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鹽幫追殺(2)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玉鳳這會兒才真的驚住了,睜大了鳳目,半晌做聲不得。她實在無法想象,就楚天英剛才那輕一掌,竟就把那石獅子打成了這樣一堆石粉,然而一切是親眼所見,再不會假。

  出外去找楚天雄,江湖闖蕩,龍玉鳳最擔心的就是萬一楚天英出什麼事,她對不起九泉下的婆婆,也沒臉和楚天雄見面,楚天英既有這份功夫,她還擔心什麼,再不猶豫,第二天便動身遠行。

  頭天晚上叔嫂兩個商議,龍玉鳳愁著天下茫茫,不知到哪裡去找楚天雄,楚天英道:「少林弟子遍天下,消息極是靈通。而且由於他們嚴禁哥哥使用少林武功,對哥哥的行蹤自然有所把握,我們到少林寺去討消息,絕錯不了。」他這主意頗有創意,龍玉鳳當即同意。

  其實楚天英另有想法,他心下尋思:「少林禿驢們也太可惡,小爺找上門去,好便好,不好時,便大鬧少林寺,且看我九幽門的幽冥鬼氣與他少林的易筋經,到底哪個厲害些。」他本就天怕地不怕,此時技藝初成,更是豪氣沖天。

  交待家人好生看守門戶,叔嫂兩個第二天一早動身,楚天英想著又能見到大頭蛟幾個,心下興奮,想:「幾個月不見,鬧江蛟他們不知還認不認識我這個老大?」

  到江邊三蛟幫所在的小村子裡,觸目卻是大吃一驚,村子大半已給燒毀,殘簷斷壁之間,幾隻烏鴉飛來飛去,呀呀嘎嘎的叫著,黃昏落日,一片淒涼。

  「鬧江蛟他們怎麼了?是遭了仇家?還是給官軍清剿了?」楚天英心中即驚疑又難過,正自傷感,忽地一眼瞥見一堵斷牆後,探出一個腦袋來,正向這邊張望。距離甚遠,但楚天英眼睛銳利之極,霍地叫了起來:「疤眼七。」

  疤眼七是大頭蛟手底下一個小頭目,楚天英還記得他的樣子,一口叫了出來。

  他身子一晃,已到了斷牆上,他身形實在太快,疤眼七全沒見他是怎麼來的,只覺得眼前一花,面前已站了個人,一驚之下,一跤坐倒,驚叫道:「有鬼,有鬼。」

  楚天英又笑又氣,喝道:「見你的大頭鬼,我是老大。」

  「什……什麼老大?」疤眼七兀自一臉驚疑的看著他。

  楚天英知道自己身形變化實在太大,倒也不怪,道:「幾個月前幫你們從大牢裡救出你們大哥鬧江蛟的,你不認得我,總認得這把弓吧。」說著把弓取下來,遞到疤眼七眼前。

  驚神弓曾是三蛟幫鎮幫之寶,疤眼七還拉過兩回,只是沒拉開,自然是眼熟之極,驚惶之心稍收,叫道:「弓倒是不假,可救我們大哥的老大是個娃娃,可不是你這麼昂藏一條漢子。」

  楚天英惱了起來:「什麼娃娃?娃娃就不能長大嗎?你仔細看看。」擠眉弄眼,他變化雖大,眉眼終是有幾分相像,疤眼七終於認了出來,叫道:「你……你還真有幾分象老大,可……可有長得這麼快的人嗎?」

  「這等羅嗦。」楚天英哼了一聲,信口胡謅道:「人長有幾種長法,一種是吃奶長,一種是見風長,還有一種是拔毛助長。我這是見風長,只是現在沒刮風,若是刮了風,我長給你看,一夜可長丈八高呢。」

  「皇天。」疤眼七嚇得打跌:「若是這等長法,有得三、五個月,不就撐著天了?」

  「撐著天的也有,前朝梁山好漢中有個雲裡金剛,便是我這樣的,不過也要看順風逆風,順風長丈八,逆風縮丈九,反縮一尺,上回你們見我象個娃娃,就是給逆風吹的了。」

  這時龍玉鳳已走了過來,聽了楚天英的滿嘴胡扯,笑得打跌,頓足道:「小英啊。」

  楚天英忍住笑,喝道:「休叫皇天,我問你,你們的寨子是怎麼回事,鬧江蛟幾個呢?」

  疤眼七一聽苦起了臉,道:「稟老大,我們的寨子給人挑了,三位幫主也給打成了重傷,我來寨中,就是找散落的金銀,好給三位幫主療傷。」

  楚天英一聽跳了起來:「什麼人這等大膽,竟敢打傷我手下弟兄,鬧江蛟三個在哪裡?快帶我去。」

  「有老大給我們做主,三位幫主有救了。」疤眼七一軲轆爬起來,當先領路,到村外一座荒山中,只見大大小小搭著十幾個茅棚,當中一個大茅棚裡,鬧江蛟三個並頭躺著,都是一臉傷病歪歪的樣子。

  疤眼七興沖沖跑進去,叫道:「幫主,老大來了,這下有救了。」

  鬧江蛟精神比大頭蛟白面蛟略好,聞言一喜,勉力撐起身子,叫道:「老大來了,太好了,老大在哪裡?」說得急了,一陣劇烈的咳嗽,忙有小羅嘍給他捶背。

  疤眼七指著身後的楚天英道:「這就是老大。」

  鬧江蛟拿眼去楚天英身上上上下下一看,一臉失望,喝道:「胡說,你又不是沒見過老大,老大是個半大不小的娃娃。」

  疤眼七急了,道:「幫主你不知道,老大是見風長,順風一夜可長丈八,所以由娃娃長大了。」

  「再胡扯,看打。」鬧江蛟這下真個惱了。他見識到底廣些,如何肯信。

  「鬧江蛟,你真個不認得我了?」楚天英霍地搶前一步,一運功,身子竟就縮下去老大一截,臉也小了許多,擠眉弄眼。原來他幽冥鬼氣有成,全身肌肉骨骸,竟可自由收縮伸張,他這會兒的樣子,與沒有長個頭之前,差不多就是一模一樣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