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飛龍教(2)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眨眼天已過午,楚天英問起能不能翻山出去,活僵屍只想挽留他兩個多留一些時日,但楚天英一則懸著大哥的事,二則最擔心的還是龍玉鳳遇到危險,實話實說,解蘭在一邊叫道:「那女人是你嫂子,我們都以為是你夫人呢,不過我們也沒認錯,她就是楚天雄的老婆,我們是得趕快覓路出去,或者你嫂子只怕……」

  她沒說完,但餘下的話楚天英自然明白,以鹽幫上下對楚天雄的仇恨之深,對付他的女人,又有什麼客氣可言?

  楚天英心急如焚,霍地跳起來,叫道:「我大哥是大哥,嫂子是嫂子,你鹽幫若傷了我嫂子一根頭髮,休怪我大開殺戒。」

  他一臉殺氣,解蘭不禁驚得跳起來,活僵屍冷眼看著,暗叫道:「這小子愛走極端,惹火了他,可真是一個混世魔王。」插口道:「小子莫急,你嫂子吉人天相,不一定就會有事。不過我也不留你們了,這裡翻山是出不去的,卻可以從水裡去,這湖裡的洩水口,直通著長江呢,騎到小龍背上,半個時辰就可以到山外。」

  楚天英大喜,瞄了瞄小龍小山一樣的厚背,道:「這麼大的坐騎,我還真沒騎過呢,前輩,我們這就動身如何?」

  活僵屍道:「也不急在一時,小子,你體內這陰陽二氣不能融合為一,終是大害,我所學淺薄,惟有這寂天大法乃佛門祕傳,於那萬火焚身之時,保著一點元神不滅,功用玄祕不可測度。相縫也是有緣,我把它轉贈給你,有朝一日萬一兩氣相爭,身不由已時,不妨運起寂滅大法,或可度過劫難。」

  方才兩氣相衝,那種雷電交轟的感覺,楚天英至今想來也覺後怕不已,聞言喜出望外,忙趴下叩頭。

  花了小半個時辰,活僵屍將寂滅大法傳給了楚天英,然後令小龍下湖,三個人上了小龍的厚背,從湖的洩水口鑽出山腹,已是長江。

  活僵屍道:「碰著你那矮子師傅,叫他來這裡玩玩,別的不敢吹,象小龍這樣的座駕,找遍天下他也找不著第二頭。」

  楚天英點頭應允,揮手作別。這裡是鹽幫的地盤,一上岸,解蘭立即發出信號,召來鹽幫弟子,問及龍玉鳳的事,那弟子回報,昨夜赤火金板牙等三大舵主追殺龍玉鳳,但龍玉鳳輕功極高,鹽幫雖人多勢眾,卻兜不住她,給她逃到江邊,搶了一艘船,順江而下,赤火三個帶人一路追截,但到現在總堂收到的消息是:沒有追上,也不知是中途上了岸,還是換了船,總之是沒了人影子,赤火三個正發動弟子,沿江大搜呢。

  楚天英又驚又喜,驚的是龍玉鳳下落不明,喜的是至少可以肯定暫時還沒有落到鹽幫手裡。先前他為避免給那弟子看到他和解蘭站在一起大驚小怪,躲到了一邊,這時一躍而出,對解蘭道:「立即給赤火三個發訊號,叫他們停止追殺我嫂子,迄今為止,我還沒殺過你鹽幫一個人,但我嫂子若有事,我保證你鹽幫從老到小,從雞到狗,沒有一樣東西會是活的。」

  說完,楚天英一個起落到了江邊,上了一艘船,拉起風帆,放流急下。

  解蘭身子顫抖。楚天英的威脅,份量是很重的,親眼目睹了楚天英那種不可思議的手段,她知道楚天英絕對有能力實踐他說過的話。還有一點讓解蘭心身發顫的,是與楚天英這一夜半日的出生入死,她心中已情愫暗生,然而且不論龍玉鳳的事吉凶如何,就楚天雄與鹽幫的深仇大恨,她這份情又如何能有結果。

  看著楚天英飛逝的背影,她輕聲傳令,讓赤火三個立即停止追殺龍玉鳳,返回總堂再說。

  楚天英心急如焚,飛舟下放,順風順水,又拉滿了帆,小船飛逝如箭。他銳目如電,沿江搜索,卻即沒見到龍玉鳳的影子,甚至連赤火三個也沒見到。

  李白詩有云: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到這日傍黑時分,楚天一舟飛逝,已到了臨江縣三蛟幫的地盤,問鬧江蛟三個,都說沒見到龍玉鳳,也不見有什麼鹽幫的船隻。楚天英又失望又焦急,龍玉鳳若跑到了這裡,一定會向三蛟幫求助,鬧江蛟幾個沒見到,就說明龍玉鳳沒能跑到這裡來。

  鬧江蛟幾個急問龍玉鳳的事,楚天英無暇解釋,只叫鬧江蛟帶人沿江往上尋找龍玉鳳,他嫌船慢,運起輕功走陸路。

  鬧江蛟幾個好不容易得到為楚天英出力的機會,盡起船隻,沿江打聽,而這時候,楚天英已在數十里之外。

  楚天英沿江飛奔,幽靈鬼影身法全力展開,比下放的快船還要快上好幾倍。他有個擔心,龍玉鳳已落在赤火幾個手裡,雖然他對解蘭發出了嚴厲的警告,但鹽幫上下為報仇紅了眼,說不定會不顧一切害了龍玉鳳。

  「嫂子,是我太大意了,不該把你一個人留在後面的。」楚天英心中又悔又恨。同時由於大哥的事,他心中更充滿了歉疚,因為如果大哥的事是真的,那麼對龍玉鳳的打擊,只會比他更大。

  蛟潭龍玉鳳捨身替他擋蜈蚣,他只感覺到龍玉鳳是他的好嫂子,而等他奇蹟般的突然長大後,被壓抑的許多東西復甦,他才真正意識到龍玉鳳是怎麼樣的一個好女人。那是美、善良、聰慧三者完美的結合,是上天賜予的奇蹟,女人中的極品。她懷著這世上最堅貞最美好的,她的丈夫就應該是先前的楚天雄,從內到外,都完美無缺。而如果現在的楚天雄真的是解蘭口中說的那種人,官俯的走狗,出賣義兄的小人,那即便重逢了,即便楚天雄回心轉意願意娶龍玉鳳了,龍玉鳳也不能再嫁給他。她純潔的心容不下這麼卑鄙骯髒的丈夫。楚天英完全可以想象,那時的龍玉鳳,會痛苦成什麼樣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