

  十四王子泥馬渡江,天下皆知,很多人也都知道傳國玉璽在他身上,但說什麼傳國玉璽在江邊失落了又給一個什麼老漁翁撿到了,卻純是戰天風瞎編的,不過他打小在街頭混,騙過的人比走過的路還要多,經驗豐富無比,最難得的是他練出了一樣本事,說起謊話來誠懇無比,便是天下最多疑的人,也休想從他眼中看出一丁點兒他是在說謊的痕跡。傳國玉璽為天下重寶,而從高師爺的穿著上,戰天風看出高師爺的主家絕不是一般人,不可能不對傳國玉璽感興趣,而只要高師爺有興趣,戰天風一條小命就算是從鬼門關回來了。看人說話是街頭混混必需要有的本事,但在那黑瘦漢子落腳的剎那能看出高師爺大致是什麼人,估計對什麼感興趣更對症下藥的編出相應的謊話,卻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對自己的機變,戰天風心裡也是暗暗得意。

  高師爺的反應卻有些出乎戰天風的意料,他沒說信,也沒說不信,一雙三角眼,只在戰天風身上掃來掃去,那不似在猜疑戰天風是不是說了謊,而恍似牛販子在看牛,看得戰天風心裡直發毛。

  看了幾眼,高師爺對那黑瘦漢子略一示意,那黑瘦漢子鬆開腳,戰天風胸口一鬆,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心中得意:「本窮少爺就不信你不上當。」翻身爬起,剛要說話,高師爺先開口,卻不問傳國玉璽,反問起了他的名字,道:「小子,叫什麼名字。」

  「戰天風,但也有人喚我做叫雞公。」

  這時碼頭上的女眷都上了船,聽了戰天風的話,便有幾個哧哧笑了起來,高師爺臉上也泛起一絲微笑,不過那笑裡好象別有味道,戰天風騙過的人多了,卻從沒見過象高師爺這樣叫他難以捉摸的。

  高師爺又道:「你走兩步看看。」

  這要求更怪,戰天風心中暗叫:「真個是牛販子相牛嗎?還要走兩步,接下來是不是還要看看牙是幾歲口啊。」心底罵娘,臉上可不敢含糊,高師爺讓他摸不透,在沒掌握主動之前,可不敢放刁拿自己小命開玩笑,依言便走了幾步,他素來沒個走像,不是肩打斜便是腳打拐,這時雖拿捏了一下,但平時油慣了,再拿捏也好不到哪兒去,僵著身子反而怪模怪樣,那邊的女眷又有幾個笑了起來。

  這回高師爺卻也笑了,但笑的意思還是和那幾個女人不同,不是為戰天風走路的怪樣,而是為另外的東西,戰天風心中越發起毛,暗中嘀咕:「這鳥師爺不會是個人妖吧?」

  「很好,不錯。」高師爺點點頭,對那黑瘦漢子道:「皮秋,帶他下去,別讓他溜了。」

  「是。」皮秋一抱拳,伸手在戰天風腰間戳了一下,點了戰天風的軟麻穴。

  戰天風本想把高師爺哄圓了,找個機會開溜,沒想到高師爺會是這樣安排,雖給點了軟麻穴,但嘴巴能動,急叫道:「高師爺,你要帶我到哪兒去?你不想聽那個大秘密了嗎?」

  高師爺微微笑:「我帶你去個好地方,秘密嘛,慢一點兒聽沒關係的。」

  「但我這人忘性大,你現在不聽,過一會兒,說不定我就不記得了。」

  「年輕人忘性這麼大啊,沒事,忘了就忘了吧。」高師爺說了這句話,自行進艙去了,再不理戰天風。

  皮秋抓了戰天風腰帶,象提一捆爛白菜一樣把他提了起來,向艙中走去,船板在戰天風的腦袋前面一晃一晃,晃動的,還有高師爺那莫測高深的眼神,戰天風一陣頭暈,心中忐忑,想:「到底是小狐狸把老狐狸騙了呢?還是老狐狸騙了小狐狸?」把握不定,又想:「小狐狸騙老狐狸是想活命,老狐狸騙小狐狸又是為了什麼呢?」左思右想,越發的捉摸不透。

  皮秋把戰天風扔在了一個船艙裡,道:「小子好生呆著,不要打什麼主意,在老子手底,你逃不了的。」

  「三腳貓拳腳加個點穴法,有什麼了不起,要是那夜的劍仙肯收我啊,可憐,就你這點子功夫,本窮少爺吹口氣也能吹死你。」不過這話是戰天風在心裡說的,臉上仍是一臉的老老實實,甚至還向皮秋陪了個討好的笑臉,眼前虧他是絕不肯吃的。

  戰天風心裡這話,還真不是吹牛,那還是幾年前,當時他也就是十一二歲的樣子,那天倒霉,沒能弄到吃的,睡到半夜餓醒來了,往天上一看,突然看見有一個人在空中飛,當時是個大月光的晚上,絕不可能看錯,也不是戰天風餓花了眼,第一眼看見,他確以為是自己餓昏頭了,再細看,沒錯,確實是一個人,一個道士,有鬍子,大約有五、六十歲年紀了,穿一襲青色的道袍,腳底一雙麻鞋,踩在一柄亮光閃閃的寶劍上,由東往西飛掠。

  戰天風當時幾乎驚呆了,他平時最自負的就是腦瓜子轉得快,但那一會兒,腦子裡卻完全是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起,直到那劍仙要飛走了,眼瞅著看不見了,他才猛地想起,自己遇到劍仙了,急跳起來狂喊,要那劍仙等一等,收他為徒,帶他走。那劍仙雖然飛得不是很快,但比一般的快馬也要快多了,沒等戰天風叫出幾個字,那劍仙早沒影了,戰天風那個悔啊,當真把腸子都悔青了。雖然沒能拜得劍仙為師,但並不妨礙戰天風看不起一般的練武之人,別說是皮秋,便是再聲名赫赫的大俠豪客,只要他不能御劍在天上飛,就休想戰天風會正眼看他。

  不一會船就開了,也再沒人來管戰天風,戰天風肚子咕咕咕一陣叫,餓了,喂了兩聲,無人理他,嘴中咒罵:「你大爺的,也給本窮少爺送碗飯來啊。」罵了兩句,又琢磨一回高師爺的心思,船艙搖搖晃晃的,竟就睡著了。

  「臭小子,睡得倒舒服。」一陣罵聲把戰天風驚醒,是皮秋,一掌拍開他穴道,叫道:「到了,起來自己走,不要打鬼主意,大爺跟著你呢,敢弄鬼,小心你的皮。」

  「不敢不敢,在你皮大爺如此絕世高手面前,小的如何敢弄鬼。」戰天風擠一個笑臉,心中暗罵:「又瘦又黑的猴子精,霜打水泡的癆病鬼,嚇你祖宗呢,只要本窮少爺有下水的機會,你就哭吧。」打定主意,只要稍有機會,立即跳進河裡,雖然他對高師爺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非常的好奇,但小命更要緊。

  可惜戰天風打錯了算盤,船竟是靠岸了,弄了一匹劣馬給戰天風騎著,且皮秋打馬時時跟著,戰天風雖然瞧不起武功,但心裡也知道,除非入了水,陸地上他在皮秋手底絕對跑不了,便裝出特別老實的樣子,不時還拍拍皮秋的馬屁,他在街上混的,練得一張蜜糖嘴,哄死人不嚐命,皮秋給他哄舒服了,看得到鬆了些。

  上岸走了半日,進了一座大城,戰天風明白到了地頭,暗暗點頭:「我就說這高師爺必有來頭了,原來是在王都裡混,東家只怕不是丞相就是大將軍了。」

  原來這大城是吞舟國的都城吞舟城。吞舟國北有大湖,傳說遠古時湖中有能一口吞下大船的巨魚,吞舟國因而得名。吞舟國有三州十三城之地,在以前六霸的時候,只能算小國,隨著各大國的分崩離析,現在的吞舟國竟可以算得上是大國了。做為吞舟國民,戰天風還是第一次來國都,大是好奇,反正也跑不了,東瞅西看,看了一路的熱鬧。

  還真給戰天風猜著了,高師爺還真是吞舟國丞相紀葦的師爺,紀葦是吞舟國第一紅人,手握重權,朝中大臣,十九是他一黨,當真是權頃朝野,氣焰滔天,不過民間卻是罵聲一片,戰天風知道進的是紀府,立即便暗罵一聲:「原來高師爺的東家是這大奸臣,呸,呸,倒霉,要是其他王公大人,本窮少爺死不了回去還有得吹,進了這紀府,光耀是沒有的,只好沾一身臭氣,吹起來臭死人。」他雖是個小混混,面子卻要得緊,真說起來,騙人還只是第二,吹牛倒是第一了。

  進了紀府,皮秋帶戰天風到一個小房子裡,過了小半個時辰,一名家丁過來對皮秋道:「高師爺說讓這小子洗個澡,換身衣服再帶給公子去看。」

  戰天風聽了大奇,想:「洗了澡換了衣服帶給他家公子看,什麼意思?相姑爺麼?可也要小姐看啊?」猜不透,又想:「可能小姐不好意思看,所以讓公子看,卻不知紀大奸臣的女兒長得什麼樣?比小紅如何?」小紅是龍灣鎮上的妓女,在那小地方也算是頭牌名妓了,戰天風當然沒嫖過,沒錢啊,就有錢也先進賭場,不過有一回曾爬到屋頂上看嫖客嫖小紅,那會兒他年紀還小,惡作劇的心比色心大,看到高興處,往裡面扔了一塊大石頭。

  那家丁帶戰天風去洗澡,皮秋在後面跟著,到一大盆子水,結實搓了一遍,又換了衣服,卻是一套青色的緊身勁裝,還挺合身,戰天風換上,左顧右盼,自己也覺得頗為精神,自鳴得意的想:「原來本窮少爺長得還蠻俊的呢,紀大奸臣的女兒若是看見,必定要愛死我了,頭痛啊,真若是紀大奸臣的女兒愛上了我,我要不要娶她呢?」

  仍是那家丁帶路,皮秋在後押著,七彎八拐的進了一處廳子。進廳,戰天風一眼就又看到高師爺,站在一個年輕人邊上,那年輕人二十來歲年紀,打扮華貴,一張小白臉,眉間略帶青色。

  「這就是紀公子紀小奸臣了,典型的酒色過度啊。」戰天風心中嘀咕,趴下叩頭。

  高師爺喝道:「抬起頭來。」戰天風依言抬頭,高師爺看了那紀公子道:「公子,怎麼樣,象吧?」

  紀公子在戰天風臉上細看了兩眼,微微點頭,道:「有一點兒,但還不太象。」

  高師爺笑道:「我以為,只要有一點象就行了,到那一日,我們打發一幫老的病的殘的,只放這小子在中間,公子以為——?」

  「那臭丫頭沒得挑,加上這一點點象——?」說到這裡,紀公子猛地一拍巴掌,大笑道:「好,我看這條計可行,高師爺,這事交給你了。」

  「公子只等著看好戲就是。」高師爺躬身,對皮秋道:「帶這小子下去,看好了。」

  皮秋應了一聲,帶戰天風出來,戰天風心中嘀咕:「一點點象,拋繡球,放我在中間,什麼意思?」一時間怎麼也猜不透高師爺到底打的什麼主意,不過有一點他是明白了,高師爺根本沒上他的當,帶他來,跟什麼傳國玉璽的大秘密沒有半點關係。

  「老狐狸終究是老狐狸,小狐狸還是上當了。」戰天風咬牙:「但這老狐狸的狐狸尾巴到底藏在什麼地方呢?他那條計,又是要對付誰?」

  皮秋帶他出來,這回好一點了,竟叫了飯來給他吃,飯後不久,高師爺來了,後面跟著個家丁,牽著一條狗,高師爺看了戰天風道:「戰天風,你走運了,公子爺看上了你,要賞你一宗福貴呢。」

  「老狐狸給小狐狸下餌了。」戰天風心中低叫,嘴上卻道:「多謝公子爺,更要感謝高師爺提攜。」

  「你小子識趣就好,乖乖聽話,有你亨不盡的好處。」高師爺點頭,從懷裏摸出一個小小的玉葫蘆,倒出一粒紅色的丸子,小心翼翼的剝去外面的紅皮,露出裡面的黑色藥芯,桌上還有戰天風吃剩的肉包子,高師爺順手拿過一個,將那藥芯塞進肉包子裡,掃一眼戰天風,道:「小子,看清了。」說著逗一下那狗,拋出肉包子,那狗抬起嘴來叼著,一口吞下,過了不到三聲數,那狗突地一聲慘嚎,一下子跌翻在地,口鼻間同時噴出血來,在地下掙了兩掙,便就斷了氣。

  戰天風早猜到那藥丸必是毒藥,卻想不到毒性如此厲害,一時間心臟狂跳,腦中剛閃念:「難道這老狐狸也要給我餵毒?」念頭剛起,突覺脖子一緊,給皮秋象捏鴨子一樣捏住了脖子,高師爺從那葫蘆裡又倒出一粒藥丸,冷冷的看著戰天風道:「這毒藥叫一笑丸,就是說笑一笑的時間裡就能置人死命,不過只要外面的封皮不去掉,七天內不會有事,你乖乖聽話,到第七天自然給你解藥。」

  戰天風給皮秋捏著了脖子,想不張嘴也不行,高師爺說完,將藥丟進戰天風嘴裡,先前那牽狗的家丁過來給戰天風灌兩口水,將藥丸衝了下去。

  藥丸入肚,戰天風魂魄齊飛,皮秋一鬆手,他立時彎腰大咳,妄想著能把藥丸咳出來,這會兒皮秋倒是不阻止他,看他咳了半天,冷笑一聲:「再咳,把藥丸在肚子裡咳破了,你小子就和那死狗一樣了。」

  這話管用,戰天風一聲咳到一半,再不敢咳出來,直憋得面紅耳赤。

  高師父哼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來,道:「小子,在這上面按個手模。」

  戰天風過去,看那紙,原來是一張賣身契,上面寫著他戰天風的大名,聲稱因家境貧寒生活無著,自願賣身紀府為奴,不但是他自己,便是以後娶的妻子生的兒子,也全都自動轉為紀府家奴。

  高師爺花這麼大心力,又抓人又下毒,難道只是要戰天風賣身為奴,那也太不可思議了,這世道別的不好說,想買個奴隸那可是太容易了,用得著這麼費事嗎?事情絕不是這麼簡單,戰天風腦子裡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只是個套兒,真正的刀把子在後面呢。」

  但象戰天風這種街頭混的人,最慣見風使陀,知道此時無論如何抗拒不得,再有陰謀,那也得往裡面跳,當下便毫不猶豫的按了指模,還討好的對高師爺笑道:「高師爺,早知只是要我的一紙賣身契,直說好了,我人輕命賤,能賣身進紀丞相府為奴,不知多麼榮光呢,倒可惜了那一笑丸,那藥一定很貴吧。」嘴中拍馬屁,心底同聲暗罵:「呸呸呸,只有烏龜王八蛋才願意進紀府,紀大奸臣這黑心王八蛋,別說給他做家奴,就是做他祖宗,本窮少爺還嫌無臉見人呢?過住的各路神仙鬼仙男仙女仙狐狸大仙灶王燒火仙,可千萬別把我哄老狐狸的話當真啊。」

  「你識趣就好。」高師爺嘿嘿一笑,收了賣身契,對皮秋道:「帶他下去,弄點好東西給他吃,公子爺說他臉有菜色呢,要餵壯點兒。」

  戰天風大罵:「你祖宗的,什麼叫餵壯點兒,餵豬麼?」不過想到有好東西吃,不由自主就是滿嘴口水,便又罵自己:「人家當你做豬餵呢,你還流口水,真是豬啊,男兒漢要有志氣,這樣的東西,絕對不要吃。」不過到晚間丫頭端了晚飯來,看著一桌子菜,大肉油光閃閃,烤雞金光燦燦,燒魚紅光耀眼,一腔志氣立時散於無形,想:「志氣幾多錢一斤,不管餵豬不餵豬,放著眼前的好東西不吃那肯定是豬,最多本窮少爺邊吃邊罵還他好了。」於是口中叫著:「紀小奸臣你這條豬啊,我吃了你的豬腳啊。」抓起一個紅燒豬腳,一口便啃下了半邊。

  皮秋給戰天風安排了一間房子,叫他不要亂跑,便就不管他了,肚子裡裝著一笑丸,皮秋沒看著,戰天風也不敢跑,吃飽喝足了一個人在房裡發呆無聊,便琢磨高師爺到底有什麼陰謀,但這麼憑空想,怎麼想得出來,在房中走來走去,一邊走一邊念叼:「老狐狸到底有什麼陰謀詭計呢?」

  這麼念叼著,忽聽得一個聲音應道:「我知道。」

  這聲音突如其來,戰天風嚇一大跳,急扭頭向門口看去,門邊並沒有人,又向窗子邊看,也沒有人,正自疑惑,是不是自己耳朵聽錯了,那聲音又響了起來:「臭小子,看什麼呢。」

  這回聽得真切,確是有人說話,聲音蒼老,顯然說話的人年紀不小了,但叫戰天風驚異的是,聲音並不是外面傳來的,就出自房裡,可房裡明明沒人啊,房子不大,東西也不多,就一床一桌一椅,桌上一個茶壺一只杯子,所有的東西一眼可以看個清清楚楚,要是有人,怎麼可能看不到?

  戰天風又驚又疑,退兩步身子靠牆,叫道:「是誰在說話?是人是鬼?告訴你,我前世是蕩魔祖師轉生,妖魔鬼怪撞著我,有死無生呢?」

  「呵呵。」那聲音笑了起來:「臭小子原來這麼厲害啊,那到要問清楚了,魔撞著你怎麼死,鬼撞著你又怎麼死呢?」

  戰天風早尖耳聽著,這次確定聲音就是在這房裡,可卻彷偏偏見不到人,心中打鼓,又琢磨:「這老傢伙不問妖不問怪,只問魔和鬼,我知道了,這老傢伙不是魔就是鬼。」想到這一點,滿背心是汗,心中低叫:「老娘,祖宗,戰天風前世不行運,今世鬼上門。」第一個念頭只想跑,可惜後背心就是牆,心中急跳,腦子倏倏倏亂轉,想:「不管是老鬼還是老魔,我就針對著這兩點嚇嚇他再說。」強自打個哈哈,道:「怎麼死啊,那是各有各的死法,我說了你別怕啊,可千萬別跑,我比較饞,能吃不能吃的都想啃一口,一般來說,鬼比較瘦,毛又多,我就喜歡烤著吃,到七分火候,外焦裡嫩,咬一口,那叫一個脆。」說到這裡,他舌頭還伸出來在嘴邊繞了一下,裝出一副饞像,耳朵卻是加倍的扯長了聽著,看那聲音還在不在,可惜話剛落音,那聲音便叫道:「這吃法別致,那魔呢?又是怎麼一個吃法兒?」

  「這老鬼竟是不害怕,慘。」戰天風心底哀叫,突地想:「對了,這老鬼不是鬼,是魔。」想到這點,又打起精神道:「若是魔呢,那又是另一種吃法,魔一般比較胖,肉多,最好是煎著吃,當然,事先要洗剝乾淨了,腸子可以餵狗,大糞用來肥田,沒有丁點兒浪費。」

  這麼說完,心想著老魔頭該嚇跑了吧,可惜那聲音又響了起來:「這吃法也勉強。」

  戰天風差點要跪下了,但這一句裡,他卻確定了那聲音的來處,竟是從桌子上的茶壺裡發出來的。那茶壺腰身大約有大海碗大小,壺口還要小著一圈兒,要說誰能藏身茶壺裡,打死戰天風都是不信的,只能是鬼怪邪物,但戰天風突然間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叫道:「你老是狐狸大仙,是不是?」

  狐仙的傳說,到處都有,戰天風混的那小鎮上就常鬧狐仙,雖然從沒見誰揪一個出來,但說起來都是有鼻子有眼的,戰天風也從沒懷疑過,而狐仙最喜歡呆的,就是罈子裡碗櫥裡,所以戰天風會突然生出這麼個想法。

  那聲音呵呵笑了起來:「臭小子,現在才想到,也真是後知後覺了。」

  戰天風又驚又喜,聲音打顫,叫道:「你老真是狐狸大仙。」

  「老夫壺七公是也。」

  「狐七公大仙。」戰天風雙膝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連連叩頭道:「狐七公大仙,小的戰天風給你老叩頭了,小的祖宗十八代,最敬的就是狐仙,最愛的就是狐狸,小的打小頑皮,打貓戳狗,無所不為,就是沒打過狐狸,你老便不看別的,便看在小的這份敬狐的心上,也千萬救救小的啊。」這麼說著,心中卻在打鼓,原來有一年他在個牆洞裡逮住了一隻小狐狸,當時也是餓極了,就把小狐狸打死剝皮烤著吃了,這時便想:「聽說狐仙極靈,這件事不知這狐七公知道不知道,若是知道,我就死了。」

  壺七公道:「你小子油嘴滑舌的,不過老夫細察了一下,你敬狐的心倒是個真的,所以才出來和你說話,但有一件事你要先弄清楚,老夫的壺,是茶壺的壺,不是狐狸的狐,更不是胡說八道的胡,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明白了,你老一定是在茶壺裡修成仙道的,所以改跟茶壺姓了。」戰天風連連點頭,懸著的心落了下來,想:「原來狐仙也不是什麼都知道啊,這一點要記住,以後說不定就用得著呢。」心中轉著念頭,眼睛卻巴巴的看著茶壺,盼望壺七公能現身出來,但壺七公在茶壺裡呆著似乎很舒服,並沒有出來的意思,卻開口道:「戰小子,你猜不透高師爺有什麼陰謀是吧,老夫可以告訴你。」

  「你老請說。」戰天風忙又叩頭,心中突又想到一點:「壺七公必是紀府中的狐仙,所以不知道我在那小鎮上的事,哈,我知道了,原來狐仙也是分地盤的,自己地盤上的事,天知地曉,別人地盤上的,那就昏頭黑腦。」明白了這一點,心中大是得意,不想那壺七公竟就看了出來,叫道:「臭小子,眼珠子亂轉,想到什麼壞主意了?」

  戰天風嚇一大跳,忙道:「不是打什麼主意,小的只是想到你老叫壺七公,而我的外號喚做叫雞公,聲音相近,明顯是跟你老有緣呢,所以高興。」

  「叫雞公,哈哈哈。」壺七公大笑,笑了一回,道:「叫雞公小子啊,你知道紀葦是什麼人嗎?」

  「紀葦是大奸臣,天下皆知,那還要問。」戰天風答。

  「吞舟國通共就這麼一畝三分地,什麼天下,說得那麼誇張。」壺七公哼了一聲,道:「那你知道吞舟國還有忠臣嗎?」

  「有啊。」戰天風點頭:「大將軍蘇良就是天下,不,吞舟國盡人皆知的大忠臣,只可惜為紀奸所害,給大王貶嫡在家,氣病了據說快不行了呢,唉,這正象是戲裡唱的,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啊。」說著長長嘆了口氣。

  壺七公哼了一聲,道:「聽你小子的語氣,好象還挺有忠義之心呢?」

  「那當然。」戰天風一拍胸脯:「我們在江湖上混的人,最講究的就是忠義二字,最敬的也就是蘇大將軍這樣的好漢子,七公可莫要小看了我呢?」他胸脯拍得山響,掙得面紅耳赤,卻只惹來壺七公的一陣大笑,叫道:「行啊小子,倒看你不出,還知道個忠義二字。」笑聲略收,道:「高師爺這陰謀,便是針對蘇大將軍的。」

  戰天風吃了一驚,道:「高師爺這陰謀是針對蘇大將軍的?」

  「是。」壺七公叫:「紀姦有個兒子叫紀勝,而蘇大將軍有個女兒叫蘇晨,紀勝不知在什麼地方看見了蘇晨,竟就起了個色心,要娶蘇晨,紀姦只有這一個兒子,雖然不情願,但也只有厚著臉皮遣人去蘇府提親,蘇大將軍卻一口拒絕,回了紀姦八個字:蘇門虎女,不嫁犬子。」

  「好一個蘇門虎女不嫁犬子,果然是有氣勢。」戰天風在腿上猛一擊,大是興奮。

  壺七公接下去道:「紀姦接到蘇大將軍回信,氣壞了,但紀勝要死要活的,又沒有辦法,紀姦就想到一個主意,去跟吞舟王說,說什麼合朝上下都說他和蘇大將軍不和,其實根本沒有那樣的事,為了證明他和蘇大將軍是一條心,他願和蘇大將軍結成兒女親家,這樣朝野就沒話說了,也利於安定吞舟國的民心,吞舟王昏庸,竟真的信了紀姦這番話,下詔賜婚,要蘇大將軍將女兒蘇晨嫁給紀勝。」

  「豈有此理。」戰天風大是氣憤:「大王真是昏了頭了,雞蛋鴨蛋臭鹹蛋,就沒一個趕得上大王這昏頭糊塗蛋。」說到這裡又追問:「那蘇大將軍答應沒有?是了,他是忠直漢子,一定是寧死不屈,公然拒旨了。」

  「那倒沒有。」壺七公道:「蘇大將軍一腔忠義,他是不會公然拒旨的,但他另想了個辦法,說是因女兒蘇晨打小體弱多病,便在佛前許下了天婚,許諾只要蘇晨能平平安安長到出嫁的年齡,就拋繡球撞天婚,繡球打著誰就嫁給誰,算是對佛祖保佑的感激。」

  「撞天婚?」戰天風訝叫:「要是撞著瞎子聾子跛子呢?那也嫁,那不是太委屈了蘇小姐嗎?」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壺七公嘿的一聲:「蘇大將軍不願擔抗旨的罪名,又不願把女兒嫁給紀勝,除了這樣,還有什麼辦法。」

  「也是。」戰天風點頭,突地想到先前紀勝和高師爺的話,猛叫起來:「啊呀,他們打我的主意,難道是要我去接蘇小姐的繡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