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鹽幫追殺(7)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楚天英藝高膽大,但看著幾百條漢子一張張悲憤的臉,也覺驚心,卻始終不肯相信大哥真會做那樣的事。

  這時船老大叫道:「其實你們認錯人了,這位楚公子並不是……」

  他話未說完,楚天英霍地打斷了他:「我哥的事,就是我的事。」縱聲喝道:「我姓楚的和你鹽幫結的樑子,休要扯上船上的無辜百姓,有種的待我上了岸,那時任你們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出來。」

  鹽幫上下幾百雙眼睛一齊死的盯著他,赤火厲聲叫道:「這狗賊想施鬼計逃命。」金板牙怒叫道:「狗娘養的,吃我一箭。」一箭射來。

  楚天英哈哈在笑:「米粒之珠,也放光華。」閃電般取下驚神弓,一箭回射,正中金板牙射來的箭,一劈兩半,復又一箭,射斷了金板牙手中的弓,金板牙大吃一驚,退了兩步,再想不到楚天英箭技一至於斯,知道楚天英這一箭是箭下留情,若不射弓改射他人,這一箭已取了他性命。卻霍地跨上一步,在赤裸著的胸膛上邊拍兩板,大叫道:「姓楚的狗賊,有種就衝著爺爺這裡射,爺爺皺一皺眉頭的,這金字倒著寫。」

  赤火高叫道:「弟兄們,狗賊箭法厲害,但鹽幫今日便死到最後一人,也要和這狗賊拼到底。」

  鹽幫上下仇恨如山,再不可解,楚天英心中並無半分畏懼,不過他暗自估量形勢,若給鹽幫船隻追上來,萬箭齊發,客船勢難倖免,本來憑他箭技,若痛下殺手,鹽幫這數百人,至少有半數要死在他箭下,因為他共帶有一百八十枝箭,至少也要射死一百八十人,卻又無法下得殺手。

  鹽幫船隻越來越近,射上船的火箭也越來越多,驀地一聲慘叫,原來是一名船夫大腿上中了一箭,船老大忙把他搶回艙裡,其他人也都縮回了艙裡,眾船客驚慌成一片。

  龍玉鳳急道:「小英,怎麼是好?」

  楚天英眼睛四下一看,驀地想到一計,船頭一根鐵鏈拴著一個鐵錨,那鐵鏈約摸有十餘丈長。楚天英晃身過去,一扯,將拴鐵鏈的鐵環從船板上拔了出來,左手拿著鐵鏈,右手抓著鐵錨上端丈許處,大喝一聲:「不知死活的東西,今日叫你們見識小爺的手段。」帶著鐵錨舞了兩圈,瞄著金板牙的船,急射出去。

  那鐵錨重達兩、三百斤,平時在船上,要兩三個大漢才拉得動,此時楚天英單手拋出,卻象拋一個小石子般,急射出數十丈,船老大見他如此神力,驚得張開嘴合不攏來,暗叫:「皇天,這人敢莫是天神降世,凡人如何得有這般神力。」

  鐵錨飛出,鐵鏈拉直,楚天英卻並不鬆手,鐵錨帶著他,飛過數十丈江面,直射向金板牙的船。

  龍玉鳳驚呼一聲:「小英。」

  楚天英半空中回頭一笑:「嫂子莫怕,看我趕這些不開眼的東西下江餵王八。」身子帶在鐵鏈上,輕如一片羽毛,他還擺一個姿勢,叫龍玉鳳又是好笑,又是擔心。

  「狗賊飛過來了,放箭。」鹽幫眾人百箭齊發,楚天英一掌拍出,潛勁如山,將射來的勁箭盡皆拍得倒飛回去,便這眨眼的功夫,鐵錨已帶著萬鈞巨力,猛擊在金板牙船頭,砰然巨震中,木屑紛飛,金板牙大船的船頭給擊得稀碎,江水立時倒灌進去,大船猛然一頓,包括金板牙在內,船上漢子大半栽進了江裡。

  鐵錨撞上船頭時,楚天英凌空跨步,帶著鐵鏈橫飛出去,直向赤火船頭上撞過去。

  赤火在江湖上打滾了大半輩子,從未見過楚天英如此武功,竟可以一只數百斤的鐵錨為武器,連人帶錨飛越數十丈江面攻上船來。但他生性堅韌,明知面對楚天英如此鬼魅般的身手,絕不可能有半絲勝算,仍是一咬牙,拔出劍來,抖出十餘個劍花,迎頭疾刺。

  楚天英冷哼一聲:「這等劍術,也敢出來獻醜。」屈指一彈,正中劍尖,潛勁如山,赤火如遭雷擊,身子一震,長劍脫手飛出,大半個身子瞬間麻木不仁。

  方自大驚失色,楚天英已疾撞上來,就這麼把他撞得飛起來,跌落江中。赤火在半空中欲哭無淚,他在鹽幫中,是僅次於幫主的好手,平生也頗為自負,然而在楚天英面前,卻恍似一個紙紮的草人,完全不堪一擊。

  楚天英上船,喝一聲:「都給我下江捉王八去。」身子一晃,船上數十條大漢連他人影也沒看清,便全給打落江中。

  楚天英大喝一聲,手一揮,鐵錨飛回,連人帶錨,擊向旁邊一條大船,大船洞穿,如此依樣葫蘆,眨眼之間,鹽幫大大小小數十條船給他盡皆打得稀爛,江水一沖,紛紛解體,鹽幫幫眾盡皆落水。

  擊破最後一條船,楚天英大是得意,仰天長笑,笑聲中,手一揮,鐵錨回飛向客船,這時他不再抓著鐵鏈,而是在鐵錨飛出的瞬間,閃電般躍起,站在了錨頭上,凌空飛渡,更將雙手反背在背後,擺足了姿勢,到客船上方,身子一沉,鐵錨輕輕落下。

  他大展神威,顯示的武功幾乎不是人所能練出來的,龍玉鳳又驚又喜,看著他,卻是說不出話來,只在心中低叫:「婆婆,你看到了小英了沒有。」

  船老大一雙眼睛鼓得差點掉到了眼眶外面,顫聲道:「楚……楚公子,你……你不是人。」霍地摟頭就拜:「你是神仙,你一定是神仙。」

  他拜,船上眾夥計行旅也紛紛拜倒,齊呼神仙。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