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飛龍教(7)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似他這般,聞得邪教勢力大張而高興的,通武林大概也就是他一個人而已。

  白見午又指著旁邊一個黑衣和尚道:「這位是魚上樹魚兄。」

  魚上樹也是五六十歲年紀,身材單瘦,毫不起眼,但他手中托的一個木魚卻非常打眼,這木魚大得異乎尋常,若是空心的,毫不誇張的說,似魚上樹這樣的個頭,塞兩個進去完全不成任何問題。

  魚上樹右手執了個三尺來長的木魚槌子,在木魚上咯的敲了一記,道:「李天王你好,咱們可是舊相識了。想當年聽說你登赴極樂,老僧可著實替你唸了好幾遍經超渡呢。」

  李定哼了一聲:「你還是超渡你自己吧。」他當年曾和魚上樹結過點小梁子,惡鬥一場,還吃了點小虧。木魚怪的大木魚是最好的盾牌,敵對之時,大木魚一豎,將自己整個遮住,便如一個烏龜的殼,讓對方無從下手,他的木魚槌卻如毒蛇吐芯,伺機而動,專打人身大穴,防不勝防。許多人遇著他,都有一種縛手縛腳的感覺。

  白見午又介紹其他的人,雖不如木魚怪幾個出名,也都是兩湖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兇邪惡煞。

  李定越聽越是心驚,他先前對楚天英頗具信心,但眼見群魔勢大,心中可就沒了底,拿眼看楚天英,楚天英卻全不看他。眼見楚天英一臉漫不在乎,心中尋思:「莫非他少林另有後援?」想到這裡,心神略定。

  楚天英人生臉嫩,群魔無人理他,白見午引見完了,道:「各位,托塔李天王已到,咱們的人手差不多也就齊了,但在歃血結盟前,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宣布,教主特使今夜將親來主持大夥的入教儀式,因為論實力,我們兩湖及川東是最強的,入教以後,相信我們的地位也差不了。」白見午說到這裡,一臉得意。群魔大呼小叫,也都十分興奮。朱大嘴道:「四邪八怪,咱們這一拔子就有三怪,再加上李天王,這樣的聲勢,其實該當教主親來主持我們的入教儀式才是。

  群魔紛紛附和,白見午道:「各位切莫小看了這位教主特使,就我所知,這位特使武功之高,在我教只是僅次於教主而已,且極獲教主信任,可以說有他主持,跟教主主持也差不了多少,其他地方的兄弟入教,教主特使就從未光臨過。」

  魚上樹道:「白兄,別盡是吹,你把教主特使的招牌亮一亮,有多少斤兩,大家自然心知肚明,還有,咱們教主到底是誰啊。」

  這話問在坎子上,楚天英也正關心呢,暗想:「當世兇名最著的魔頭,也就是四邪八怪了,現在四邪八怪僅只是個搖旗的小嘍羅,則這老魔頭是誰?」記憶中空空如也,找不出這樣一個人來。

  白見午露出一個苦笑,道:「說實話,無論是教主還是教主特使的名字,我都不知道。」

  朱大嘴叫了起來:「這是什麼話,連教主是誰都不知道,咱們入的什麼教,白老鬼,你也是成了精的人物,卻別陰溝裡翻船,臨老還給人當猴耍了。」

  「這絕不可能。」白見午搖頭:「我雖既不知道教主的名字也沒見過他的樣子,但他武功之高,卻只能以深不可測來形容,兩個月前他收我入教時顯示的那手神功……」說到這裡,他沒有再說下去,臉上是一臉驚恐的神情,雙目茫然的看著夜空,身子忽地一顫。

  很明顯,他想起了那次的情景,那次的遭遇給他留下了極其的印象,以至於現在回想起來,仍不自禁的發抖。

  白見午身懷歹毒魔功,白骨掌底從無活口,七星骷髏旗恐赫武林,從來只有人怕他,現在竟有人將他嚇成這個樣子,若非親眼所見,實在難以置信,群魔深知白見午底細,見他這個樣子,面面相覷,無不駭然。

  白見午微舒一口氣,肅聲道:「教主神功蓋世,大夥兒盡管信我的話,跟著教主幹,一定沒錯的。至於教主特使的斤兩如何,大家都是明眼人,呆會一看就知。」

  群魔一時無語。在白見午身側,放著一個大布袋子,這時突然動了一下,白見午喝道:「不要動,否則我把你剝光了,讓大夥兒飽飽眼福。」

  原來他布袋子裡藏著個人,而且還是個女人,群魔立時興奮起來,魚上樹最好漁色,兩眼如珠,似乎要把布袋刺穿,叫道:「白兄,袋子裡是什麼好貨色,別藏私,大家也沾點光,開開眼。」

  白見午嘿嘿一笑:「魚兄,不瞞你說,這袋中,還真是件上等的好貨色,不是吹,你玩過的女人雖多,但加起來,只怕也及不上這妞兒的一根指頭兒。」

  群魔大嘩。魚上樹尤其不服氣,道:「白老鬼,你這牛皮吹大了吧,到底什麼貨色,亮出來瞧瞧。」

  「瞧瞧可以,不過不要想打什麼歪主意,這是白某送給教主特使的禮物,說實話,白某早已蹩得心火上浮,若不是念著沒什麼好禮物做特使的見面禮,早把她連皮帶肉吞進了肚子裡。別笑,這幾天每天打尖休息,我都專抓一個人來招呼她,就是怕萬一接觸多了,控制不住。」

  「好了,好了。」朱大嘴叫道:「白老鬼,別盡吊大伙兒的胃口,解開袋子吧。」

  「急什麼,好貨色總是要慢慢的品嚐嘛。」白見午嘿嘿笑著,伸手解袋子上的繩子,又道:「說來也是我的運氣,那日我順江下來,恰見一艘小船觸礁落水,這妞兒先前做小子打扮,臘黃一張臉,我也沒在意,誰知給水一沖,竟是個絕色的小妞兒,我白某人一生不做好事,從來只殺人不救人,救這小妞,是平生第一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