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飛龍教(11)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是。」楚天英一點頭,道:「嫂子,你相信娘,相信我,你是楚家鐵板釘釘的兒媳婦,誰也否認不了。」

  龍玉鳳略一猶豫,終於點頭。

  楚天英大喜,道:「我們快回去,大哥武功太高,來頭又太大,別連對手也沒有,三、兩下就定下了親事,便有些麻煩,不過即使如此,我也要他改過來。」

  兩個飛步回去,不出楚天英所料,楚天雄上台,三招打下三個對手,便再無人上台,楚天英兩個剛到場外,那地仙劍的孫周萍已站了出來,對楚天雄道:「楚公子,照先前定下的規矩,你要做一天的擂主,若明天這個時候還沒有人上台,你接我三劍,接得住,便算過關。」

  台下群雄哄笑四起:「這三劍肯定接得住啦。」「老婆刺老公,難道還捨得用力不成。」

  龍玉鳳凝目看那周萍,十七、八歲年紀,膚色如雪,眉目如畫,實也是個罕見的美人,低籲一口氣,道:「周家妹子挺的,這我就放心了,否則我便不許你上台。」

  楚天英微微一笑:「我也放心了,雖不能跟嫂子比,但也不是烏鴉和鳳凰比,至少可以算隻小母雞吧。」

  「胡說。」龍玉鳳終給他逗得一笑。

  楚天英大笑聲中,一聲長叫:「不必等到明天,挑戰的今天就來了。」凌空躍起,兩個跟斗翻上了台。

  周萍往楚天英臉上一掃,不由一愣,再看看楚天雄,道:「你們?」

  楚天英嘻嘻一笑:「他是哥哥,我是弟弟,但有一點絕錯不了,這楚家的兒媳婦,你做定了。」

  周萍臉一紅,旋身下了台。

  楚天雄沒想到楚天英會上台挑戰,皺眉道:「小英,你攪什麼鬼?」

  楚天英沉下臉去,低聲道:「哥,嫂子是娘親口認下的,你不認也得認,認也得認,我知道你想做地仙劍的孫女婿,但你沒資格了,我恰好還沒老婆呢,你就把她讓給我吧。」

  「胡鬧,你下去。」楚天雄眉頭一沉。

  「你接招吧。」楚天英嘻嘻一笑,拉開架子。

  楚天雄不理他,向下面一群僧人中叫道:「戒律堂首座大苦師兄?」

  那群僧人中走出一個中年僧人,正是少林寺掌戒的戒律堂首座大苦,向上沉聲喝道:「台上那少年,你是原少林金剛門弟子楚天英?」

  「大哥你。」楚天英憤怒欲狂,他沒想到楚天雄為把他趕下台,竟在這種場合提起家門舊事。

  楚天雄不動聲色,道:「怕丟臉,就下去。」

  「我偏不下去。」楚天英一昂頭,對那僧人叫道:「是你家小爺,怎麼著?」

  大苦臉一黑,他是少林二代弟子中著名的好手,與方丈大拙,羅漢堂首座大巧,藏經閣首座大智並稱少林四大羅漢,尤其執掌刑堂,鐵面無私,少林小輩弟子見了他無不背脊發冷,倒還沒見過楚天英這麼狂的,喝道:「金剛門弟子楚江龍犯事,你已和你爹一道,被逐出少林,禁止使用少林武功。」

  台下群雄大譁,楚天英心中無邊火起,怒叫道:「我爹爹是冤枉的,你們這些禿驢,瞎了狗眼。」

  「小英。」楚天雄怒叫一聲。

  「閉嘴。」楚天英霍地轉頭,眼睛裡如要噴出火來,復轉頭看著一張臉黑如鍋底的大苦道:「你扮著你那張死人臉做什麼,告訴你,小爺壓根兒就沒把你少林的三腳貓把式放在眼裡,你睜大狗眼看著,小爺用半招少林武功,小爺這楚字就倒過來寫。」

  群雄議論聲四起,人堆裡更不知誰叫了聲:「好,有氣魄。」

  龍玉鳳早知楚天英性格偏激,惹他火了,當真天王老子也敢踹上一腳,眼見他狂氣大發,竟在少林寺裡大罵禿驢,既為他擔心,也隱隱的為他感到驕傲。

  因為楚天英不是無緣無故的發狂,他是在為自己至親的人鳴不平。

  許多人有氣不敢撒,而楚天英有氣就敢發出來,不管天塌也罷,地陷也罷。

  妙目氣得臉色發青,道「好好好,小雄,你該知道怎麼做。」

  楚天雄拱手,道:「是,師父。」回轉頭看著楚天英,叱道:「小英,你太放肆了。」

  楚天英一臉陰冷,道:「大哥,把妙目老和尚教你的少林功夫全使出來,別三招都接不住,可就丟光老和尚的老臉了。來吧。」大喝一聲,一招「鬼手封門。」輕飄飄一掌向楚天雄前胸按去。

  楚天雄嘿的一聲,左掌一封,右掌中宮直進,劈擊楚天英胸膛,正是大力金剛掌的第二式「金剛撞鐘」,招式平平,但功架嚴謹,勁力凝重,彷似有數十年功力一般,下面識貨的便轟然叫起好來:「好啊,不愧是妙目大師親傳的弟子。」

  楚天雄掌到中途,卻霍地失去了楚天英身影,同時間左耳邊風聲嗖然。楚天英身法之快,直若鬼魅,楚天雄大吃一驚,身子往前一跨,反手劈掌,換成了達摩掌中的「羅漢回頭」,卻又已失去了楚天英的身影,同時間後背左臀,同覺風聲有異,慌地變招。

  楚天英心頭無名火起,既惱楚天雄無情,更恨少林禿驢無眼,再不管大哥不大哥,勢要叫少林的得意高徒栽個大跟頭再說,因此毫不留情,一起手就全力展開。黃泉鬼手本就詭異莫測,更配上飄忽無據的幽靈鬼影身法,瞬時間滿台都是他身影,楚天雄全然陷入挨打之局,更莫想還得一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