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誅滅奸閹(6)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廳中眾人猝不及防,雖高明如曹傑,因萬萬料想不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伏得有人,也來不及出手相救諸女,眼見花了自己數年心血調教而成的一件厲害武器眨眼灰飛煙沒,又急又怒,瞪著楚天英的眼睛裡便如要噴出火來,但慢慢的他臉上卻變了神色,反而呵呵笑道:「好,好,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好,很好。」

  妙慧於絕境中重獲生機,籲了一口長氣,回轉頭看向楚天英,微微一愣,道:「謝謝你,你是誰?」

  曹傑呵呵而笑:「他呀,他是半年前在你們少林寺的門前,地仙劍孫女招親擂台上,打得你們少林武功落花流水的楚天英。」

  這時妙法妙目也睜開眼睛,兩人同時以感激的眼光看著楚天英,要知妙慧一旦禪心失守,受他影響,妙法妙目也必禪心大亂,最終步妙慧的後塵,所以楚天英這一出手,不僅是救了妙慧一人,而是同時救了少林三僧。而對於三僧來說,救他們的名聲,比救他們的生命又更要重要得多。

  聽了曹傑的話,妙目眼光一亮道:「原來是你,你很好,比你哥哥要好。」

  曹傑始終在笑,道:「是很好,而且會越來越好,楚天英,你既然來了,有些事情你想不想知道?」

  楚天英緊吸著他的目光,盡量避免去看楚天雄,道:「你說。」

  曹傑道:「小雄跟我說,你老在琢磨你爹臨死時的話,什麼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事,現在你想到沒有?」楚天英點了點頭,道:「想到了,若不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那真是做夢也想不到,堂堂的天神劍,竟是倭寇姦閹的化身。」

  曹傑呵呵而笑:「這點你是想到了,但還有兩件事你可能猜不到,第一件,當年你爹撞破了我的事,給我布局陷害,但他卻咬緊牙關,死也不肯說出來,你能猜到其中的原因嗎?」

  「我猜不到。」楚天英搖頭:「我想不清我爹為什麼要替你這大奸閹保密。」

  曹傑微微搖頭:「你很聰明,真用心去想是想得到的,既然不想猜,我就告訴你,你爹不說的原因,是因為說出來沒人信,不但沒人信,反而會遭到整個武林的聲討,侮辱率七大門派掃平天魔教的天神劍,這個罪名,比殺死張家三十二口,只怕還要大得多啊!」曹傑呵呵而笑。楚天英心中其實已經隱隱想到,曹傑一說,便完全明白了爹爹當年的苦衷。是啊,怎麼說?說是天神劍布局害他,堂堂天神劍其實是倭寇姦閹?誰信,誰也不會信啊。

  「第二件,你毀了我調教多年的天魔艷舞陣,我開始很生氣,但為什麼突然就很開心了呢,而且是真的開心,你想得到是什麼原因嗎?」

  楚天英冷冷的看著他,道:「你根本不是人,所以你心裡想些什麼,正常人根本猜不到。」

  曹傑哈哈大笑:「小子哎,讓我告訴你吧,因為我很欣賞你,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我若將你收歸手下,那可比十個天魔艷舞陣還要有用得多。」

  「呸。」楚天英怒目而視:「想要我為你所用,做夢也休想。」

  曹傑大笑搖頭:「年輕人就是這麼激烈,話不要說得太滿,這世上的事,難說得很,你不是已經見識了一件做夢也想不到的事嗎?也許另一件就會在你身上發生。」

  「決不可能。」楚天英斬釘截鐵。

  「我們不必虛言爭執。」曹傑搖手:「小子,你衝進來,是想救這三個老和尚是不,那麼我答應你,只要你贏了我,我不但放了這三個老和尚,而且立馬解散飛龍教,並自刎以謝天下,但你也得答應我,不決出生死勝負,你不能逃走。」

  他這話叫楚天英一愣,開始還以為他會說,一旦輸了,便做他手下呢,但隨即明白了,冷笑道:「你追不上我,怕我出去揭露你的陰謀?」

  曹傑哈哈笑,點頭又搖頭:「我追不上你是事實,這世上,除了你那矮子師傅,我可以肯定再沒有任何人能追得上你,但說怕你揭露我的大計,那你太天真了,你不妨現在跑去跟七大門派的掌門人把今夜見到的事說一遍,看有人信你沒有?我可以肯定的說,沒有。你爹爹當年死也不開口,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他說的是事實,楚天英便說破喉嚨,七大門派不會有一個人信他。

  楚天英深深吸一口氣,身子霍地急退,半空中低喝一聲:「來吧,不死不休。」

  他惟有仗手中劍,除去這惡魔,但他不會在萬妙山莊和曹傑打。這裡是曹傑的老巢,對曹傑大大有利,必須引他出去。

  在下了誓死也要斬掉曹傑的決心的那一瞬間,楚天英的頭腦突然變得清明無比。

  他絕不能衝動,絕不能給曹傑以半點可趁之機。曹傑是這世上最狡猾的狐狸最毒的蛇,他就要做最好的獵手。

  曹傑哈哈一笑,束尾追來,兩人展開輕功,晃眼之間便跑出了一百多里,曹傑不耐煩起來,叫道:「小子,到底是想溜還是想打。」

  楚天英霍地轉身,九鬼劍出鞘,一劍便刺到了曹傑喉前,喝道:「要打就來吧。」

  他於急奔之際忽地轉身出劍,於絕不可能之中創造可能,只此一招,便顯示出他在武學上實已達到了不可思議的極高境界。

  曹傑叫一聲好,不敢托大,長劍出鞘,雙手握劍,驀地裡大喝一聲,劍做刀使,當頭一劍劈了下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