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飛龍教(9)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撤。」那特使低喝一聲,身子兩個起落,已消失在山背後。

  楚天英想要追上去,兩隻腳卻似有千斤之重,無論如何也移不得半寸。

  「是大哥,不是大哥,是大哥,不是大哥。」他心中兩個聲音不住狂叫,便恍似雷電交轟。

  他的心,無論如何也不肯相信大哥會是邪教的教主特使。而他的眼睛卻頑固的告訴他,沒有錯,那就是他的大哥。

  群魔本躍躍欲試,有的圍攻李定,有的便向楚天英圍上來,待見楚天英一掌便將魚上樹仗以縱橫武林的大木魚打了個稀碎,魚上樹一跤坐倒更不知是呆是傻是死是活,無不心膽俱裂,待聽得那特使一聲撤,當真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剎時間跑了個無影無蹤。魚上樹雖然呆坐,只是內腑稍雖震傷,傷勢不重,爬起來就溜,沒了大木魚在手,跑起來倒還更快些,老魔白見午這時也收起悍勇,托著一隻斷掌,三閃兩閃進了樹林。

  楚天英若有心,沒有誰跑得過他的幽靈鬼影,而驚神弓下,更不知有多少魔頭授首,至少白見午是無論如何跑不了。

  然而那雙眼睛帶給他心頭的震撼實在太大,放任群魔逃走,恍若不見。

  李定見群魔眨眼間溜了個精光,心中大喜,突見楚天英兩個呆立著不動,復又大驚,急步過來,叫道:「楚少俠,楚少俠……」自怨自艾:「唉,我不該叫你來的,那老魔白骨掌下,從無活口,你小小年紀……」他以為楚天英挨白見午那一掌,受了重傷。

  楚天英身子一動,轉身看向龍玉鳳,道:「嫂子,你沒事吧?」

  他知道,這件事對龍玉鳳的打擊,只有比他更大,他腦中閃電般的掠過龍玉鳳這大半年所受的種種委屈苦楚,不禁心中一酸。

  這件事對龍玉鳳的打擊確實非常的重,在那一瞬間,她便如驚濤怒海中的一葉小舟,那種絕望的感覺,讓她只想立時死去,但當看見楚天英強忍痛楚的關心的眼睛,一股力量忽又從心底升起,似乎有一個聲音在耳邊叫道:「你若不想活了,小英怎麼辦?」

  強自抑制心神,勉力一笑,搖頭道:「我沒事。」

  楚天英道:「十月十八,也就是後天,妙目大師將開山門,收大哥做弟子。」停了一停,續道:「妙目大師當代高僧,法眼無差,也許……也許是我們看錯了。」

  龍玉鳳又點了點頭,道:「有可能,我們去少林寺。」

  一旁的李定聽了他兩個的對話,吃了一驚,瞪眼看著楚天英道:「原來你不是楚天雄少俠。」

  楚天英點了點頭:「我是楚天英。」隨又補充:「楚天雄是我大哥。」

  當夜回到李定莊上,第二天早上,楚天英龍玉鳳動身趕赴少林寺,李定則與家少收拾改扮一番,遠走異鄉,躲避白見午可能的報復。

  李定送給楚天英兩個兩匹馬,楚天英也不推辭,兩人放馬而行,到第二天午後,才趕到少林寺。

  只見寺首東側,擺著一座擂台,上書四個大字:比武招親。台上兩個人拳來腳往,正在比拼,台下四周至少圍了幾千名各式打扮的江湖漢子,叫好哄笑聲在山腳下就能聽得到。

  楚天英道:「這是地仙劍的孫周萍比武招親,圍了這麼多人,大哥的拜師儀式只怕是結束了,我們沒能趕上。」

  龍玉鳳淡淡一笑,道:「你可以上台去,以你的武功,這地仙劍的孫女婿非你莫屬,只不知那周萍相貌兒如何?」

  楚天英笑道:「我可以肯定,若與嫂子比,絕對是烏鴉比鳳凰。」

  龍玉鳳臉上微微一紅,道:「我有什麼好。」但臉上的血色隨即退得乾乾淨淨,轉開了頭。但楚天英還是看到了她眼中那一瞬間流露出的苦澀,心口一震,氣血翻湧,只想大打出手,卻找不到目標。

  到寺門前,楚天英對接待的小和尚報了身份,說了要找楚天雄。眼見小和尚進去,楚天英一顆心怦怦直跳,實不知往下會是一種什麼情形,他偷眼看向龍玉鳳,龍玉鳳俏臉慘白,半點血色也無。

  大約過了盞茶時分,猛聽得一聲高叫:「小英。」聲未落,楚天雄旋風般奔了出來,滿臉的欣喜激動,但奔到兩人面前,卻忽地一愣,去龍玉鳳臉上一掃,叫了聲:「玉鳳妹子。」轉眼看向楚天英,一臉的迷惑,道:「你是……」

  楚天英心中怦怦狂跳:「大哥不認識我,難道那晚上真不是他?」凝神看楚天雄的眼睛,楚天雄回看著他,眼中的迷惑是那麼真誠坦然,道:「你……你是小英?怎麼……怎麼可能?才半年多不見面啊。」但臉上的疑惑慢慢的變成了欣喜,猛地一把抱住楚天英將他攔腰抱了起來,狂叫道:「是小英,你是小英。」竟就這麼抱著楚天英往寺裡狂奔。

  楚天英不知道他這是要做什麼,但卻憶起小時候楚天雄每年回來省親,他迎出去,楚天雄都是這麼把他攔腰抱起,一直抱進大門才放下來,眼眶不由自主的潮濕了,低叫:「大哥。」

  楚天雄直把他抱到一口大水缸前才放他下來,拉他往缸中看,道:「小英,你看。」

  水清如鏡,映照著兩張臉,幾乎就是一模一樣,惟一不同的是臉上的神情,一個欣喜激動,一個迷憫無措。

  楚天雄發現了楚天英的臉色不對,一凝眉,道:「小英,怎麼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