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鹽幫追殺(13)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楚天英卻夷然不懼,與那怪人對視著,這時那水怪居然跟了來,停在了那怪人背後,側著腦袋,用一對古怪的黃眼睛,看著楚天英兩個,這使楚天英不由自主的想到那緊跟主人屁股的看家狗,大是驚奇,叫道:「它叫小龍嗎?真是個大傢伙,是你養的?」

  那怪人並不答他話,將他上下看了一遍,眼光盯在他弓上,冷然道:「你這是什麼鬼弓。」一爪抓出。

  他出手快如閃電,說到就到,楚天英暗叫一聲:「好個僵屍怪。」他早有防備。斜踩鬼步,倏地到了那怪人側後,一式「艷鬼回眸」,驚神弓反打那怪人後背。那怪人一爪落空,右足輕抬,身子倏地竄了出去,同時轉身。

  兩人以快打快,誰也沒佔到便宜,那怪人將楚天英上下一掃,嘿嘿笑道:「原來你是袁矮子的傳人,怪道箭上有這般功力,咦,不對,袁矮子一身鬼功,至陰至寒,跟你箭上的陽剛勁力可是大不相同,小子,你究竟是誰。」他雖嘿嘿而笑,臉上皮膚卻無半絲牽動。

  楚天英閃避的身法用的是幽靈鬼影,發箭卻是運的神雷九掌的陽剛之力,都是天下一等一的神功絕藝,想不到這怪人僅憑一箭一閃,就把他一身兩門絕學全叫了出來,心中暗暗佩服。抱拳道:「前輩好眼力,小子楚天英,確系袁師之徒,至於發箭所用的陽剛之力,則是傳自北雷神的神雷九掌。前輩和我師傅是舊識嗎?」

  那怪人點點頭,卻又搖搖頭,叫道:「還是不對,你小子古怪之極,再接我三招。」說打就打,腳一抬,左爪疾抓楚天英頂心,同時右腳無聲無息踢到了楚天英腹下,他手腳併發,同時楚天英知道,他右手還暗伏後著,硬拆絕不可行,楚天英展開幽靈鬼影身法,鬼步一踩,到了那怪人背後,也不回身,「小鬼踢毽子」,反腳踢出,那怪人似乎早料到他有這一招,腳到半途,那怪人早已回身,左掌斜劃,切擊楚天英小腿,左爪疾抓楚天英肩井,但其實楚天英頭臉後背,盡在他爪力籠罩之下。

  楚天英自學得九幽門絕學以來,從未碰到過如此高手。他九幽門武功,無論掌法劍術,都是以快見長,以詭惑敵,以奇制勝,而這怪人招式既快如閃電,不輸於九幽門絕學,奇詭兩字也全不管用,且內力雄渾,一招一式,無不含驚人威力。

  楚天英大喝一聲,霍地轉身,一招「小鬼栓門」,划向那怪人脈門,他這一招連消帶打,既避過了怪人切向小腿的一掌,又封死了怪人的右爪。

  「小子不賴,再接這一招。」那怪人也是大喝一聲,右爪將收未收,左手兜擊上來,霍地裡化爪為掌,雙掌齊出。他這一式平平無奇,出招也不是太快,但卻蘊含巨力,掌未到,掌風已激得楚天英衣襟獵獵作響,竟是要與楚天英硬拼內力。

  比武中互拼內力,最是凶險,蓋因雙方皆無可退避,只有全力以赴,稍一不慎,便會氣岔身亡。

  楚天英先前見這怪人一招便能喝出師父名字,以為是師父的舊相識,再想不到這怪人突然出此險招,他若退避,並不是躲不開怪人這一招,但先手一失,此後誓必被動挨打,處處受制,這與他的性格也不合,另個他心中也並不服氣,暗叫一聲:「拼內力,誰怕誰。」

  說實話,那怪人武功之高,出乎他意料之外,比招數,他所學雖妙,但修習時日尚淺,更兼經驗不足,真有些心虛,但拼內力,他內力來自雙蛟內丹,雖說化為已用的還不到三分之一,卻自覺勁力充盈,具有挑戰天下任何人的信心。當然,信心是自己的,實力如何,還要比過才知道。

  他手腕一翻,也是雙掌齊出,卻取了個巧,左掌陰,右掌陽,同時以至陰的幽冥鬼氣和至陽的神雷九掌,運轉潛在陰陽兩脈中的雙蛟內丹之力,奮擊而出。

  四掌相交,那怪人感覺到楚天英左掌陰右掌陽,陰者凝重如山,陽者迅猛若雷,無論哪一股力道,都如怒濤狂漲,天風勁吹,無可抗拒,不由大吃一驚。他本意是要一試楚天英體內的勁力,並不是真個要與楚天英拼個生死,但此時弄巧成拙,內勁收是不敢收的,不但不敢收,甚至連半分餘力都不敢留,全力擊出,但同時間凝氣輕身,與楚天英怒濤般的勁力一觸,立時後退,身子直飛而起,在空中連翻兩個跟斗,盤膝落在了那水怪的背上,一口鮮血噴出。

  楚天英也並不好受,蹬蹬蹬連退三步,一跤坐倒,只覺雙臂麻木不仁,胸口一陣陣發悶,暗暗嘆服:「老水怪真個了得,竟接得住我以天下至陰至陽兩門絕藝激發的雙蛟內丹之力。一時也無力追擊,見那怪人盤膝不動,便也運轉內氣,消除胸間的鬱悶。他這已是氣滯之象,若那怪人功力再強得兩分,他同樣非噴血受傷不可。

  誰知怪人受傷,卻激怒了那頭水怪,只見它側轉身子,大尾巴一擺,霍地就向楚天英掃過來,這龐然大物巨尾一掃之力,駭人至極,但聞風聲嗚嗚,草木盡伏。

  楚天英沒想到有此一變,正放心運氣自療,百忙中一躍避過,那水怪身子狼亢,一條巨尾卻是靈活得很,不等楚天英落地,早又回掃過來。換作其他人,這時已避無可避,但九幽門輕功卻可於無可借力之處憑空生出力來,楚天英一運氣,復又躍起丈餘,同時拔劍在手,卻忽地覺得胸口一跳,涼熱兩股氣流分頭竄出,剎時間左邊身子冰涼,右邊身子滾熱,而整個身子便如死了一般,再不能動彈半分,直挺挺落將下來,躺在草地上,卻恍似右邊身子躺在溶爐裡,左邊身子架在冰山上,寒熱夾攻,難受到極點。

  他雖屢得奇遇,學會了至陰至陽兩門功法,能同時將雙蛟內丹的陰陽之氣化而納之,卻沒學過性命雙修,陰陽互濟的功法,不能陰陽調和。體內陰陽二氣不住吸納雙蛟內丹之力,日漸壯大,卻是各行其是,不相統屬,本來在陰陽兩種功法的引導下,雖缺乏調和,也還相安無事,即便到最後終是個麻煩,至少暫時還不到一山不容二虎的境地。但今天這場內力的比拼,那怪人內力著實了得,楚天英雖未受傷,也已氣機阻滯,這便激發了潛藏在他體內還未吸收的雙蛟內丹上的陰陽二氣,同時爆發出來。人身的承受能力終是有限,楚天英雖是個怪胎,陰陽兩脈都經過強力擴展,容量比一般人大十倍不止,但雙蛟內丹是雙蛟千年的積累,如何容納得了,容納不了,便要往別處存放,陽脈中氣多了,要往陰脈中去,但楚天英陰脈中也是真氣爆發,正要找出路,兩氣相交,都要奪路,正好比兩虎相爭,瞬時惡鬥起來,只苦了楚天英,一個身子做了雙蛟陰陽兩氣的戰場,再不歸他所有。

  那水怪兩擊不中,怪吼一聲,尾巴高高揚起,照著楚天英身子,猛砸下來,以它如此鉅力,楚天英即便真是銅筋鐵骨,也要給砸扁,何況他終竟只是肉做的身子,他身不能動,腦子卻不失清明,眼見避無可避,暗叫一聲:「想不到我楚天英死在這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