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誅滅奸閹(5)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原來這一切都是你故意弄出來的。」妙慧眼中如要噴出火來,厲聲道:「這一切對你又有什麼好處,你若是有種,揮兵來打就是,何必弄得我中華大地民不聊生?」

  曹傑哈哈大笑:「你這老和尚,太也不通,這麼大,人這麼多,這麼恢宏深遠,若不生內亂,從外面打,誰打得進來,便有十個日本也不行啊,但我這麼一鬧就不同了,君是昏君,官是,民是暴民,錦繡中華,卻是四分五裂,一團亂麻,然後我就中取事,外面配合天皇陛下的大軍,中華大地,唾手可得,讓我再告訴你們我的另一個身份,我便是新近創建的飛龍教的教主,一旦時機成熟,飛龍教將在全國各地誘使饑民大暴亂,徹底的弄亂大明政權,那時我天皇陛下的大軍就該到了。」

  他的計劃週詳而嚴密,楚天英的眼前似乎看到,在一雙黑手的操縱下,大明政權一步步喪失人心,亂民四起,自己鬥得四分五裂,元氣大傷之際,倭寇大軍突至,錦繡中華終陷落於倭寇魔爪之中。

  「你……你好歹毒。」妙法氣得全身顫抖,妙慧眼中更如要噴出火來,只是全身發軟,否則早已撲上去動手了。

  曹傑哈哈大笑:「不,你該欽佩我很精明,今夜,我開始走另一招非常高明的棋子,摧毀中華武林,少林素為中華武林中流砥柱,所以我先從你們身上著手,三位大師,我給你們兩條路選擇,一,加入飛龍教,助我成事;二,用你們近百年的禪修,試一試我走遍天下蒐集來的用中國最美麗的女子練成的天魔艷舞。」

  「你做夢。」三僧幾乎是同聲怒喝。

  曹傑微笑點頭:「三位的反應在我預料之中,其實我並非真的想你們投降,我抓你們來,就是想試試看你們能不能抗拒我的天魔艷舞,抗得住,那我佩服,若抗不住,那就太妙了,我將以天神劍的身份召集英雄大會,大會中,名重武林的少林三大神僧,突然成了三個老不修的採花和尚,那對中華武林的打擊,不用我說你們也想得到,被推崇千年的俠義精神將被徹底摧毀,代表白道武林的七大門派將變成一團亂麻,然後就輪到我動手了,骨頭軟願為名利屈膝的我歡迎,少有的幾根硬骨頭,那我就捏碎他們。」

  他邊說邊笑,但落在楚天英眼裡,那笑的彷彿不是一個人,而是蛟潭山洞裡的那隻人面蜘蛛,而他的毒,甚至比人面蜘蛛還要毒上十倍。

  曹傑說完,輕輕拍掌,一隊幾乎全裸的女子快步而出,後面跟著一個四十來歲的男子,正是他在怪船上看到的人妖。

  楚天英一愣:「妙目大師收大哥為徒,不就是說因為大哥挑了怪船殺了人妖嗎?怎麼……?」不過隨即明白,那必是楚天雄設的騙局。

  只聽曹傑指著那人妖道:「這是我哥哥惟一的弟子花萬豔,繼承了我大哥全部的衣缽,當日我一紙書信,假說小雄單人獨劍挑了魔教餘孽,妙目老和尚即開山門,破例收小雄為弟子,哈哈哈。」

  妙目緩緩點頭道:「你處處機心,確是毒到了極點。」霍地看向楚天雄,大喝道:「楚天雄,你該有耳朵聽到了他的話,你是中華兒女,你楚家也一直是俠義門庭,你難道連祖宗也忘了嗎?」

  楚天英身子倏地抽緊,楚天雄卻是仰天狂笑,隨即一臉憤恨的道:「妙目,這要怪你少林的規矩好,我爹爹是我爹爹,我是我,可憑什麼你們就不准許我再用少林武功,你們知不知道,那些日子,我是怎麼熬著才沒有發瘋的,最後是乾爹救了我,讓我重又有了生的感覺,在那一刻,我就完全想清楚了,男子漢大丈夫,不流芳百世,便遺臭萬年,你們想讓我象一條狗一樣的活著,我就偏要做一番大事業出來給你們看看。」

  曹傑鼓掌:「好,不愧是我的乾兒子,想得通暢,說得明白。妙目,不必廢話,拿出真本事來,且看三位加起來近三百年的禪修,擋不擋得住我大哥的一曲天魔艷舞。」

  花萬艷拿出笛子,笛聲起,眾裸女翩翩起舞,楚天雄挾持妙目三個來萬妙谷時,已用奇毒化去了三個的內力,這時的少林三大神僧,只是三個普通的老和尚,他們能倚仗的,已不是精湛的內功和神奇的少林武功,而是近百年禪修練出的心境定力,三僧盤膝坐下,閉目念佛。

  外面的楚天英,給楚天雄的話震呆了,好半天的時間裡,他腦子裡空空蕩蕩的,什麼都不能想。

  龍玉鳳那件事,他不願想,不敢想,一則固然是對不住龍玉鳳,二則,在他的潛意識裡他感覺得到,害他和龍玉鳳這樣的,就是楚天雄,是他最親最愛的大哥,所以他拼命的逃避,不願面對那殘酷的事實。

  然而現在他再也逃避不了了。

  這就是他的大哥,害了鹽幫一萬三千條性命的是他,飛龍教特使也是他,一切都有沒有錯。

  不流芳百世,便遺臭萬年,是的,楚天雄從小就是這麼驕傲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廳中發出一聲大吼,震醒了他,凝目看進去,只見妙慧站起身來,盯著眼前翩翩舞動的裸女,全身顫抖,額頭上黃豆大一粒的汗珠滾滾而下。

  三大神僧中,以妙慧的性子最為剛烈暴燥,禪定之力也就最差,第一個抗拒不了天魔豔舞的誘惑,這時雖是竭力撐持,眼見已撐不了多久。

  楚天英知道再不能遲疑,只要妙慧心中最後一點靈智消失,一代神僧也就毀了。霍地裡大喝一聲,破窗而入,半空中手一揮,將隨手抓碎窗櫺弄成的一把碎木片以滿天花雨的手法打將出去,眾裸女立即栽倒,眾女無罪,但楚天英知道以這些裸女練成的天魔艷舞實是曹傑手中一件極厲害的武器,因此出手不留情,雖是隨手捏成的木屑,但以他今日如此內力,真個飛花摘葉,皆可殺人,眾女中了他一點木屑,立即香消玉殞,魂歸西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