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誅滅奸閹(7)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一劍劈下,楚天英立覺呼吸發緊,似乎周遭所有的空氣都給他吸納了過去,更有一種感覺,整個天地,長江黃河,茫茫宇宙,都凝聚於他這一劍之上,一齊壓了下來。

  楚天英再想不到,曹傑一劍之中,竟有如許的威力,那種感覺,使他生出完全無法抗拒之念,差一點便要轉身開溜。但他立即意識到,這時若跑,在氣機牽引下,他輕功再快一倍,也是身首分離之禍。跑是絕對跑不得的,而且還不能被動挨打,若是躲閃招架,先手一失,在曹傑迅雷暴雨般的攻擊下,他惟有苦挨到死,再不可能有扳回先手的機會。

  說時慢,那時快,楚天英腦中念頭一閃,也是大喝一聲,奮起全身功力,一式「三身九影」,全力還擊。

  在此之先,曹傑對楚天英,一直抱有輕視之心,雖然他領教過楚天英的箭技,也自承追不上楚天英,但他內心確信,一旦正面交手,楚天英擋不了他幾招。但楚天英這一招出手,他心中的想法立時大為改觀,楚天英在這一劍裡展示的劍術、內力還有勇氣,都清清楚楚的表明,楚天英絕對是和他同一級數的高手。

  「好小子,我是越來越喜歡你了。」曹傑呵呵大笑,劍招全力攻出。

  他家傳赤陽真經和玄陰真經兩大秘學,他練的是赤陽真經,純陽之勁,運於劍法之中,便如天神行法,威不可當,所以贏得了天神劍的名聲,二十年前得到玄陰真經後,陰陽合練,功力大進,劍術也於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這時劍招使出,已不象二十年前只是急風暴雨的狂攻,而是有陰有陽,時陰時陽,劍術更見詭奇辛辣。

  他安心在數招之間便要收服楚天英,將壓箱子的功夫盡數使了出來,楚天英一劍攻到,他陽勁突換陰勁,劍招一引,楚天英只覺他劍上生出極大的吸力,似乎如一張黏綢之極的蛛網一般,又彷彿江心的一個大漩渦,要將自己連人帶劍一齊吸過去,大吃一驚,內力急收。他內力剛一收,曹傑一聲狂笑:「小子你中計了。」陰勁變陽勁,全力攻出。

  這時楚天英內力急收之際,曹傑內力乘虛而入,等於是打開城門放敵人進來直搗自己心臟,自己找死。但這時回勁已難,眼見便要傷在曹傑劍底,忽地心中一動,想到自己體內本是兩股氣,陰勁用不上,還有陽勁呢,心意一動,索性便讓曹傑的勁力直攻進來,中途運起陽勁,反擊出去。

  曹傑感覺自己勁力沿楚天英手臂直攻進去,以為大局已定,狂喜之際,忽覺楚天英體內另生出一股新力,狂暴迅猛,便如驚濤巨浪,迎著自己內勁狂擊過來,這一驚當真不小,急急回勁收招,氣急敗壞,怒叫道:「好小子,果然有兩分本事。」

  楚天英大笑一聲:「你以為世上只有你有陰陽兩氣,今日叫你見識見識小爺的本事。」說是這麼說,其實他背心已驚出一身冷汗。曹傑劍術之高,內功之強,當真出乎他意料之外。若非他遭遇古怪,僅憑九幽劍教他的功夫,這時已然落敗。方才這一劍看似簡單,他卻已分別用到了幽冥鬼氣,神雷九掌,以及來自雙蛟內丹的陰陽二氣,他肚子裡的東西,在一招之間,全抖了出來,卻也僅僅只是將曹傑擊退而已。

  兩人以快打快,瞬間交換了百餘招,曹傑心中焦燥:「這小子賃地了得,當年袁矮子給我一十三劍殺得落荒而逃,師傅不過如此,卻怎麼樣教得出這般高明的徒弟。」

  十五年前,袁矮子最先發覺曹傑不對頭,出劍質問,曹傑以方練成的玄陰真經內力,配合赤陽真經,陰陽互換,僅僅攻了一十三劍,袁矮子便知道他功力大進,自己奈何不了他,跳出圈子就走,他不打,曹傑還真拿他半點辦法沒有,但至少明打明的證明曹傑比他要強。楚天英只是袁矮子的弟子而已,僅僅這點年紀,卻有這般武功,叫曹傑如何想得開。

  他卻不知道,楚天英也是苦不堪言。楚天英已將吃奶的力氣,肚子裡全部的本事,通通拿了出來,也僅僅只落到個苦撐而已,稍不留神,便要落於下風。

  眨眼天亮,兩人翻翻滾滾,已鬥了上千招,曹傑略佔上風,始終是六成攻,四成守,十招之中,楚天英隻還得四招,卻始終苦撐不倒。

  日頭一步步爬高,鬥得越久,楚天英劍招越熟,漸漸的已能多攻半招出去。

  曹傑先前想自己近百年的功力,無論如何要比楚天英深厚得多了,拖久了,楚天英內力不濟,便可取勝。卻不知道楚天英內力來自雙蛟內丹,千年的積累,那是何等的渾厚,直似無窮無盡,無始無絕,越打到後來,反越見精神。眼見楚天英內力不見衰弱,劍招漸趨圓熟,又驚又疑,暗叫:「這小子真是個奇才,這身功夫到底怎麼練的,這麼下去,擒不住他,反倒真要給他所算了。」心中驚怒,先前始終抱了三分憐才之心,想要收服楚天英以為己用,這時擔心起來,再不存幻想,將內力運到極限,全力猛攻。他這一全力進攻,楚天英壓力更重,也只有將陰陽兩股內力運到極限,拼命抵抗。

  太陽逐漸爬到中天,楚天英突然覺得體內起了變化。天地之理,陰陽互消,子時一陽來復,午時陰長陽消。平時子午二時,楚天英體內陰陽二氣互為消長,身體都會有明顯的感覺,子時身體發熱,到午時達到極限,熱如火炭,正午時一到,火氣漸退,身子漸涼,到子時前整個人便如躺在冰窟窿裡,寒不可擋,於一日之間,體驗寒熱兩種滋味,雖不好過,但也還撐得住,然而這會兒卻似乎有點不對頭,寒氣已生,熱氣卻不見消退,反更有燥熱之象,而寒氣也以比平日快十倍的速度增長,一眨眼間,便一邊身子熱,一邊身子涼,彷彿一邊臥冰,一邊烤火。而膻中穴處,先是氣悶,逐漸越堵越嚴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