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誅滅奸閹(16)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風火神雷教早在大江兩岸佈下嚴密的偵察網,六大派的行程全在掌握之中,最先入河南境內的是青城派,青城七子餘下的六子全來了,包括二、三代弟子,共有二十多人,到伏牛山下的老君觀,給楚天英幾個堵住了。

  青城派的掌門人是七子中的大師兄秋呤,餘下分別是秋雨、秋晴、秋悲、秋葉、秋林,死了的秋風子排行老四。除秋呤可算一流高手,其餘的勉強能挨著一流的門檻,但七子齊出,聲勢也是不弱,在七大派中名頭僅次於少林武當兩大派。

  捉六大掌門的事,袁矮子自重身份,不願動手,兩雷神卻是興致勃勃,自也少不了張玉堅六個,再加上楚天英,一共九個人,另帶了莊丁押人。

  為避免洩露風聲,楚天英幾個是半夜裡動的手,可憐,青城七子平日聲名赫赫,威風八面,碰上楚天英兩雷神這一群餓虎,不到兩個照面,個個失手遭擒,點了穴道,連夜運了回來。

  到莊上,請六子與袁矮子及群雄相見,說了原委,六子半信半疑,楚天英道:「我們也知道你們難以相信,所以要請你們去見少林三神僧,他們的話你們該信,不過得稍等一等,三神僧現在給囚在大悲堂中,只有見一次的機會,得等我們捉了其他五大掌門人,你們六個一塊兒去。」

  堂堂七大門派,一直是武林中流砥柱,七大派掌門人更個個德高望重,威震武林,但在楚天英嘴裡,說捉就捉,彷彿去塘裡捉魚一般,秋吟幾個又羞又怒,卻也暗暗驚心,想:「虧得他說他是一番善心,否則武林七大派,只怕有六派要悄無聲息的亡根滅種。」

  其餘五派也差不多,先後遭擒,全軍盡沒。

  六大掌門捉到手,張玉堅道:「第一步算是順利,咱們第二步還是和先前一樣,再攻少林寺,楚天英則帶六大掌門去見三神僧。」

  楚天英道:「第一次不熱鬧,咱們這次給他們來個熱鬧的,多去些人,帶了銅鑼大鼓,再多買些鞭炮,便上少林寺唱戲去。」

  他這主意有新意,童千斤第一個叫好,群雄願去的都去,連安飛這小鬼頭也跟了去,扛了兩大捲鞭炮。

  到少林寺,袁矮子兩雷神等四面邀戰,其餘的便在寺外敲鑼打鼓大放鞭炮,裡面少林群僧緊張到了極點。外面卻嘻嘻哈哈,笑鬧不絕,更有那能唱的,唱開了小調,一時南腔北調,大鼓梆子,此起彼落,把少林寺莊嚴了千年的山門佛地,變成了個大戲台子。

  震天喧鬧中,楚天英領了六大掌門悄無聲息的進了大悲堂,三神僧的話,六大掌門信,怒罵聲中,定下大計,先服下曹傑的毒,假作屈服,再服楚天英的解藥,待英雄大會上曹傑自己露出狐狸尾巴後,再出其不意的反弋一擊。

  計策已定,六大派分頭入寺。

  四月十六群雄到齊,英雄大會開始。

  曹傑果然先毒翻了六大掌門人及少林方丈大拙,以七大門派的存亡相威脅,眾掌門頑抗一陣後,依計應允了他。楚天英隨後悄悄替眾掌門解了毒,自然都是用的龍玉鳳的乳汁。

  是日大會開始,曹傑信心十足,上台道:「時逢亂世,內有昏君汙吏及內行廠荼毒百姓,外有倭寇侵我疆土,哀民遍野,百姓苦不堪言,我武林兒女,學一身本事,豈可坐視父老鄉親受苦,所以殷某這次重新出山,組建飛龍教,內反昏君,外抗倭寇,誓要救天下黎民於水火。我組建飛龍教的設想,事先徵得了七大門派的同意,並且七大門派都已決定,一體加入飛龍教,共創大業,所以我殷切希望天下英雄,但凡心中有一腔熱血的,都來加入我飛龍教,為天下百姓出一把力。」

  他一說完,群雄大譁,議論紛紛,曹傑的話冠冕堂皇,但說七大派會同意一體加入飛龍教,卻也沒幾人相信。楚天英等人早有準備,楚天英拿了一個鬼面攔了臉,冷笑一聲道:「七大派會加入飛龍教,鬼才相信,據我得來的消息,是你用毒藥毒翻了少林三大神僧和各大掌門,然後脅迫他們加入的。」

  他這番話以內力發出,聲震全場,群雄頓時大嘩。

  曹傑沒料到會有人說這樣的話,怒視著楚天英道:「你是什麼人?拿下你的鬼面具。」

  楚天英冷笑:「我嘛,我是知情者,我不但知道你是用藥脅迫了七大掌門,而且知道你另有一個名字叫曹傑,便是那荼毒天下的大奸閹,而你的真名卻是叫西門傑,父親是倭寇德川幕府首席劍客西門柳,你是真正的倭寇頭子,化身曹傑,是為了弄亂我大明政權,組建飛龍教,是為了摧毀我中華武林,最終勾結倭寇大軍,占我中華錦繡河山。」

  他這番話,把曹傑的底子全揭了出來,群雄議論聲四起,曹傑又驚又怒,實摸不清楚天英是什麼路數,喝道:「你滿嘴謠言,休想有人會信你的,你到底是什麼人,造謠生事,到底有何目地,再不拿下鬼面具,老夫便要出手了。」

  「你不男不女,身份稀奇寶貴,可不敢勞你老人家的駕。」楚天英嘻嘻一笑:「我是誰嗎?老熟人了,請看。」拿下鬼面具,卻做了個鬼臉。

  「是你。」一見是楚天英,曹傑楚天雄都大吃一驚,楚天雄叫道:「你不是死了嗎?」

  楚天英不理他,大聲喝道:「天下英雄,我剛才說的句句是實,大家不信,不妨問問檯上的三神僧和七大門派的掌門人,看他們怎麼說。」

  聽了楚天英的話,群雄一齊看向三神僧和七大掌門人,曹傑自以為已控制了七大掌門,暗叫一聲:「小子,你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轉頭對妙目幾個道:「三位大師,各位掌門,便請你們駁斥這小子的謠言。」

  妙目緩緩站起來,台下數千人鴉雀無聲。

  妙目看向楚天雄,道:「楚天雄,你過來,跪下。」

  楚天雄莫名其妙,看一眼曹傑,只得過來跪下。曹傑也不知道妙止弄什麼玄虛,冷眼狠狠的看著他。

  妙目冷冷的看著楚天雄,道:「楚天雄,你欺師滅祖,認賊作父,我今日當著天下英雄的面,將你革出師門,你再不是我的弟子。」

  他這話大出楚天雄意料之外,抬頭看著妙目,卻不知該說什麼。曹傑又驚又怒,對妙目傳音道:「妙目,你自己不怕死,難道也不顧其他人的死活了。」

  妙目哈哈一笑,霍地怒視著曹傑,道:「奸閹,死,威脅不了人,其實我們先前答應你加入飛龍教,是預先商量好的,就是要你在天下英雄前自露狐狸尾巴,而我們身上的毒,也早已給楚天英少俠解了,否則,七大門派便是死盡死絕,也休想我們會答應你。」

  「什麼?」曹傑這一驚當真不小,楚天雄更一驚跳起。

  這時七大掌門人一齊站起來,怒視著曹傑,妙目向台下群雄一掃,喝道:「天下英雄,楚天英少俠說的沒錯,我們景仰信任了二十年的天神劍,另一個身份就是荼毒天下的大奸閹曹傑,真正的身份則是倭寇西門傑。」

  「竟是這樣。」「誰想得到。」「殺了這奸閹倭寇。」群雄驚憤交集的議論呼叫聲中,曹傑驀地裡仰天長笑,大叫道:「你們即不想活了,那就一起死吧。」手一揮,一枝火箭沖天而起,遠處立時喊殺聲如雷湧起,不一會,上萬飛龍教徒和廠衛一齊殺到。

  群雄一齊拔出兵器,齊叫:「奸閹設下了伏兵,大家和他們拼了。」但來敵人多勢眾,又是訓練有素,群雄雖各有武功,卻是一群烏合之眾,這一拼上,死傷必重。

  台上妙目和眾掌門均想到了這一點,卻是毫無辦法,一齊怒叫:「奸閹好毒。」

  慌亂中,楚天英一聲長笑,竟將飛龍教和廠衛近萬人的喊殺聲一齊掩了下去,摸出一枝火箭道:「你有火箭,我沒有嗎。」抖手射上天,眾人正不知他鬧什麼玄虛,驀地裡喊殺聲四起,但見無數風火神雷教弟子,三面掩殺過來,反將飛龍教徒圍在了中間,砍瓜切菜般殺了起來。

  原來曹傑暗藏人馬在寺外山谷中的舉動,並沒能瞞過風火神雷教的偵察網,兩教特選出三萬名精壯弟子,埋伏在寺側,專等羊入虎口。

  楚天英看著曹傑,嘻嘻一笑:「人妖,你還有什麼不男不女的招數,不妨拿出來。」

  曹傑惡狠狠的看著他,道:「小子,我的大計全毀在你手裡,也算是天意,但你仍舊奈何不了我,回到京城,我仍是首領太監曹傑,皇帝信我,誰也殺不了我。」一聲長笑,拔身而起,便向空檔跑去。

  楚天英仰天長笑:「人妖,這就是你最後一招嗎?那你又失算了。」身子一晃,霍地追到曹傑身後,一劍刺出。

  在曹傑的想法中,單打獨鬥,誰也不是他對手,誰也攔他不住,袁矮子功力衰退,甚至在輕功上都已大不如前,追不上他,惟一能追趕上他的只有楚天英,但相差也只是一線,他若起步在先,百里之內,楚天英休想趕上他,卻再也想不到,楚天英兩個起落就趕了上來,驚慌中反劍一封,叫道:「你這臭小子,輕功竟又有了長進。」

  楚天英嘻嘻一笑:「只是輕功嗎?那你看好了。」倏地臉凝寒霜,冷叫道:「今日為我中華百姓報仇。一劍。」一劍刺出。

  曹傑反腕橫削,雙劍一碰,他身子霍地一震,楚天英劍上內力之強,竟如狂濤巨浪,沛不可擋,怒叫道:「臭小子,你強運內力,只是自尋死路,忘了先前的教訓嗎?」

  「多謝關心。」楚天英臉上再無半點笑意,叫道:「兩劍。」再一劍刺出,九鬼劍霍地通體發亮,劍尖湧出兩尺長的劍芒,閃爍不定。

  「劍芒。」群雄一齊驚呼,曹傑臉色慘白,暗叫:「強運內力,我看你小子攻得幾劍。」

  直到這時候,他仍然以為楚天英體內陰陽不調,強運內力,一旦透支,立時便會引得陰陽二氣互爭。他再也想不到,楚天英這幾天幾乎將龍玉鳳的乳汁當飯吃,更苦練和合陰陽訣,終於內力大進,三花聚頂,五氣朝天,達至天人之境。

  楚天英攻一劍,喝一聲,並無多少花巧,但劍上的力道卻一劍強過一劍。因為他知道,和曹傑這樣的高手比招數,鬥個三天三夜也分不出高下,只有鬥內力。這時袁矮子兩雷神,少林三神僧四面合圍,周遭更密密麻麻圍了數千群雄,曹傑要跑已全無可能,只能硬接楚天英劍招,十餘劍接過,手臂發麻,全身更是大汗淋漓,在頭頂凝成一團濃霧,他苦撐著期待楚天英內力衰退,但楚天英的內力卻一劍比一劍強。

  「二十七劍。」楚天英冷叱聲中,曹傑再握不住手中的寶劍,脫手飛出。楚天英住劍不攻。

  曹傑看看楚天英,再看看周遭群豪,點了點頭,慘笑道:「中華氣數未絕,竟出了你這樣一個奇怪的小子,天亡我,非戰之罪。」狂叫一聲,舉掌猛擊天靈蓋,一個屍身撲通栽倒。

  楚天雄呆立群雄之中,臉若死灰,群雄皆不作聲,楚天英全身顫抖,霍地跪下,他不出聲,但誰都知道他的意思。

  張孝友微微一嘆,閃開一邊,他身後群雄一齊閃開。

  楚天雄牙關緊咬,一步步走出,霍地裡身子一晃,手中已扣了一個人,卻是龍玉鳳,扭曲了臉狂叫道:「我便要走,也憑我自己的力量,不要你替我求情,讓路。」

  話未落音,身子霍地一抖,一截劍尖從胸口直穿出來,他大聲狂叫,一把折斷劍尖,倏地轉過身來,手掌高舉。臨死一擊,他全身功力都聚在了這隻手上。

  站在他身後的是解蘭。

  解蘭一動不動,兩眼直視著他,一字一句的道:「楚天雄,你這狗賊,我今日終於為大哥和鹽幫報了仇。」

  楚天雄的手慢慢放了下來,慘笑一聲道:「死在你手裡,也算死得其所。」仰天一跤栽倒。

  兩行清淚,從龍玉鳳臉頰上緩緩流了下來。

  (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