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飛龍教(10)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楚天英只是呆呆的看著他。面前的這張臉,真摯而坦然,決無半點的虛假。

  從小,楚天雄就是固執而驕傲的,他決不撒謊,因為他不屑於撒謊,更不會做戲。

  「這是大哥,那是另外一個人。」楚天英終於咧開嘴笑了起來,他猛地攔腰抱起楚天雄,大叫道:「大哥。」

  「小英。」楚天雄也笑了,倆緊緊擁抱。

  「嫂子,這才是大哥,那絕對是另外一個人,鹽幫的也是。」楚天英對著不遠處呆立著的龍玉鳳激動的大叫。

  楚天雄一皺眉,道:「小英,你該叫她姐姐。」

  楚天英洋洋得意:「大哥,你錯了,我就該叫她嫂子,我跟你說,你這老婆還是我幫你娶的呢,抱大雄雞拜的堂。」

  「胡鬧。」楚天雄皺眉。

  「小雄。」不遠處一聲低喚。楚天英轉頭看去,只見照壁後轉出一群僧人,當先三個老僧,都是白鬚飄飄,只怕均已有百歲之齡,卻均是紅光滿面。

  「師父。」楚天雄應了一聲,拉楚天英的手,道:「小英,過來叩頭。」快步過去,指著當中一個老僧道:「這是我師父妙目大師。這位是師伯妙法大師,這位是師叔妙慧大師。師父,這是我弟弟楚天英。」

  楚天英趴下叩頭,妙目中等個頭,身材單瘦,穿著一襲洗得發白的灰布僧衣,外貌毫無特異之處,惟有兩眼中流露出的湛湛神光,才讓人感覺到他的非凡。

  妙法個頭與妙目差不多,但卻胖多了,妙慧同樣單瘦,卻比兩個師兄要高出一個頭。

  妙目微微一點頭,對楚天雄道:「小雄,你該上台了,為師與你師伯師叔親去給你押陣。以你武功,奪魁不難,也只有地仙劍的孫,才配得上我老和尚的小徒弟。」妙目說著呵呵而笑,楚天英卻全身一震,看著楚天雄道:「大哥,你要上台比武招親?」

  楚天雄點頭:「是。」

  楚天英臉上變色,道:「不行,你有妻子的,怎麼可以再去招親。」

  楚天雄一皺眉:「小英,別胡鬧,我可不承認她是我的妻子。」

  「你怎麼能這麼說。」楚天英氣急敗壞:「是娘親口應允的,我抱大雄雞替你拜的堂,大哥,你可知道,嫂子大半年來受了多少委屈,做人可不能不講良心。」

  不遠處的龍玉鳳俏臉慘白,牙齒緊咬嘴唇,身子搖搖欲墜。楚天英忽地跑過去,拉了她手道:「嫂子,你來。」硬將龍玉鳳拉到妙目面前,道:「妙目大師,我大哥在家裡是娶了親的,這便是我嫂子龍玉鳳,他不能上台去比武招親。」

  妙目臉一沉,道:「小雄,怎麼回事。」

  楚天雄跪下道:「師父,這女子確是龍玉鳳,我和她的事你也知道的,但後來弟子家門不幸,他父親提出退婚,所以我們未能成親。」

  妙目點了點頭:「這事你回稟過我。」他看向楚天英:「但你的話……」

  楚天英急了,道:「妙目大師,是這樣,他們先是沒成婚,但我嫂子自己並未悔婚,我娘親口答應的,然後……」

  他話未說完,楚天雄劈口打斷,道:「不必說了,那純粹是胡鬧,男子漢大丈夫,說話一是一,二是二,做過的事,決不後悔。」他看向龍玉鳳,道:「玉鳳妹子,當初是不是你父親提出要退婚,然後我親手寫下了退婚書,這些事情,你只須說是,或者不是,其它的,說什麼也沒有用。」

  「大哥。」楚天英怒叫。

  楚天雄不理他,只是冷冷的看著龍玉鳳,龍玉鳳回看著他,身子不絕的顫抖,嘴唇給咬破了,一縷鮮血緩緩流出。

  「是。」她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點了點頭,然後車轉身,飛身出寺。

  「大哥你……」楚天英怒視著楚天雄,猛一頓足,大叫:「嫂子。」追出寺去。

  龍玉鳳肝腸寸斷,她再沒想到,苦忍到今天,會是這麼個結局。她眼中甚至沒有淚,但心裡卻在流血。暗叫:「婆婆,你告訴你苦命的兒媳,我該怎麼辦?」

  楚天英追上來狂叫:「嫂子。」他拉著,龍玉鳳閃開身子又跑,連閃兩次,楚天英急了,猛地抓住了她雙手。龍玉鳳連掙兩下沒掙脫,哭叫道:「小英,你放開我,否則我現在就死在你面前。」

  楚天英一掙,放開手,眼見龍玉鳳飛步往山下奔去,一咬牙,復又追上去,跑到龍玉鳳前面,霍地抽出九鬼劍,指著自己咽喉道:「嫂子。」龍玉鳳一怔,停下步子,哭道:「小英,你何苦如此?」

  楚天英深吸一口氣,道:「嫂子,你聽我說,自古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娘認了你,你就是楚家的媳婦,大哥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他根本就沒有權力說不。現在你跟我回去,大哥不是不愛你,他只是想做地仙劍的孫女婿,待我上台去把那周萍搶過來,到那時,看他還有什麼想頭。」

  龍玉鳳淚水微收,想了一想道:「但那時若你大哥還不認我呢?或許他真的不愛我呢?」

  「他姓楚,他就得認,他還不認,我揪他到娘的墳頭前,我看對著娘的墳堆,他敢說不,至於他愛不愛你,以前他對你怎樣你是知道的,我說了,他現在就是想做地仙劍的孫女婿,哼,地仙劍的孫女婿有什麼了不起,我還是九幽劍的徒弟呢。」

  「什麼?」龍玉鳳大吃一驚:「那天在蛟潭遇到的那位前輩真是九幽劍袁矮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