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誅滅奸閹(3)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遊無定擔心道:「大哥。」

  龍半天怒目一瞪:「叫我大哥便聽我話,你若能在曹傑那閹賊身上咬一塊肉下來,我便是死一千次,也是決不後悔。」

  「大哥,我聽你的。」遊無定含淚點頭,怒吼一聲,張開雙臂向曹傑赴過去,竟似真的要去抱住他咬上一口。

  曹傑嘿嘿一笑:「想死,我成全你。左手在童千斤銅錘上一拔,童千斤連人帶鎚踉蹌跌出,右手劃圈,將張玉堅雙掌盡皆封到外門,左足飛起,閃電般踹向遊無定胸口。

  遊無定雙手張開,擋是擋不了,身子飛撲,躲也躲不開,眼見便要喪命在曹傑這一腿之下,驀地裡異聲忽起,一枝勁箭,如雷如電,帶著不可思議的威勢,射向曹傑後心。

  曹傑是個識貨的,再顧不得傷遊無定性命,急轉身,反腕一抄,一把接住了箭。

  這一箭,自然是楚天英放的。

  在龍半天喝出張玉堅名字的當口,楚天英終於弄清了那張將軍的身份,卻也驚異到了極點。

  張玉堅是大明鎮海大將軍。當時倭寇猖厥,不住犯邊。張玉堅整頓軍備,疊出奇謀,屢破倭寇,並一舉蕩平倭寇在東海的據點野驢島,斬殺倭寇上萬,沿海邊民,奉他為萬家生佛,而中原武林也多傳他威名。

  楚天英驚異的是,這位屢建奇勛的張大將軍,怎麼給御前侍衛拿進了囚車,而更驚異的是,素為官家死敵的東海三相怎麼反與張玉堅的手下一同來營救張玉堅。那兩個蒙面軍官的身份楚天英卻已知道了,乃是張玉堅手下人稱哼哈二將的兩大戰將,楊帆,肖毅。

  鎖拿張玉堅,是曹傑的主意。他在正德帝耳邊造謠說張玉堅要擁兵造反,正德帝這昏君也就不問三七二十一,命御前侍衛將張玉堅鎖拿進京。

  誰都知道張玉堅是冤枉的,也誰都知道他進京必是死路一條,張玉堅自己束手就縛,手下哼哈二將不肯眼睜睜看他送命,便約了東海三相,要在中途將他劫下來。

  至於東海三相,當年張玉堅抗倭之初,獨駕小艇,單身闖上東海三相的三相島,以大義質問東海三相:「是不是要和倭寇一起來殘害自己的同胞。」東海三相即服他單身上島的勇氣,更敬他為國為民的俠心,竟就此化敵為友,上萬海匪,皆做了助官軍抗倭的生力軍,這時聞得朝庭冤枉張玉堅,與哼哈二將不謀而合,聯手救人。

  這內中的情形,楚天英當然不知道,但有一點他知道,曹傑是大奸賊,人皆可殺,張玉堅是忠良將,一定要救。

  曹傑武功過於可怕,楚天英一箭出手,再不肯停,連珠箭出,一口氣將一百八十枝箭盡皆射了出去。曹傑接住了第一枝箭,以他武功,仍覺手臂發麻,掌心灼熱,第二枝箭便不再接,而是以先前接到的箭拔,撥打來箭,拔到第十八枝箭,手中箭啪的一聲,竟然斷了,對楚天英餘下的箭,只好以身法躲閃。楚天英一箭接一箭,中間幾乎沒有換氣的時間,曹傑身法快若閃電,楚天英固然射他不中,他卻也無法欺身到楚天英面前來,而同時間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楊帆、肖毅拉了張玉堅及東海三相退走。

  射到最後一箭,楚天英哈哈一笑,束身急退。

  他實在想和曹傑鬥一鬥,但一則天光將亮,這裡又是京郊,一旦和曹傑打起來,本就不一定有把握能贏,曹傑再招來內行廠御前侍衛中的好手,那他想脫身都難,二則他也實在想弄清楚東海三相和張玉堅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急速開溜。

  但他想去找張玉堅一行的卻未能如願,曹傑給他射得火冒三千丈,銜尾窮追,楚天英大樂,叫道:「沒卵子的閹賊,我們就來比比腳力看,追得上我,小爺這對還沒開市的卵蛋就轉送給你了。」展開幽靈鬼影的絕世身法,跑得便如一道幻影一般。

  但曹傑輕功也當真了得,幾乎半步不拉的緊跟著楚天英,但數百里跑下來,便慢慢的給拉下了,楚天英發現,曹傑輕功只比他差那麼一丁點兒,一百里,大概會落後一丈左右。

  曹傑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狂叫一聲:「小子,終有一天我抓到你。」停步不追了。

  楚天英心中得意,再跑一程,找家店子大吃一頓,順便問起妙峰山,還真是妙,竟已經到了妙峰山附近,離著不過十來裡了。

  見識了曹傑的武功,楚天英再不敢托大,飛龍教發展神速,霧靈子及四邪八怪這種不可一世的妖怪紛紛入教,這教主絕非等閒,說不定又是一個曹傑也不一定,所以他一定要養足了精神才動身,當下便在店中倒頭大睡,黃昏時醒來,吃了點東西,將陰陽兩股真氣各運使一遍,天黑得嚴實了,這才動身。

  到妙峰山,找到萬妙谷,只見谷中一座巨大的莊院,燈火通明,門口匾額高懸,寫著四個大字:萬妙山莊,楚天英遠遠的將莊院的大致情形記在腦子裡,這是他在麻無常的鬼屋受到的教訓,在那些按陣圖布置的房子裡,輕功便是再高十倍,也永遠跑不出去。

  但並不是說但凡按陣圖設計的房子楚天英就不敢進去,武功到他今天這個樣子,龍潭虎穴也敢去,只是在受過龍玉鳳那件事的慘痛教訓後,他做任何事都更加小心了。

  龍玉鳳那件事帶給他的傷痛,真是非常非常大,直到今天,他仍完全不敢去想這件事,只是在無形中,他已經改變了許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